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共患难,缘定三生(9)

  翌日,大家又齐聚在一起,完成昨天没有完成的比武。忘忧说:“那这场就比剑好了,春雨,秋雨,你们姐妹就和两位胡小姐过过招吧!”“是,弟子遵命!”春雨和秋雨应道。“这比剑,你们两个丫头要怎么个比法啊?”忘忧问。剑法可是胡幽梦和胡幽情的强项,所以她们齐声说道:“就由岛主决定,如何比都行!”忘忧冷笑这说:“好大的口气啊!看你们的样子就好像这场比武你们赢定了似的。”胡幽梦和胡幽情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春雨说:“那就让我们姐妹来领教一下二位胡小姐的剑招吧!”“那就请出剑吧!”胡幽梦和胡幽情齐声说道。话音刚落,四位姑娘四把剑就交织在一起。剑法是胡幽梦和胡幽情最为自信的一项功夫了,所以并没有任何悬念,数十招过后,春雨和秋雨就双双败下阵来,胡幽梦和胡幽情收剑回鞘,同时相视一笑。春雨和秋雨神情沮丧的来到了忘忧的面前。此时忘忧见自己连败三场,早已经是恼羞成怒了,可当着胡幽梦和胡幽情的面又不好发作,强压怒火说道:“没用的东西,还不给我退下!”胡幽情有些得意的说:“我们已经比过三场了,现在也就剩下晨露和晚露两位护法了,下一场我们该比暗器了吧?”晨露和晚露站了出来说:“二位胡小姐,我们请吧!”胡幽情一笑说:“姐,你站在一边好好的看着,这场就由我来领教二位护法的本事。”胡幽梦微微一笑说:“好,这次就依你的。”“胡三小姐,我们姐妹没有听错吧?你是打算以一敌二吗?”晚露问。胡幽情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是呀,以一敌二不行吗?你们也可以多加人手的,我以一敌百也可以的。”“胡三小姐,你似乎太不把我们姐妹放在眼里了!”晨露很不满的说。“丫头,你也太狂妄自大了,我好心的提醒你,你们要全赢四场才算赢,输了一场也是输!”忘忧说。胡幽情一笑说:“多谢前辈提醒,晚辈的记性很好的,没有忘记比武的规矩的。”“那你还要以一敌二?怎么,昨晚又想出了什么应对取胜的方法了?”忘忧说。胡幽情微微一笑说:“和二位护法比暗器,我哪里还需要什么应对的招数啊,这场比武本就是我稳操胜券的。”“胡三小姐,你也太自负了,你当我们姐妹是什么了?”晚露说,“你要一个人比你就一个人比好了,可是输的时候别哭着嚷着说不公平就好。”“到时候说哭还不一定呢!”胡幽情说,“行了,就请二位姐姐说说要怎么比法吧!”“你——好,比赛的规则很简单,一会儿会飞过五十只鸽子,哪一方击落鸽子多,哪一方就为赢家。”晨露说。“只要击落就可以,不用要了它们的命对吗?”胡幽情问。“当然,打落即可,不过你认为它们还能活吗?”晨露说。“活与不活这就与二位护法无关了,只要它们被暗器打落就好了。”胡幽情说,“不过我身上只有五根银针,并不够打落五十只鸽子的,所以我想向贵岛借五十根绣花针可以吗?”“去给胡三小姐去针来。”忘忧吩咐道。在取针的空当,尤嘉怨问:“梦,你不帮幽情可以吗?我这两个师妹可是用暗器的行家啊!”“要是我真的参与了,那才是帮了倒忙了呢!”胡幽梦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尤嘉怨问。胡幽梦淡淡一笑说:“等着看吧!一会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行家!”此时尤嘉怨的脸上有些疑惑。不多时下人把一百根绣花针交到了胡幽情的手上。胡幽情看看手上的一百跟绣花针说:“怎么这么多啊?不止五十根吧?这里都有一百根了吧?你们这里有这么多鸽子让我打吗?”“少说废话,针给你取来了,那就快点开始吧!”忘忧说。“随时都可以啊!”胡幽情说。“情儿,你小心点啊!”胡幽梦说。“姐,你就放心好了。”胡幽情说。“谁不放心你了,我是说那些鸽子,你可别杀了它们。”胡幽梦说。“姐,这个你也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杀了它们的。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的不忍心看那些小东西一个个躺在我面前呢!”胡幽情边说边用自己的帕子遮住自己的眼睛。“花样还真多,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赢得比试。”忘忧说,“好了,开始比吧!”比试刚刚开始,天空中飞过五十只鸽子,胡幽情双手先持三十根银针,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摄向空中,随着胡幽情双手落下,飞在空中的鸽子也落了下来,而这时晨露和晚露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何止是她们没有反应过来啊,在场的所有忘忧岛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呢!待晨露和晚露反应过来,手中的飞石出手时,胡幽情另外二十根银针也出手了,她的银针有一部分先阻拦了晨露和晚露的飞石后才射中鸽子的,五十根银针出手,五十只鸽子落地,没有一只鸽子死掉,都只被胡幽情射伤了。胡幽情取下自己眼前的帕子看看自己的成果后笑着说:“姐,我的表现如何?”胡幽梦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平时一样。只是这五十只受了伤的鸽子,你要亲自给它们医好才行啊!”胡幽情笑着说:“这是一定的。”说话间一道寒光直奔胡幽梦而来。胡幽梦见了反应迅速,随手飞出一枚庄嘉辉送给她的银菊花,同菊花一同落地还有一把小飞刀。胡幽梦微微一笑说:“何时该了规矩了,还要多加一场啊?”晚露上前解释说:“胡二小姐身手也了得啊!不是什么多加一场,是我姐姐见胡二小姐没有出手,一时好奇而已。”胡幽梦听了笑笑拾起了自己的银菊花和晨露的小飞刀,她发现银菊花的几朵花瓣已经变黑了。胡幽梦走到晨露的面前把小飞刀交给晨露后说:“晨露护法,我的功夫还过得去吗?”晨露只是把自己的飞刀收了起来,什么也没有说。“不过晨露护法,幽梦好心提醒一句,下次在试探别人武功的时候千万不要再用涂了毒的暗器了,不然好事也变坏事了。”胡幽梦说。晚露听了大惊失色说:“姐,你怎么能这么做啊?”胡幽梦微微一笑说:“不过这个我也能理解,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嘛!”晨露听了后显得有几分意外,她说:“你——难道你知道了吗?是——是谁告诉你的?”“除了你还有谁啊?在准确点说是你的眼睛出卖了你。”胡幽梦说。“既然如此,那你——你不恨我吗?”晨露问。胡幽梦淡淡一笑说:“为什么要这么想呢?这也是你的权利,当然了,你要出自你的内心,还要是善意的。如此我为何要恨你呢?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向今天这样冲动。”晨露说:“当然是善意的,而且还是一心一意的,你懂吗?”胡幽梦轻轻点了点头说:“我懂,我当然懂了,你不要忘了,我们在些地方是相同的。”晨露看看胡幽梦微微一笑。胡幽梦也用自己的笑容回敬她。“姐,你们在讲什么呢?什么懂不懂的啊?是什么意思啊?”胡幽情问。“你不需要懂,你懂了也和你没有关系。”胡幽梦说完转身来到了忘忧的面前说:“岛主,就如你看见的,四场比试,晚辈们侥幸都赢了,所以岛主可以把晚辈的话听完吗?”忘忧站起身来说:“我累了,有话明天在说吧!”忘忧说完就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了。

共患难,缘定三生(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