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鸳鸯错配,姻缘难断,爱无悔(6)

  胡幽情和梅玲去胡幽梦的房间找她,可是房间内空无一人。梅玲说:“小姐,二小姐的床是凉的,二小姐是不是昨晚就离开了。”“昨晚就离开了?怎么可能?二姐就算要离开也会和我讲一声的啊!”胡幽情说,“走,我们去找找看。”“可是小姐,你和尤公子拜堂的时辰很快就要到了,你还没有梳洗打扮,换嫁衣呢!”梅玲说。“现在我的姐姐不见了,还有时间说其他的吗?”胡幽情说,“去找尤嘉怨,昨晚我见二姐去见他了,他一定知道什么的。”胡幽情说着就要往外走,就在这时有一只信鸽飞进了胡幽梦的房间,落在了胡幽梦的床边。“这好像是蝴蝶谷的信鸽嘛!”梅玲说着抓住信鸽说,“小姐,真的是蝴蝶谷的信鸽啊!上面还有信呢!”胡幽情把信取了下来,打开看了看之后嘴角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梅玲问:“小姐,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啊?好久都没有见小姐你笑了。”胡幽情微笑着说:“是爹娘写给二姐的,爹娘今天就能到忘忧岛了,这封信来的真的是时候啊!爹娘来的也是时候啊!”“那么这么说,王爷就有救了,小姐不用嫁给尤公子了,二小姐就能和尤公子在一起了吗?”梅玲问。胡幽情说:“你说的都没有错,爹娘一定可以把事情解决的很好的,走,我们快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二姐知道。”梅玲说:“小姐,你能确定二小姐还能在岛上吗?”“二姐她是不会做出不辞而别的事情来的,她一定是一早去采药了,我知道二姐一直都在研究‘蚀心散’的解药。”胡幽情边说边往外跑去找胡幽梦。

尤嘉怨和胡幽情两路人马都在寻找胡幽梦的下落。而忘忧宫内忘忧这边也没有太平,李嬷嬷和白嬷嬷急匆匆的来见忘忧,嚷道:“错了,错了,全错了!”忘忧问:“你们这没头没尾的说的是什么啊?什么错了?”李嬷嬷说:“错了,老奴是说,昨晚和少主洞房的不是妹妹而是姐姐。”忘忧听了大大的吃了一惊说:“怎么会是幽梦而不是幽情呢?你不是昨晚亲眼见幽情去找嘉怨了吗?这怎么还会错呢?”“都是老奴的错,老奴应该在细心点,看着幽情姑娘进少主房间才是的。是老奴的错,请岛主责罚。”李嬷嬷说。“哎呀,你的事情以后在说,现在重要的该怎么?幽梦呢?她人呢?还有幽情知不知道这件事啊?”忘忧问。白嬷嬷说:“岛上有人看见幽梦姑娘天没亮就来开忘忧岛了。好像幽情姑娘也不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幽梦她离开了?为什么啊?如今米已成炊,她为何要离开呢?她现在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嘉怨娶她了,她却走了?”忘忧满心的疑问说道。“那岛主,少主的婚事还办吗?”白嬷嬷问。忘忧想了多时后说:“办!为什么不办呢?如今幽梦那丫头都离开了,更加没有理由不办了。”李嬷嬷说:“岛主,那老奴这就命人把少主找回来。”“嘉怨?他去哪儿了?”忘忧问。“少主一早就全岛的在找幽梦姑娘。”李嬷嬷说。“这孩子呀!”忘忧说,“这也不看看是什么时辰了,还都站在干什么啊!还不快点把少主找回来。”“是!”李嬷嬷和白嬷嬷应了后就离开了

尤嘉怨找了整个早晨,走遍了胡幽梦经常去的地方,还找了很多其他的地方都不见胡幽梦的踪影。尤嘉怨来到了他和胡幽梦常去的海滩,一个人坐在礁石上,望着大海,脑子里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晨露找到的尤嘉怨,晨露来到礁石上说:“大师兄,你在想什么呢?”“她不见了,她已经离开了。”尤嘉怨呆呆的说道。“她?谁?幽梦姑娘吗?她离开忘忧岛了?”晨露问。“她把她的一切都给了我,而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就连她离开都不想我知道。我真的很没有用,我是个懦夫——”尤嘉怨突然激动的说道。“大师兄,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不是的,幽梦姑娘也知道你不是的。”晨露打断了尤嘉怨的话说。“是,我是!我曾经发过多少誓言,保证过多少回要保护她的,可是我不但没有保护好她,我还欺负了她,伤害了她,我真的不配做人,我禽兽都不如,我恨透我自己了,我——”尤嘉怨激动懊悔的说道。“不,不是那样的,大师兄,你在我——我们眼中是真正的翩翩君子,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晨露再次打断尤嘉怨的话说。“君子?哼,算了吧!我就是一个小人。”尤嘉怨说。“大师兄,你不能这样诋毁你自己的。我——幽梦姑娘听了会很难过的,你这样说自己不就表示幽梦姑娘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了嘛!”晨露说,“师兄,你说幽梦姑娘把一切都给了你,而你现在则这样说自己,那幽梦姑娘付出的一切岂不是都错了嘛!”尤嘉怨听了晨露的话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尤嘉怨说:“你来找我有事吗?”“师兄,你与幽情姑娘拜堂的时辰要到了,你该回去准备一下了”晨露说。尤嘉怨听了没有任何的反应,还是坐着不动。晨露说:“师兄,这场你与幽情姑娘的婚礼是幽梦姑娘所希望的,你为了幽梦姑娘也不会反悔对吗?”尤嘉怨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坐在那里不动。晨露见了还要说些什么来劝尤嘉怨,可是尤嘉怨突然站起身来,目光呆滞,好似游魂一般向忘忧宫的方向走去,晨露见了什么也不敢说了,小心的跟在后面。

尤嘉怨回到自己的房间,丫头们帮着尤嘉怨打点一切,其中有一个丫头看见了昨晚胡幽梦留下来的包裹,她好奇的打开包裹,里边是一件白色的衣衫,丫头好奇的说:“这是谁放这里的啊?好像还是新的呢!”尤嘉怨无意的看了一眼,他隐约的记得这包裹好像是胡幽梦拿过来的,于是他就冲了过去,从丫头手里夺下了那件衣衫。尤嘉怨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衣衫,紧紧的把其抱在怀里说:“是梦,一定是梦为我缝制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尤嘉怨说着就冲了出去。“少主,你这是去哪儿啊!”房间里的丫头都追了出去。

鸳鸯错配,姻缘难断,爱无悔(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