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灭苍穹

皇灭苍穹

hongfusen1991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洪武家族

  “呃。”

洪天赐睁开有些干涩的双眼,呆呆的看着房顶上那显得有些陈旧的房瓦。在洪天赐所住的房间内四周墙壁上全是事厚厚的书本,整个房间内除了四周墙壁上的书外在房间中央还有一张不大的书桌,洪天赐看了一会后,从新合上双眼接着睡了下去。

几分钟后......。

洪天赐再次睁眼转过头看向床头对面一扇用草纸所糊成的门窗,透过窗口缝隙,有几丝光线照射到房里来。

接着洪天赐定眼一看,一下就精神起来,暗道;“坏了,今天是族中年轻一辈中测试修炼等级的日子。”说着洪天赐一个鲤鱼翻身急忙跳下床,直接在床头拿起一件白色褂子往身上一披,往门口跑去。

边跑还边嘀咕道;“遭了,昨天修炼得太晚,忘记今天是家族一年一次的修炼等级测试。”

洪天赐,洪武家族当代族长洪啸天的儿子,在洪天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他父亲晚年才生下他们兄妹俩。

今天对于洪武家族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又是洪武家族一年一次对轻一辈的测试,每次测试族中所有年龄未到十八岁族人的都必须参加,不能落单。

洪武家族这次的测试地点和以往不一样,这次是在家族核心一处较大广场举行,这广场平时是给族中年轻一辈天赋较好的人对练的地方,因今天是家族的测试,所以才破例给其他族人测试用,一般是不给让人进来的。

洪天赐来到广场后,这时在广场上早已聚集了不下百名年龄大概在十三四岁的少年。洪天赐看测试还没开始,整个人顿时深吐口气,走到广场中和几个族中平时玩得要好的伙伴打下招呼,看到广场边上有课大树,他走到树下坐了下来。

洪天赐坐下后回头看下广场上近百少年,开始闭目打坐起来。这不是因为他孤僻不愿以人玩耍,而是对他来说,把空余的时间和其他族人玩耍,是多么浪费的事,倒还不如找个地方安静的修炼,这才是修真者的正途。而且他们现在还很小,正是修炼的最佳时期,如果不加于努力修炼,等过了最佳修炼时期,那时想后悔也没法补救了。

这不是因为洪天赐看上去年龄比他们大些才会想这样想,其实洪天赐自己年龄也是只有十四岁而已,只是因为洪天赐在自从开始修炼后,他父亲嘱咐过他,修炼,不在于一朝一夕和体制差距,而是在于个人的努力,还有就是天赋,而且天赋还不一定是是修炼的重点,重点是个人的努力,如果你不努力修炼,那么就算是天赋再好的人到头来在修真一途上也走不出多远。

洪天赐在听过他父亲的教诲后,他知道自己就算是天赋再好,要是不努力修炼的话,将来在修真一途上时绝对不会走出太远,要真是这样的话,对于洪天赐这个从就立志要成为一个修真强者,而且还是要驾驭于三界之上的修真者,那这个梦想只能是空想罢了。

而且洪天赐年龄虽小,但是他在修炼这一道上却有惊人的天赋,虽然他十岁才开始修炼,但他的天赋可以堪称家族百年不遇的奇才,他在短短不到三年就修炼到窥元七重天,当时这一测试出来后顿时轰动整个家族,让整个家族和他一般年龄的人全都黯然失色。

洪天赐却没有因为自己修炼天赋好而骄傲,他还是每天坚持按照父亲洪啸天给他安排的时间的修炼,再说他也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失望,所以他必须要努力。

在洪天赐他们现所在的大陆上,听他父亲所说,在大陆上自从有修炼功法开始,修炼第一步等级分为三个,这三个等级别是、窥元,凝元,固元三大境界,而且每个等阶又分为九小重,在这三个境界的后面还有没其他境界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父亲说过,能把前面三个境界修成的人都是天赋极佳之辈,但是想修炼后续功法就不是天赋的问题,而是靠悟,这个他没给洪天赐解释,用他的话说是洪天赐现在才刚开始修炼,不要好高志远,这样对他没好处,所以就没告诉他。

这三大等级窥元境界最容易修炼,所谓窥元,是初窥天地元气的意思,而这个境界就是帮修真者在这世界上肉眼看不到的一种天地元气通过特殊功法引导入人的体内利用它来改变体质打通人体内奇经八脉,从而让人体达到能容纳天地元气。

凝元境界最难修炼,所谓凝元,则是把先前的天地元气引导到体内后通过某种功法将其凝聚在体内塑造身体,达到真正改变体制和扩展体内经脉,从而达到容纳更多元气的效果,而这最难修炼的原因则是因为凝元这个境界是三大境界的分水域,这分水域要是跨步过不去此生在修真的道路上基本是没戏了。固元还算好修炼,所谓固元,就是把凝聚在体内的元气再通过特殊功法稳固在体内。在外还有这样一句话,一窥、二凝、三固的说法。何谓一窥,窥;最先的解释的对一切事物刚开始的认知,后来的解释是偷窥天机的意思,二凝,这个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凝聚向天偷来的元气,让元气散在体内,凝聚到一起,三固,固,也只有一个解释,把向天偷来的元气凝聚在体内后利用某种功法让它稳固在体内,从而可以对敌使用。。

而功法也是分三六九等,其中三等最低,九等最高,只是现在就算是洪天赐他们家族最高的攻击功法也只有六等的“霸王决”,虽说只有六等的功法,但洪武家族的霸王决和其他家族所修功法不同,其他家族所修功法是讲究攻防双带,而他们家的“霸王决”所讲究的是一法破万法的攻击方式,是以最快的速度在第一时间击败敌人。而且这霸王决的攻击属性还十分狂暴,在与人对战时遇到相等境界修士,不管对方用什么方法来抵御霸王决的攻击,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破解掉。他们家族之所以在这落马城中立足数十代人之久,这套功法的功劳最大。。

三年…..,只修炼三年就把家族六等功法“霸王决”修炼到窥元七重天,这是整个家族有史以来第一个将这套功法用最短时间修炼到第七重的人,这结果测试出来后,整个家族都欢呼了好一阵,真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他要是成长起来那前途可是不可限量,这是全部族人的心声。

据他所知,洪家所在的国家叫“风元国”一个叫落马城的小城。在落马城中像他们家族这样的家族有三个之多,更小的家族更是不记其数了,因为太多,多到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到底有几个,他只知道在他们这三个家族上还有一个落马城最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是从落马城开始建城就有,而且这个家族也比较神秘和强大,就连现在的城主也要看他们的脸色做事,而落马城的所有资源就是这个神秘家族在支配给城主让他再分配这些小家族。

落马城的家族不管大小,他们每隔一年都会举行一次家族测试,这是落马城那个神秘家族所规定的,而这种测试明面上时是挖掘族中年轻一辈天赋较好的族人进行培养,实则是那个神秘家族在挑选天赋好的各族天骄。

而洪天赐当年在测试出有惊人天赋后,原本也要被这神秘家族带走的,后来在他父亲不知用看什么方法,在付出一些巨大代价后,洪天赐才没被带走,所以洪天赐一边是为追求自己的想而努力修炼,一边是想不辜负父亲对他的期望而努力修炼。

这时从广场大门走进三人,这三位长老两人满头白发一脸皱纹,都穿着暗红色长袍,一人则是四十出头虎背熊腰,一头乌发披肩,拿着一把白色戒尺,一看就知道这三人是主持这次测试的族中长老。

在这三位长老出现后,广场上原本熙熙攘攘的近百名少年全都静了下来向三位长老齐拜叫道;“长老好。”

洪天赐听到叫声,慢慢睁开双眼看向三位长老,在他看向他们三人的同时他们也看了过来,三人见到洪天赐也在含笑向他点下头,继续向广场中央的石台走去。他含笑向三位长老抱拳,也站起身子朝人群中走去。

三位长老老到广场中央的石台上后,三人相视一眼,其中那位长得虎背熊腰的大汉转过身含笑的对广场下近百少年道;“小家伙们,大家好,今天又到我们洪家一年一次的测试了,相信大家都很期待的想知道自己在这一年里修为是否提高了,对不对。”

在场没有一个人回答他所说的话,他们都静静的等待着洪景清的下文,短暂的安静后,广场上的近百少年一下又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

洪景清见状不喝止他们,只是站在石台上含笑的看着台下近百名孩童摇头苦笑。其实对他们三人来说族中每年一次的测试明面上时督促他们修炼,实则是挑选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少年进入族中核心重点培养。

半炷香后,他见广场上的近百少年越说越高,丝毫停下的意思都没有,轻咳声道:“好了,你们静静,接下来我们要开始测试。”被他这一说整个广场一下安静下来

洪景清见他们安静下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白色纸张,在这纸张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所有参加测试人的名字,他看着上面的名字叫道;“第一个是,洪新琴。”

话刚喊完,广场上走出一个身穿红色长袍少女,这少女看上去十二三岁,长着一张娃娃脸,背后扎着一条小辫子,一对乌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煞是好看,这少女从人群走出后对身边的人微微一笑朝石台慢慢走去。在经过洪天赐身边的时候一顿递给洪天赐已挑衅的眼神,接着若无其事般慢慢走上石台。

洪新琴是他三叔的女儿。两人原本从小关系就很不错的,一起受教,一起玩耍,而后在随着两人渐渐长大,原本关系也是越加密切的,只是在后来出来点误会,两人的关系就变得有点不那么人融洽了,所以洪天赐看到她这样的眼神,没办法,他只能含笑相迎。

洪新琴来到石台后,向三位长老问下好,站在石台中央静静等等待着,洪景清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将手中戒尺朝洪新琴头顶上抛去,当戒尺飞到洪新琴头顶的时候他手指对戒尺一点,只见那原本该飞出洪新琴头顶外的戒尺被他这一点顿时停在洪新琴头顶上慢慢旋转起来。

洪景清见戒尺在洪新琴头顶停下后,手法一变,再次对戒尺一点,那原本白色的戒尺渐渐发出一阵青色荧光出来,当荧光洒到洪新琴身上时,只见原本在她头顶上旋转的戒尺一下停顿下来,接着从白色戒尺上面出现九种颜色的小塔,这小塔出现后洪新琴体内渐渐的也被牵引出丝丝金色元气出来,元气刚一出现,在她头顶上的戒尺顿时一颤,接着将她体内所牵引出来的元气被小塔吸取而去

当小塔吸取到一定程度后,小塔上第一种颜色慢慢亮了起来,当第一种颜色亮起来后,小塔吸取从洪新琴体内被牵引出的元气就像是洪水泛滥般的从其体内涌出。小塔在吸取了大量的元气后,小塔上的九种颜色从最低层开始慢慢向上涌去,一会后小塔上的亮光在第七种颜色后停了下。

“洪新琴,窥元七重天。”洪景清见小塔上的九种颜色在第七层停止不上后,将戒尺收回对着广场大声宣布道。

“你看,八姐也修炼到七重了,而且八姐的年龄要比四哥在去年测试出窥元七重天时还要小上一岁。”洪新琴刚测试完广场下有个长得清秀的少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洪天赐见到洪新琴也修炼到窥元七重天后,脸上笑容越来越浓,但在听到这些话后脸上笑容一下就凝固了,接着朝广场上那说出此话的方向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洪天赐双眼白眼狂翻,那说话的那个少年洪天赐认识是他大伯的名叫“洪家桥”,他洪家桥后他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心想;“看来大伯的儿子洪家桥这是在为去年自己和洪新琴的那次误会帮着她挖苦自己。”洪家桥见他朝他那边看去,对着他扮个鬼脸把头扭向一旁。

洪新琴听到自己也修炼到了窥元七重天,满脸欢喜的朝石台上三位长老欠身一拜朝石台下走去,在经过洪天赐身边的时候故意瞄了他一眼,这眼神在别人看来或许是认为他们是在相互鼓励,可看在洪天赐眼里却是深深的挑衅,可面对这样的眼神,洪天赐还是报以笑容相迎,他这样做换来的却是洪新琴一声冷哼。

在洪新琴走下去不久后,洪景清看了广场上众人一眼,说几句鼓励的话后道;“下一个洪天赐。”

第一章 洪武家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