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繁华闹市,情牵有情人(10)

  这晚仇宗天一家五口坐在一起谈心聊天。胡尚哲说:“你们姐妹在忙什么,为何这段日子总是看不见你们呢?”胡幽梦和胡幽情的脸上都露出了得意之色,胡幽梦得意的说:“我们在和娘学武功呀!哥,你可是不知道娘教我们的武功有多棒!”胡尚哲听了立刻问:“娘,你在教她们武功?教什么?难不成是‘醉梦仙剑’吗?”“当然不是了。”胡幽情说。“你的娘可不是只会‘醉梦仙剑’这一套剑法,你的娘在不是梦婆婆之前武功也是非常不错的。”仇宗天说。“就是,就是,娘是武功不知道有多好呢!要是娘能早点教给我们就更好了。”胡幽情说着脸上更是难掩自己是兴奋得意之情。胡幽梦的表情和胡幽情的表情是大致相同的。胡尚哲见到自己两个妹妹的表情就说:“哎,两位胡小姐,能不能注意一下你们的举止呀?你们两个还懂不懂女儿家的矜持啊?”胡幽梦和胡幽情听了都笑了笑。胡尚哲接着说:“娘的武功不就是药谷的武功嘛,有那么稀奇吗?看看你们不顾女儿家矜持的摸样。就那么兴奋吗?就好像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姑娘似的。”“大哥,你小看人,什么叫不稀奇呀?你还敢说二姐和我没见过世面,那我今晚就让你这见过大世面的胡大少爷领教一下这不出奇的剑法。”胡幽情说。“好啊,求之不得。那还等什么呢?”胡尚哲说着就站起身来。胡幽情也跟着站起身来。胡幽梦说:“大哥,情儿,你们在干什么?都是自家兄妹还真要一较高低吗?”“当然要比上一比了,今天我就要他看看小看人的下场!”胡幽情说。“就是呀,梦儿你就站在一边吧,等情儿不行了你在来换她。”胡尚哲说。仇宗天一笑说:“梦儿你就坐下来吧,我和你们的娘也想看看你们的功夫究竟学的如何了。”“是,爹。”胡幽梦坐了下来不在阻拦了。胡尚哲说:“情儿,我们可是有话说在前面,你输了可不许用暗器呀。”“放心,我没你那么多的坏心眼。”胡幽情说。“胡幽情——你——看剑!”胡尚哲拔剑刺向胡幽情,胡幽情微微一笑拔剑迎了上去。兄妹二人就此斗在了一起。数十招过后胡尚哲的一次失手让胡幽情逮住机会,一招击败胡尚哲。胡幽情把剑收回剑鞘之中而后得意而又自豪的说:“怎么样,胡大少爷,胡少谷主,你输了,我们是谁没有见过世面呀?”胡尚哲收了剑,没有理会胡幽情的话而是来到了自己父母的面前说:“娘,你教的真是药谷的剑法吗?”庄婉儿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不错啊,就是药谷的武功呀!”“娘,你好偏心啊!我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只教她们不教我呢?娘,我也要学。”胡尚哲说。“不可以,为娘是不会教你的,你也不准学。”庄婉儿严肃的说。“这是为什么啊?哲儿不明白。”胡尚哲说。“为娘教你的妹妹们那是你的祖母授意的,是为了不让药谷的武功失传。”庄婉儿说。“那多教一个人又有何妨呢?”胡尚哲说。“为娘是要教你的妹妹们所有药谷的本事,你明白吗?”庄婉儿说,“这用毒乃是蝴蝶谷的大忌啊!你的祖父因为你祖母和为娘的关系已经很通融了,为祖母和为娘修筑了药庐。如今还同意把药谷的本事传授给你的妹妹们,以是实属不易了。”“娘,既然爷爷都同意梦儿和情儿学了,那我要学爷爷应该也不会反对的,更何况多学些东西又不是什么坏事。”胡尚哲说。庄婉儿说:“你的祖父之所以会同意梦儿和情儿学习药谷的本事的前提就是你不能学。事实上就算你的祖父不说为娘也不会教你的。”“娘——”胡尚哲喊道。庄婉儿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哲儿,你是蝴蝶谷的未来,你爹没有收任何的弟子,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你一个人的身上,你要好好的苦练好蝴蝶谷的武功啊!这才不叫你爹失望,也不叫为娘失望啊!哲儿,为娘的好孩子,你能明白为娘的意思吗?”胡尚哲听了庄婉儿的话后懂得了自己父母的良苦用心了,说:“爹,娘,刚才是哲儿错了,是哲儿的不是。”“哲儿啊,你能明白我们的心思就好了。”仇宗天说。胡幽情问:“娘,你还有其他的本事可以教我和姐姐的吗?”“你这丫头还真是贪心,没学会走呢,就想跑了?”庄婉儿笑着说。“娘的意思是还有了,那是什么呀?”胡幽情即兴奋又好奇的问。“夫人啊,你不会要把那套剑法也要教给她们吧?”仇宗天问。“为什么不可以呢?那也是娘教我的武功之一呀。”庄婉儿说,“如今我为何不能教给我的女儿们呀?”“我看你还是要考虑一下才好。”仇宗天说。“娘,你和爹说的那套剑法很厉害吗?”胡幽情问。庄婉儿说:“这个为娘也不是很清楚,这要等你们学了后自己去研究了。”“娘,为何你对自己会用的剑法还不清楚呢?”胡幽情好奇的问。庄婉儿笑了笑说:“这套剑法为娘只用了几次,而且还用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为娘真的不清楚用在别人身上是如何的。”胡幽梦疑惑的问:“娘,你说你只用了几次,那这几次都赢了吗?”庄婉儿听了笑笑看向仇宗天,仇宗天一脸无奈的也跟着笑了笑,他们夫妻二人谁也没有说什么。“娘,二姐和我什么时候可以学那套剑法呀?”胡幽情问。“随时都可以。”庄婉儿笑着说。胡尚哲见自己的父母表情如此奇怪就凑到仇宗天的身边小声问自己的父亲:“爹,娘口中的那套剑法很厉害吗?”仇宗天苦笑着说:“正如你娘所言,对别人而言那套剑法威力如何是不得而知,但对你我而言那套剑法的威力是不可小视的。”胡尚哲听后确认的问:“爹,依你所言,娘的那套剑法该不会是我们家剑法的破解之法吧?”仇宗天点了点头。胡尚哲一急大声的说道:“娘,你怎么可以把我们蝴蝶谷剑法的破解之法教给梦儿和情儿呢?那这两个丫头更不会把我这个兄长放在眼里了。”“娘,大哥说的是真的吗?那可是真的太好了!”胡幽情兴奋的说。“喂!胡幽情你是不是盼着早点学会呢?”胡尚哲嚷道。“行了,看看你们兄妹就为了一套剑法至于这副剑拔弩张的模样吗?”庄婉儿说,“哲儿,你的两个妹妹也是蝴蝶谷的人,学本门的剑法有何不妥啊?”“本门剑法?好!既然是本门的剑法那哲儿也要学,请爹教哲儿。”胡尚哲认真的说。仇宗天听苦笑道:“哲儿呀,你也太看得起为父了,这套剑法是蝴蝶谷的剑法不假,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把我们的剑法反过来使,可是具体如何使法恐怕那只有你的祖母和你的娘知道了。”旁边的胡幽情听了更加的高兴得意了。“娘——”胡尚哲嚷道。庄婉儿说:“你不要嚷,既然是蝴蝶谷的武功,等有时间为娘也会把这其中的奥妙告诉你的。”胡尚哲听了庄婉儿的话后稍稍平静下来说:“娘,是哲儿一时莽撞,冲撞到了娘,请娘不要生哲儿的气。”“为娘的好孩子,为娘明白你的心思,为娘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庄婉儿慈祥的说。“谢谢娘。”胡尚哲说。仇宗天和庄婉儿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就在此刻,谷里的弟子来报:“禀谷主,夫人,有人要强行闯入树林。”“有人闯林?多少人?”仇宗天问。弟子回答:“回谷主的话,大约有七八个人吧。”“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啊?难道就不知道那片林子是一条不归路吗?”胡幽情说。“现在虽还不知是敌是友,但若是真要让他们进了那片树林,我们也难辞其咎啊!”庄婉儿。“夫人说的有理,就算是敌人我们也不能眼看着他们白白断送了性命。更不要说现在是敌友难分。走,我们去看看。”仇宗天说。庄婉儿点了点头,夫妻二人刚要起身离开,胡尚哲说:“爹娘,让我去吧!”“我们也要和大哥一起去。”胡幽梦和胡幽情起身说道。仇宗天和庄婉儿听了后相互一望,庄婉儿点了点头说:“好,那你们就去吧!是朋友请进谷来,是敌人请出林外,但绝对不能伤人。”胡尚哲,胡幽梦,胡幽情齐声答应后就出谷去看个究竟。仇宗天说:“婉儿,你怎么可以让他们去呢?他们还——”“他们还是孩子,还没有什么经验对吗?”庄婉儿接着仇宗天的话说,“宗天啊,他们早就不是孩子了,想想我们如他们这般年纪的时候都在做什么呢?”仇宗天一笑说:“你说的对,他们是应该历练一下了。是我没想到这点。”庄婉儿笑着点了点头可是突然笑容又不见了紧张的说:“宗天啊,要是他们遇见的是强敌怎么办啊?”仇宗天听了笑了起来说:“刚刚我还觉得我有些妇人之仁,原来——”“行了,不要笑了,我该让他们小心些的。”庄婉儿打断仇宗天的话略带担心的说。“我们在远处跟着不就行了吗?”仇宗天笑着说。“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庄婉儿说。仇宗天一直站在一旁笑。“你不要笑了,还不快走?”庄婉儿说,“你这个当爹的心疼紧张孩子,还有心情笑啊?”“我——好,我们走!”仇宗天笑着说。

繁华闹市,情牵有情人(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