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巧遇洪王谦

  “没想到落马城还是和三年前一样没什么变化,看来族中也应该不会改变多少,就是不知道爹娘他们这几年过得怎样了?”洪天赐进城后,看着三年前自己离开时最后一次来这里时和现在一般无二后,感慨万千的道。

看这热闹非凡个大街,洪天赐一边走在街道上,看下时间没到中午,测试是在中午开始时。心想现在回来了先到处逛逛也许还能碰到个熟人也说不定。

一边听着街道上商人贩卖商品的叫卖声,洪天赐渐渐回想起了自己在刚开始修炼时经常和族里的长辈们一起来到落马城玩耍的情景,他渐渐沉默了。

他想起了自己在第一次修炼的时候,在家族闭关了几个月觉得实在无聊,和当时自己的堂弟偷偷跑到城里来玩,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玩得可开心了。

只是后来自己的这个堂弟在一次独自一人从族中偷溜出去后,就再没回去过,那次他失踪后家族派了上百人去寻他,找了近半年也没找他,这件事就这样慢慢的被人遗忘了,他的父母两人在他失踪后,也相继疯了。

洪天赐想起来这是也怪自己,他记得那次自己这个堂弟偷溜出去的时候还曾去找过自己,叫他和他一起去,可当时年仅不过十来岁的洪天赐在偷跑出来第一次被父亲派人抓回去骂一顿后,就没敢和他一起出来,也就因为自己那次没和他一起出来,而导致了他一去不复返。

到现在虽洪天赐长了,也懂事了不少,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错,可他每每一想起这事,他的心里就会越加愧疚,因为家族找了他堂弟几个年头,都没找到他的尸体,和死亡的消息。

就在洪天赐还寖泡在回忆里的时候,在他前方一个十七八岁长得剑字眉,国字脸的少年身穿一套白色长袍嘴张得老大,正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

在他周围的人看到他这副表情,一个个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这少年被身旁的人这样一看,顿时发现自己大庭广众下的丑态,急忙闭上嘴,接着又再朝低着头正慢慢向他走的洪天赐看去,他越看看也眼熟。

一会后他大拍自己一下脑门,他想起来了,他记得洪天赐,洪天赐是族中年轻一辈的天骄,以年仅十三岁的年龄修炼到了七重天的那个天才。

在他想起来的时候,洪天赐已经低着头绕过他,走到他身后去了,他急忙转过身对洪天赐叫道;“天赐,是你回来了吗?”

洪天赐一听有人在叫他,他立马回过神来,接着转过身一看是自己小时候玩得最好的伙伴洪王谦,他顿时露出一丝微笑道;“王谦哥,你还记得我啊?”

王谦是洪天赐的同族,在小的时候两人还未开始修炼家族功法时,经常在一起玩耍,后来开始修炼后因王谦不是家族嫡系一脉的关系,两人不能在一起修炼,也就没在见过面,而今第一次回来就碰到一个儿时要好的朋友,两人免不了一阵寒碜。

而后两人又在街道附近找了间酒楼,在一起喝酒叙旧一番。酒过三巡,王谦几年未见洪天赐,看不出他的修为,他心中一动,接着道;“天赐,三年前我在城里帮忙学习家族生意的时候,听说你全身修为慢慢的倒退回来,是怎么回事?”

“还有当年我一听说你修为倒退了,等我赶回去时看你时,你却是不在家族了,你这三年去了哪里,怎么家族对你的消息一点也没有?”王谦喝下酒后把刚刚见到洪天赐是想问的话,一口气全给问了出来。

“王谦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第一年测试出窥元七重后,我第二年也去了,只是第二年的测试修为却是倒退了回来,这事我父亲也看不出是什么原因,后在家族是在是找不出修为的倒退原因了,我就独自一个人到外面去历练了。今天是落马城三年一次的测试,我想回来再试试看,顺便回家看看父母。王谦哥你呢?修炼到第几重了?”洪天赐见他一下问出一连串的问题,他知道这个堂哥一问起事来就索性也一次性全都给回答了。

王谦被洪天赐这么一回答,顿时两眼一翻,他明显不相信洪天赐自己会独自一个人去练,而且三年前就算是充死了,他才十四岁,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他父亲会舍得让他独自一人出去历练,他猜想洪天赐的父亲一定还派了个族中前者起保护他。

事实也是这样,当年洪天赐独自一人离开家族后,他父亲怕他在路上有危险的确派了一个强者出来保护他,只是这保护他的人再跟洪天赐道魔兽山脉外围时,因洪天赐进入到魔兽山脉就不敢再跟下去。那位强者因这事还被他父亲罚禁闭了一年,这些洪天赐都不知道的。

“天赐;;那你这些年都去哪里历练了,能告诉我吗?”王谦想了一会,还是觉得洪天赐是在骗他,他问道。

“魔兽山脉。”

很简单的三个字,可这简单的三个字却是让王谦身心一震。

魔兽山脉,魔兽山脉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全年都被毒物和妖兽纵横的地方,从来就没有一人敢自己一人单独进去,平时就算有,那也是修为惊人或是结伴而行才敢去的地方,洪天赐竟独自一人闯了进去,而且如今不止没在里面被妖兽撕碎,还活生生的出来了。

他也只是一惊,接着他内心一想就觉得洪天赐说得有些慌秒,连修炼到凝元境界的修士都不敢只身进去,洪天赐当年只修炼到窥元六重天的进去了,他实在是觉得慌妙。

洪天赐见他坐在那里脸上写着,我不相信的表情,洪天赐也摇头一笑,接着他从手镯里拿出一只他在魔兽山脉快要走时所斩杀妖兽魔蛟的兽爪扔到桌子上,在那兽爪上海有淡淡血迹。

王谦一看兽爪上面有未干枯的血迹,而且从这兽爪的样子经他家族打理生意几年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是魔兽山脉特有魔蛟的抓子,他的眼一下就瞪直了。

接着他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洪天赐颤抖的问道;“天赐,这……,这真是你在魔兽山脉所斩杀的妖兽魔蛟?”

“恩,是魔蛟,只是这是一只未成气候的魔蛟。”洪天赐如实回答道。

“那……,那天赐你现在的修为是在什么境界,难道你找修为倒退的原因了?”王谦听洪天赐亲口回答后,他平复下自己刚刚的激动问道。

洪天赐听到这个,他眼神一下暗淡了下来道;“没,我修为还在不停的倒退。”

“只是在历练时经过一位高人的指点,现在倒退速度缓慢了不少。”洪天赐想将自己如何遇到老者的事也说给王谦听的,但是一想起自己在离开时,老者吩咐过在外面不要向他人说自己遇到过他,洪天赐才把这冲动忍了下来。

“那天赐,你看这测试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王谦见洪天赐神色有些暗淡,他知道自己一下提到了洪天赐的伤心处了,他看了下外面的天色,这时已过了晌午,测试也开始了,他怕再聊下去,有可能真的赶不上了。

“恩,好!”

洪天赐知道王谦看到自己神色黯淡,不想再聊下去了,他轻回答一声,将桌上那只魔蛟的爪子收回手镯中,和王谦二人离开了酒楼,朝这次测试广场走去。

第二章,第三章晚点,在凌晨1;30左右更,觉得这本书可以的请投下求推荐收藏谢谢!

第十五章 巧遇洪王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