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情缘

长生情缘

在海的那边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艰难岁月 幸福人生

  “我是命运的主宰,我是灵魂的船长。”——亨雷。



北风肆无忌惮地呼啸着,尽情地施展着最后的淫威,整个田府县被笼罩在这鬼哭神嚎的阴霾天幕下。终于,阴谋得以实现,鹅毛大雪满天飞,南方百年不遇的一场冬雪来临了。



这儿,茫茫白雪,荒凉沉寂,越发显得寒风号啸,河水呜咽!偶尔传来一两声深山雪崩的巨响。



夜深天寒,四野蒙眬!抱犊峰麓,渭水之滨,方圆数里,也只有偶尔的几间茅屋。



“喳啦、喳啦……”呼嚎的北风里,传来“喳喳”的机杼声!



原来,在白皑皑的抱犊峰下的一片杉松深处,有一间小茅屋,机杼之声,正从这茅屋中传出!



“这鬼天气,真是越冷越刮风,越穷越见鬼。”一个年轻女子的怨声。

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一壮汉答道,“又有什么办法呢?”沉静片刻之后,“不过办法总是会有的,你看咱们的小宝贝多可爱。”



在这苍天古松旁的小茅屋中,点着豆大的一颗火苗,不住随风摇曳。灯下,摆着一架漆黑的纺车,纺车的那面,放着一张铺着薄被的藤榻,上面睡着一对婴儿。



纺车前,坐着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少妇,身着一套几乎不能辨认色泽的麻布粗裳,但掩没不了她那一副与生俱来的娇容。她一手添麻,一手飞快地拉动纺车,身旁放着一缕缕麻线。一旁的男子,中等个儿,皮肤黝黑,倒也健壮,他正在搓绳,脚旁整齐地放着五六根麻绳。可能是天气太冷,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少妇和青年汉子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抱起了身旁的婴儿,哐着这对可爱的小宝贝。小宝贝似乎很懂事,一会儿就不哭了,只见他们仰着一张红馥馥的小脸,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他们,还面带微笑,不时用那白白胖胖的两只小拳头,替他们轻轻地捶背。



此时,夫妇俩那原本忧郁的神情中,瞬即掺入一种惨淡而又欣慰的神色。少妇脸颊紧紧地贴在婴儿红润的小脸上,嘴角微微抽搐,双眸泛红,两颗豆大的泪珠,缓缓从她那大而有神的眼眶里向外涌出,“噗噜……”掉在孩子的脖子上,像是非常的欣慰!



茅屋里立刻充满了一股暖意,他们忘了屋外逼人的寒气。



“难哪!”看着眼前的那不堪回首的一幕——三年前的一次赶山街时,他们对唱情山歌,情趣相投,私定终身。妻子郭梅梅勤劳能干,温柔贤慧,在他们清水沟,要寻找像她这样清秀而又能干的女子,实在难寻第二个。当然,他们的父母是百分之百的赞同,用当地的土话说是打着灯笼也难寻。但好景不长,燕母听从了“神婆”的卜算,说此女是“慧星”下凡,克夫,尤其他们“子酉相刑”,结合必断子绝孙不说,所有亲人都将遭受厄运。母亲随即阻挠他和梅梅的交往,可他不为众人的阻挠,带着梅梅来到抱犊峰下,在深秋寒冷的露天下建盖了这间茅屋,一晃三年了。他们仅带有一辆纺车,一箱蜜蜂。夫妻俩虽贫穷,但是日子也倒过得舒坦。对什么“八字”、“风水”,他们是不屑一顾。如今的抱犊峰上,繁花似锦,几里这之外,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一家四口,仅靠养蜂、纺线、种谷,生活还算过得安稳。



“这么大的雪,小屋恐怕要撑不住了,我得上房铲铲雪”,燕飞不停地搓着手,哈着气,“你就呆在屋里吧!”



“我和你一块去铲雪,这样快点。”



“你呆在屋中照看孩子!”燕飞的语气有些不可抗拒。丈夫怕她受冻,就这样顺便找了一个茬子。她深知她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丈夫从来都将难做的事独自包揽。



她脱下身上的麻布粗裳,“穿上它,这样暖和点!”又解下一块破旧的蓝色围巾,替燕飞围上,“我在屋里冻不着。”她嫣然一笑,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他莞尔一笑,体内充满了一股暖意,到房上铲雪去了……



 日子一天天过去,孪生兄弟也快能上学了。夫妻俩是喜中有忧,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在这穷山沟,是不容易的。在他们这一代兄弟四人中,就燕飞一人没有上过一天学,所以在农村,深感没有文化才过得如此窘迫,已经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两个孩子身上了。

楔子 艰难岁月 幸福人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