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受气

  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燕雄海便在梳妆镜前认真仔细地整理着仪表,为的是过路时不再有人将自己同动物园里的黑猩猩一般看待。尽管在农村的同龄人中,他算得上是很富有闯劲的年轻人,但他第一次被置身于北京这种繁华的大都市时,他还是有些恐惧。这种恐惧源于这陌生的都市和口音,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从事的是这种不同寻常的职业——推销。那条鲜红色的领带,系好了又解下,解下之后又系上,反反复复。他总觉得打领带很不习惯,但晓霞告诉过他,穿西服不打领带就如穿皮鞋而不穿袜子一般,更会被人嘲笑,当然人家也就看不起自己。甚至西服的扣子怎么个扣法,晓霞也交代过他。当然,对这一切最深的体会,源于两三天以来的推销经历。他遭人白眼,被人轻视,冷落在冰冷的铁大门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衣着“佬土”。是一名不被任何人理解的推销员。就目前而言,推销这行业还不为人理解,被人们称为一种“低三下四”的职业,从事这一行业的人被视为“叫花子”。他体会到,穿着的讲究是十分重要的,否则就是进普通的宾馆都受“看门狗”的阻拦,那高级宾馆就更不用说了。而恰恰相反,这些地方是推销化妆品的最佳场所,市场很大,一般也很少讨价还价,只要对方一看上货就能成交,不用费那么大的口舌。而一些普通的店门和居民住宅则不同,需要你费尽口舌,绞尽脑汁,明明是快成交的,只要稍有一点把握不住时机和语言的分寸,生意瞬间就变为泡影,这是很令人心痛的。

 雄海之所以对保安和城管有如此大的偏见,这当中也是有许多原因的,就这一周来的打工生涯中,他几乎每天数次都亲眼目睹贫饿交迫的小商贩们遭受执法人员的“合法抢劫”。他们大多三五成群,从一条街道的不同方位突然向街道的违法小商贩们袭来,运气好的得以逃生,差一点的就被捉住,直到他们完全交出那点救命的小杂货。要他们出示税收单,他们拿不出,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执法人员把他们的箩筐弄走,到了避静之处,分分钟就瓜分过精光。一次他还看到三位执勤人员围站在一个小商贩的周围,只见他拼命用扇子扇火盆,汗流浃背,而三位执法人的手中各拿着一只鸡腿,直往猪八戒似的嘴中送,像是从未吃过鸡腿一般,这倒使他想起一天在一家饭店里推销时看到的斯达舒药业中的那段广告词。他不禁感慨道:“要是我是导演,我一定请这三人去做那段广告,那将是举世无双的精彩镜头呀!”

 几经打扮,在梳妆镜前一照,甭说还蛮帅气的。打点行装,出发了。

 “老板,生意兴隆!”雄海彬彬有礼,“打扰你一下,好吗?”

 “给我滚出去!”一位叼着香烟,翘着二郎腿的壮汉阴阳怪气地命令道,“我这儿很忙,你不长眼睛吗?”

 雄海的怒气也一股股地往上冒。人们为什么这么野蛮,这么没有人情味?他似乎是第一次领会到为什么有人说北京人有些排外。因为他以前是从不相信的——抱犊峰的人虽贫穷,但却非常的淳朴,友好,很有团结心。想必凡是中国人都应该差不多吧!他正想还击一下这位店主,但谢晓霞的话又在他脑海中回荡:要把顾客当作你的上帝对待,不因别人恶语而同他们斗气,这样不仅给他人不悦,而自己也将带来不快,最终受害的还是自己。因为你情绪低落,那就更没有人买你的产品,更加怀疑你产品的质量,想一想,连自己都不信任自己,那怎么叫别人信任你呢?别人是不会同情你的,自己的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

 推销大师奥格·曼狄诺是这么说的:我赞美敌人,敌人于是成为朋友;我鼓励朋友,朋友于是成为手足;我要常想理由赞美别人,但绝不是搬弄是非,道人长短;相要批评人时,咬住舌头;想要表扬人时,高声表达。晓霞常向他们提起这话,想到这些,他愤懑不平地低下了头,那双原本快要鼓出瞳仁的眼球也慢慢恢复了原样,变得那么沉着和刚毅,撅起的嘴唇终于收缩了,朝那凶神恶煞的店主笑笑,走了。

 一家、二家、一户、两户……挨家挨户地走了进去,四瓶彩黛美没有动过,五盒面膜也没有动过,仍是两天前就装在包中的那些。惟一动过的只是他肩上挎的包动过,包上的拉链动过。由于他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包上的拉链由拉开到拉合,又从拉合到拉开……仅这三天中,他到底做了多少这种“无用功”,他是记不清了。当然,这些“无用功”又是这“有用之功”,不仅要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这仅仅是一个序幕,这样的序幕到底要维持多久,雄海不得而知,他不敢去考虑,他也不想去考虑。

 脚心热辣辣地痛,趾尖上的皮在流血,在脱落,在……

 “我必须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开这该死的行业——人世间最下贱,最低俗,最无奈,最荒谬,最……最……”一系列的“最”犹如长江三峡决堤一般,直向他脑海里涌来,浪子一浪高过一浪,一浪覆盖了一浪,他仿佛就置身于这种洪浪猛兽之中,被其团团围住,无法自救,任其摆脱布。

 “我为什么要从事这鬼职业,为什么要干这小孩都看不起的工作,我本来是个大学生,一个将来专门从事科研工作的伟人,就算成不了伟人,我至少也是一个人民教师,是抱犊峰的天之骄子……但如今我什么也不是,成为一个没人关心、怜悯的打工仔,可怜虫,成为一个过路小孩见了都要搞恶作剧的玩物,即便是街头上的叫花子,还时不时有人扔上几个硬币给他,哪怕是不扔的,也会发一声叹息去抚平他内心的凄苦。而我不行,因为我穿着华贵的西服打着时髦的领带,踏着亮锃锃的皮鞋,可算是上等人物。而事实上,又连‘叫花’的身份都不如,因此他们拼命地敲诈我,勒索我,甚至在我不经意之时偷走我的钱带或洗发水,要不就是通过自己苦口婆心而感动的顾客也用各种假币来蒙我……”

 父亲和母亲那核桃皮的皱脸,因为了我和哥哥而日夜操劳,像牛马一般。仅像松树皮一般也还好,而这松树皮上却龇牙咧嘴,长着许多小嘴,犹如小孩子的嘴巴,足以能喂下几粒米饭……那一双厚而结实的脚掌可以一年到头不用穿一双鞋子,因为刺骨的霜冻不能拿它怎么样,脚底的外层本身就具有一层防寒罩,和熊皮手套一般,故可称为“熊皮脚套”。那双脚本身就非常的厚实,由于它本身的那一层“脚套”结实而又坚固,上山砍柴就不用穿鞋子。它足以毫无畏惧地对付各种各样的利刺,什么苦刺花之类的小杂木,只要遇上那双厚掌,都是自讨苦吃,也正是这一双结实的厚掌踏出了今天的抱犊峰。当然,厚掌也有它脆弱的一面,怕米粒大小的石子,一旦进入那张肉嘴,那就完了,钻心剧痛之后就是鲜血直流。

 这些父亲能忍受,母亲也能忍受,但对于我这样一个受小孩子都鄙视的推销员,那将如何是好,父母知道我的这种处境后,不是要寸断三肠吗?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伤害了父母和亲人,我该怎么办?

第二十九章 受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