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修正果,缘恐难再续(10)

  第二日,朱冥鸿和胡幽情带着沈小茹来到的知县府衙,刚来到县衙门前时,收到消息的沈岩和他的师爷就已经在县衙门前恭候多时了。朱冥鸿看看站在县衙前的沈岩,他对胡幽情说:“情儿,你和小茹姑娘一会儿在下车,我先去和他说。”“嗯,我知道了。”胡幽情应道。朱冥鸿下了马车,还没走出两步,沈岩和他的师爷就一溜小跑来到了朱冥鸿的近前,下跪参拜,“下官给王爷请安,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沈岩高声说道。朱冥鸿瞟了一眼沈岩后说:“行了,请来吧!”“谢王爷!”沈岩和师爷起身,沈岩说道:“王爷,县衙里请。”“不必了,本王说了要说的,就要启程回京了。”朱冥鸿说。“王爷有何吩咐,尽管说就是了,下官一定为王爷办好。”沈岩说。“这就最好了。胡小姐在这里认下了一位干妹妹。胡小姐和她这位新认下的妹妹十分投缘,可这次回京又不方便带她回去,所以,本王想让沈知县你代胡小姐和本王照顾些日子,过些日子本王就会派人来接她回京。”朱冥鸿说。沈岩听了满口答应道:“王爷请放心,下官一定竭尽全力的照顾好这位小姐的。绝对不会让王爷和胡小姐失望的。”“那样就最好不过了。”朱冥鸿说,“石非,请胡小姐下车。”“是,王爷。”石非应道。胡幽情带着沈小茹走下了马车,来到了朱冥鸿的身旁。沈岩见胡幽情身边站的竟然是沈小茹,他的表情立刻有了几分不自然,显得几分心虚。“情儿,沈大人已经答应你照顾小茹了。”朱冥鸿说。“是嘛,那真是太好了,那就有劳沈大人了。来,认识一下吧,沈大人,这就是我新认下的干妹妹——小茹。”胡幽情说,“小茹啊,你就先在沈大人这里住一段日子,过些日子姐姐就派人来接你。”“胡小姐,还请放心,下官一定会好好照顾小茹——小姐的。”沈岩说。“那样,我就先谢谢沈大人你了。”胡幽情说,“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的妹妹住在你这里,有人敢欺负她,让她受半点委屈,或是她有何损伤的话,沈大人,你的下场就如同此鸟,这鸟就是你最好榜样!”胡幽情说着话手轻轻的一抬,随着她的手轻轻落下,两只小鸟也落了下来,就死在沈岩的面前。沈岩和师爷见了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沈岩擦擦汗后说:“胡小姐说笑了,小茹小姐在下官的府衙暂住,那是下官莫大的荣幸!小茹小姐那是下官府上的贵宾,怎么会有人敢欺负小茹小姐呢?绝对不会的。”胡幽情听了点了点头说:“听沈大人这么说,那我也该放心了。”“情儿,你就安心的把小茹交给沈知县照顾吧!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要起程了。”朱冥鸿说。胡幽情点了点头对沈小茹说:“小茹妹妹,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过段日子,姐姐就来接你。姐姐现在要先走了。”沈小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朱冥鸿和胡幽情向着京城的方向行进,在马车上,朱冥鸿好奇的问:“情儿,你用了什么法术啊?我看你随便一抬手,小鸟就落了下来。这也太神奇了。你能不能教教我啊?”胡幽情说:“那不是什么法术,是我用银针把小鸟射下来的。”“银针射鸟?就那么一抬一落?有这么简单吗?”朱冥鸿难以置信的问。“简单?你看着简单,你可知道,我为了这一招一式,我苦练了多就嘛!”胡幽情说,“我早就对你讲过了,我最用心学的就是暗器了,是你当时不相信啊!”“相信,谁不相信啊,只是今天是完全相信了。情儿,把你的绝技也教教我吧!”朱冥鸿说。“教你?我的王爷,看似轻松的事情可实际并不轻松的,这里是要下苦功夫的。”胡幽情说。“我当然知道了,所以我才向情儿师父你请教的啊!”朱冥鸿说。胡幽情看着朱冥鸿问:“你当真想学?”朱冥鸿认真的点了点头。胡幽情说:“你想学,可是我一点也不想教。”……

回到了京城,胡幽情说:“先送我回家,而后我再去找你。”“回家?你是说你家在京城里别院吗?”朱冥鸿问。“你明知故问,不然还会是哪里啊!”胡幽情说。“那里离王府很远,你来来回回的很不方便,不如你就住王府吧!”朱冥鸿说,“我已经命人都安排好了。”“安排好了?我们刚走进城门,你是怎么安排好的?”胡幽情说,“啊——我明白了,你早早的就把你的‘算盘’打好了。”朱冥鸿一笑说:“行了,就这样决定了。这样你照顾我也方便啊。你可不知道,这一路来我早就习惯你的照顾了,换了其他人,我一定会不习惯的。”胡幽情不语。“你不讲话,这就表示你同意了。”朱冥鸿笑着说。“你的笑好奇怪啊,是不是你又被着我盘算什么呢?”胡幽情问。朱冥鸿只是笑什么也没有说。朱冥鸿和胡幽情回到晋阳王王府,刚下马车,就见一位宦官骑马朝着这边而来。宦官下马来到了朱冥鸿的面前。“吴公公?有什么事吗?”朱冥鸿问。宦官说道:“王爷,传皇上口谕,晋阳王速速进宫面圣。”“是,臣遵旨!”朱冥鸿应了后,回头看向胡幽情。胡幽情虽然很担心朱冥鸿的身体,而且自己也有些不舍,但是她微微一笑说:“请公公进府稍坐,待王爷换好朝服就立刻随公公进宫面圣。”宦官说:“请王爷快些。”“王爷,让我为你换朝服吧!”胡幽情说,朱冥鸿一笑说:“我正有此意。”……胡幽情亲自为朱冥鸿换好了朝服,朱冥鸿说:“我刚一回来,皇上就召我进宫,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的,我——”“好了,你不用解释的,我都明白的。”胡幽情说,“你看我有要阻拦你的意思吗?”朱冥鸿说:“好,那你在府内等我回来。一会儿我把乐平叫来陪你。”胡幽情说:“不用了,你专心办你的事情就行了,不用管我的。我会在府里准备晚膳等你回来的。”朱冥鸿说:“这样啊,那是不能叫乐平来了,行了,那我走了,晚上我们一起用膳。”胡幽情说:“怎么能这样就走呢?把药带上,记得心一疼就要立刻吃药。”朱冥鸿微笑的点了点头,而后在胡幽情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后,离开王府进宫去了。

情修正果,缘恐难再续(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