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重逢只因有缘(9)

  仇宗天一家三口来到济南城的繁华街市之上,胡幽情在前面从一个摊位跑到另一个摊位,就如同一个大孩子似的。仇宗天和庄婉儿就在后面跟着,就如同平常父母一样,时而提醒一下当心,看着路,慢着点等等这样的话。仇宗天和庄婉儿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悠闲的在街市上走走了,感觉也是很惬意的。午膳的时候,一家三口找了一家可以欣赏到大明湖美景的酒楼用膳。仇宗天和庄婉儿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胡幽情。庄婉儿微笑着说:“这回你开心了吧!这可是算专宠你一人了吧?”胡幽情笑着说:“开心,当然开心了,我现在才知道和爹娘一起出来玩也是件不错的事呢!”仇宗天说:“情儿,你这话似乎话中有话啊?”胡幽情只是笑笑吃了一口菜什么也没说。庄婉儿笑着说:“宗天啊,看来日后我们要多花些时间和孩子们像今天这样出来走走了。不然孩子们会以为我们有多老了似的呢!”“娘,女儿可不是这样的意思啊,情儿的爹娘是永远都不会老的。”胡幽情说。“傻丫头,人那有不老之理啊!”庄婉儿笑着一面说着一面为胡幽情布菜。庄婉儿又说道:“情儿,你能和为娘说说你和你的二姐为何喜欢穿白色的衣裳呢?为娘记得你小的时候很喜欢鲜艳的颜色的,有一次嬷嬷给你穿了一件素色的衣服你还哭闹了一整天呢!”胡幽情一笑说:“因为娘啊!”“因为我?”庄婉儿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女儿和丈夫。胡幽情说:“因为娘总是一袭白衣,真的好美啊!我还二姐是非常崇拜娘的,所以我们就东施效颦模仿娘的穿衣打扮,可是久而久之我和二姐都喜欢上了白色。娘,我和二姐是不是穿白色的衣裳不好看啊?”庄婉儿说:“胡说,我庄婉儿的女儿穿什么都好看。”“就是,江湖第一美人要生出丑女儿来,那可就麻烦了。”仇宗天说。“爹——”胡幽情叫道。胡幽情站起身来说:“爹娘,请慢用,女儿用好了,要出去走走了。”胡幽情说完也不等仇宗天和庄婉儿是否应允就跑了出去。庄婉儿摇了摇头说:“这丫头是我生的吗?怎么感觉像是蓉蓉姐的女儿呢?反之姿懿那孩子却和梦儿一样,像是我生的呢!”仇宗天笑笑说:“我看情儿很像你这个娘呢!她的穿衣打扮都和你相似呢!”庄婉儿长叹一口气道:“当年因为我还未来得及向我的父母尽孝,他们就相继辞世了,故此我才在他们的灵位前发誓今生除大婚当日的凤冠霞帔外,我永着素服,可是没有想到就因为我这样的——两给女儿会——看来我是弄巧成拙了。”仇宗天说:“婉儿你多想了,你这不得弄巧成拙而弄拙成巧才是,你看我们的女儿们身着白衣,宛如两只美丽的白蝴蝶,她们姐妹是我们蝴蝶谷的两只漂亮的白蝴蝶,而我的婉儿则是谷里最漂亮的那只蝴蝶。”庄婉儿听了一笑说:“醉先生,你当你的梦婆婆还只有十七八啊?”“情儿不是说了嘛,我们是不会老的,你在我心里更加不会老了,依旧还是当年的你。”仇宗天说,“不过想想当年你穿凤冠霞帔的时候真的太美了!”“你还记得?”庄婉儿问。“当然,永生难忘!”仇宗天说。庄婉儿笑笑说:“好了,我们快点吃吧,用好了我们好去找情儿。”庄婉儿边说边为自己的丈夫布菜。仇宗天和庄婉儿从酒楼出来,没走多远就看见胡幽情在一出摊位前试戴一支珠花。仇宗天和庄婉儿走了过去叫道:“情儿。”“好看吗?”胡幽情开心的向自己的父母问道。摊主说:“这支珠花和小姐真的很相配,夫人不如就给你的妹妹买下它吧!”摊主的话一出仇宗天一家三口愣了一下。“妹妹?老板,你是在和这位夫人说话吗?你的意思是她是我的姐姐吗?”胡幽情指着自己的母亲问。摊主有些诧异的说:“怎么不是吗?那是嫂子吗?”胡幽情听了笑了起来,这一笑把摊主弄得说莫名其妙的。一边的庄婉儿虽然有些尴尬但心里还是很舒服的。仇宗天轻轻的在庄婉儿的耳边说:“你看吧,我就说你还与当年一样的美!”庄婉儿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胡幽情笑着说:“老板,你的眼力真的太好了,这个珠花我要了。”胡幽情说着取出银子给了摊主,摊主见了立刻说:“小姐,这银子太多了。”胡幽情笑着来到仇宗天和庄婉儿的中间挽起他们的手说:“那是你应得的,谁让你哄的我娘这么开心呢!爹娘,我们走吧!”说着挽着自己的父母就向前走去。摊主听了胡幽情的话后一副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道:“那是她的爹娘?真的假的,还真是奇怪啊!”胡幽情挽着自己父母的手边走边说:“怎么样。出来走走很不错吧!这样走走就会有意外收获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没有错,看来今天你娘的收获是颇丰啊!”仇宗天说。庄婉儿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重逢只因有缘(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