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小肚鸡肠

  “楼澈、楼澈,你给我出来!”陌子颉的风火轮倒是转得飞快,我方才掐了掐手指,模糊着差不多这厮也该驾到了。可谁知他竟这般不知趣,竟三两步的直接飞身而来,一把便捉住了我身后的领口一提,差点害得我方才吃下肚的美食差点全数吐出。“放肆!子颉还快过来见过外公和舅舅!”姑妈这席话虽是威严,但这宫里任谁都知道太后娘娘宠爱王爷,非同寻常。所以,这么些年才放任了这个逆子做了那么多风流韵事。哎,总之一句话,这姑妈啊就是只纸老虎,不管用的。这最后的脱身之计,看来我还是得靠自己啊!“姑妈你就不要责骂表哥了,表哥定是同澈儿多年未见想念了,高兴之余忘了还有祖父和父亲也在场,所以疏忽了!是这样的吗?王爷表哥?”倒也懒得同这厮计较,任由他抓着不放。我回头打量了他一眼,眉眼间的笑意带着丝丝的戏谑。子颉不同于莳涵的温润,至少在我眼里他恁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花花公子、游戏风尘!他不像莳涵那般经历人事苍凉,整日嬉皮笑脸、胡搅蛮缠,还时不时闲来生事。自以为视金钱如粪土,整日纸醉金迷的挥霍无度,哪里知赚钱的艰辛。这类人最让我尤为的不耻。说句实在的话,他这样的人幸好是落在了这么一句王爷的躯壳里,否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又吃不了苦,连自个的温饱都成问题啊!

“哼!子颉见过外公、祖父!母后,如果没事的话,孩儿可要带着澈弟去禹阳殿好好的叙叙旧,这多日不见澈弟还真叫孩儿好生想念啊!”很明显,那一声轻哼是对着我的。而之后那些咬牙切齿还赔笑的好话是用来骗他母后的。“也好!你们兄弟俩许多年未见定是想念了。这样好了,澈儿你今晚就宿在宫里吧,你们兄弟俩就好好的说说话啊!”乍一听姑妈这话,我只觉自己的右眼皮一阵狂跳,本欲张口忙着拒绝,哪知这厮竟卑鄙得直接点了我的哑穴,竟让我张大嘴巴愣是发不出一个音节。啧啧,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卑鄙,可是想不到竟如此这般嚣张的卑鄙。气归气,可是如今丧失了主动权,狠狠的剜了那厮几眼,连带着翻了几个白眼之外,我也只能可怜兮兮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求救于莳涵了。哪知我今日注定撞邪,竟连莳涵也漠视于我。就在我扮作可怜巴巴外加楚楚可怜,就还差挤出几滴眼泪的时候,一直对我那神情视若不见的莳涵终于有了反应。却是竟让我怎么也想不到,只见其眉眼含笑却是开口对着姑妈说了这么一句“母后所言甚是!子颉同澈儿自小要好,想来定是有好多话说。子颉莫不然,你可要多留澈儿几日啊!”我敢肯定,莳涵一定是故意的!只是任我埋头苦思、搜索枯肠的几经思量,愣是想不出究竟是何时、何地,因何事而开罪于他啊。研究结果只能显示:自打莳涵做了皇帝之后,性情大变、喜怒无常,遂总结出:之后的日子得有多远躲多远!总之千万不能惹毛莳涵。否则,以那厮的性子,准是自己什么时候魂归去兮还不知。哎,想想,那得多惨啊!也罢,毕竟咱也不是时时进宫,生意人毕竟还是很忙的!咱虽惹不起,但总海躲得过!

显然,莳涵这话说得让我如遭雷劈,很难置信。于是乎,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眼神变得十分惊恐的时候,本还想凭着这令人心碎的无敌眼神来个殊死一搏,可谁知竟这样被子颉从身后提着衣领给拽走了!我那个悲催啊!就在我整个身子脱离软椅的时候,一阵风吹来,莳涵的衣角明显的吹进了我的手心。我分明很用力的用手指勾住,只是令人寒心的是莳涵仍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哎,也罢!我楼澈今日认栽了!也不想做什么无谓的抗争了!哼,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我就不信搞不定一个小小的幼稚王爷!哼,简直就是笑话!

哎,不过皇家就是皇家,翻脸不认人的时候,谁还管你是不是亲戚啊!就为了那么一个不咋滴漂亮的花魁,就硬生生的让我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躲过臭屁王爷的魔爪。“哎,我说陌子颉好歹你也是堂堂大兴王朝最尊贵的王爷,怎么可以以如此小的气量,为了一个连漂亮都称不上的女人,这么点芝麻小的事情,就一定要折磨我这个亲亲的表弟啊!表哥,我错了还不行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表弟啊!咱是一家人,原本就该相亲相爱的!这样吧,你放了我!然后,我们握手言和怎么样,大不了我忍痛割爱替你寻觅几个绝色的尤物如何?再说了,咱哥俩志趣相同、志同道合的,倒也算得上是半个知己。这般折磨我,你忍心啊!你若是放了我,我们做了好兄弟,那该多好啊!这以后喝酒、吃肉、逛青楼,还可邀约而去,岂不美哉?”噼里啪啦,自从子颉拽着我出了殿门,再无顾忌开始,我便只顾着闲不下来的说了那么一大堆。只不过,明显这么一大堆是废话!因为,说着、说着,我竟自己也觉得不知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我竟硬生生的将堂堂大兴王朝的王爷给说成了一个地痞流氓、一个不济的嫖客。就在我意识到闭嘴的那么一会儿,我明显的看到子颉的臭脸拉长着,越发的黑了!

第十章:小肚鸡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