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恐怖的丹药炼化

  洪天赐倒出玉瓶的那颗金魂丹放在手心内细细观察,这颗丹药被洪天赐倒出来后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出来,洪天赐把托在手心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最后他索性也不去研究者颗丹药,而是直接将它吞了下腹中。

丹药下腹即化,化作一股浓郁的元气随着洪天赐体内那丝金色元气的带动慢慢向全身经脉运转起来,一会功夫就运转完一周天,在金丝刚刚运转一周天后,那金魂丹的药力也减少了近一倍有余,可金色元气再吸收了大半药力后它还是和原来一样没什么变化。

洪天赐原本在服下丹药后就一直默默的观察着体内那丝金色元气的变化,现在见金色元气在运转一周天后不但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而且还将药力也炼化了一半多,洪天赐一看就无语了,这套功法修练所需元气就像一个无底洞般,这让他在接下来半年时间的日子里如果没什么大机缘,如何修练到以前的境界去。

而且据洪天赐所知,这颗金魂丹要是他在原先没散去修为服下的话,就算不能直接提升一小重,那至少也会提升一半以上,他没想到这小小的一丝金色元气在炼化一大半的药力后连一点壮大都没有,这让他一想到如果将这个境界的五种属性全修完,那将需要挥霍多少丹药才能修炼到下个境界,而且在修练到下个境界后所需元气还是这个境界的百倍,那到时他每天不是都要为提升修为而寻找灵药发狂,洪天赐越想越心惊。

这太恐怖了,洪天赐自问从修练开始从未遇到这种事情,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洪天赐也不会被这件事给吓倒的。

在接下后,金色元气在体内再运转一周天就把剩余的一半药力全炼化完,在炼化完全部药力后金色元气才壮大一点点,这一点点小可以忽略,要是不是洪天赐可以观察的话他没看不出来。

“呼,炼化完一颗丹药后你终究是壮大了一点点了,我还以为你不会长呢。”洪天赐看体内那丝金色元气壮大一点后他忍着肉痛对体内那丝元气讽刺道。

“不管怎样,既然壮大了一点,那接下来就试一下其他丹药的效果怎样。”洪天赐说着从手镯内再次拿出一颗丹药,这丹药名称洪天赐不知道,他只知道是可以提升修为的,而且品阶要比刚刚那颗高一点。

洪天赐将丹药吞进腹中,像刚刚吞服金魂丹一样在体内观察金色元气的变化,金色元气还是何原先一样只运转两周天就把丹药炼化完,而且在彻底炼化完后也就壮大了一点点。

洪天赐见还只是壮大一点点,连再壮大一点也没有,洪天赐一想,还真是不信邪了,接着他又从手镯中拿出一颗丹药出来服下,可结果都是一样在金色元气运转完两周天后全被炼化完,而且金色元气也是只壮大一点点。

洪天赐越看也是不服气,他直接把洪啸天给他的丹药从手镯里全拿了出来,一颗接一颗的服下去,可结果都一样,体内的那丝金色元气都只是壮大一点,还有一次洪天赐服下丹药后拿金色运转完后竟然连壮大一丝都没有。

小半个时辰后,洪天赐原本放在地上一小堆丹药,消失了三分之一,这下洪天赐彻底没脾气了,他花费了三分之一的丹药,他父亲给他的丹药可是足足有几十瓶,而且就算是平均每一瓶只有三颗,那三分之一就是五六瓶,也是就是有十几颗丹药,可他把这十几颗丹药服下后他体内的那丝金色元气竟只是比原来壮大了一小半,要是按照这样的吃法下去,洪天赐就算是把剩下三分之二的丹药全服下,他体内那丝元气也壮大不到一根小绳子那么粗。

“唉,看来等父亲有时间再上来的话,我还是要跟他说一下,丹药不够修练到原来境界了,而且还要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洪天赐静下心来后开始想在丹药用完前,等他父亲来了要问他一下这是怎么会事。

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洪天赐不在服用丹药修练,他而是慢慢的引导元气进入体内原金色元气自己去炼化。

其实也不怪洪天赐不选择服用丹药修练,就他刚才所服下的那些丹药,那些丹药要是换在一个正常人体质服用下修练的话,他现在应该早就超越了原来的境界,也有可能开始冲击凝元境界也说不定。

在洪天赐开始在悬崖上打坐修后,远在洪天赐所在禁地十几里外的洪武家族祠堂此时正在争执着这样一件事。

此时在祠堂内除了洪啸天、老三洪城和上次也在的陆乾外,又来了几位上次在祠堂没见过的新面孔,这些新面孔一个个表情麻木。满脸皱纹,而两只眼睛也都差不多陷到头骨里去了,可他们几位坐在这里,让整个祠堂出奇的安静。

就在这时,洪城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了,他眉头紧皱的看着洪啸天道;“啸天,我觉得这次进入魔兽山脉试炼的事我们还是去和城主商量一下,让他举行一场落马城全城的比试,从比试中挑选进入魔兽山脉试炼石人选出来叫好,要不然让各自家族之间挑选的话,我怕其中有诈。”

“我同意洪城的意见。”洪城刚一说完,在场有事附和道。

“老三,各位长老,你们刚刚所说的我也考利过,而且也禀报了老祖,可老祖他老人家说,这次的试炼族中除去不是家族嫡系血脉外,其他人以修为最高到最低挑选十人参加试炼,而且如果到时有修为一样出现的话,就在族中用比试切磋来挑选。”洪啸天将见有人和洪城站在同一战线后,他语气平稳,不急不躁的道。

“哦,我昨天去过老祖那里,怎么没见老祖和我说起这事。”洪啸天刚一说完,就有一位资历最老,坐着在祠堂主位上的长老质疑道。

“昨天我也去过老祖那里,怎么也不见老祖和我们说,难道老祖不相信我们,他只信任你洪啸天一人?”在主位上那老者发出质疑后,在桌上连续又有多位长老反问洪啸天。

话说双手难敌四拳,一嘴难说天下事,洪啸天被几位长老一问,他顿时感觉到今天的的几位长老有奇怪,这几位长老平时都很讨厌洪城的,今天怎么会全都站在他那边。

但奇怪归奇怪,面对长老会的长老,洪天赐还是不敢轻易得罪,接着马上反应过来道;“会各位长老,这事是我早上在来祠堂共事时前去老祖那里,听老祖他老人家说的,而且老祖也说了,要是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再议事结束后去老祖那问他。”

在场的各位长老听洪啸天这么一说,顿时全都沉默下来,他们在衡量洪啸天所说的真假,要是假的话他们可以去老祖那里举报他,可要是真的,那么就算是给他们十胆,他们也不敢质疑老祖的话。

老祖是什么人,是洪武家族的低温,是整个家长的精神支柱,要是他们因这事去找他,那下场可想而且,而且洪啸天现在就算不计继也是现在的一族之长,再说他们也不敢把事做得太绝。

所以接下来有位长老将全场没人出声,感觉气氛又点僵,他出了来大缓和下气氛道;“啸天,我们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昨天我们都去过老祖那里,当时也没听他说过这事,所以我们需要确定下,请你见谅。”

“千长老说着话就太见外了,要是换做是我在前一天去见过老祖,而老祖也没说,可在第二天有人说出这话时,说是老祖同意的,那我也会不相信。”洪啸天知道这帮老家伙仗着自己是长老会的,变脸比变天还快他心中虽有怒气,但人话都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在说一些不好听的话。

祠堂里的人都确定洪啸天看看所说的话确实是老祖所说后,他们就再无人敢反对,而无人反对那就代表会议通过,所以众长老也觉得没有再呆在祠堂的意思了,他们三五个一起全都离开了。

一眨眼整个祠堂就是剩下洪啸天和洪城两人在。一开始两人谁也没来口先说话,在坚持一会后洪城忍不住先开口道;“啸天,我不得不服你的思想,在这么多长老的质疑下你刚刚还能保持得那么冷静,我现在知道老祖当初为什么要指定你为族长了。洪城说完不屑的看了洪啸天一眼,也离开了祠堂。

“老三你这是何苦呢,你的事老祖早就知道了,他只是不想族中起内讧让人看笑话才隐忍下来。”洪啸天在火车走了一盏茶后,暗叹道。

第五章到,虽然晚了点,但总算写完了,求推荐,收藏,有个朋友请支持下苍穹,感激不尽!

第二十九章 恐怖的丹药炼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