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章 困鸟出笼

   烨的脚步声一下子停住了,好半天才传来他带着愠怒的语气:“为了这个不屑的女儿,你竟然拿公司股份威胁我?”傅太太坚定的说:“在我心里,她永远是我最乖的女儿,永远是我的宝贝,公司股份根本不能和她相提并论!”我的心猛然一酸,傅太太。。。。

 之后传来开锁的声音,我知道我解放了!在傅太太心中我是无价之宝,可在傅烨心中我根本比不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权。当傅太太满脸泪痕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扑到她怀里,真心的喊了声:“妈妈!”之后便昏了过去。

 当我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原来我高烧烧了一天一夜,傅太太在我床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我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傅太太的脸颊,哽咽的说:“谢谢您,妈妈!”傅太太握住我的手亲了亲,笑得那样和蔼:“宝贝,妈妈只想看到你开心,只要你开心就好。”我躺在床上,泪从眼角滑落,却笑着冲她点点头:“嗯,我很开心,妈妈。”

 又休养了三天,我的身体已经基本恢复了,现在还不敢提上学的事,傅太太用百分之十的股份做威胁才勉强让我在傅家走动不再关禁闭,我也不忍心再为难她,想家的心情只能隐忍。

 第四天上午,我正陪傅太太说笑,何磊过来了:“太太,傅先生请小姐过去一趟。”傅太太的脸色当时就沉下来,我知道自从傅太太说出转让股权的话之后,他们夫妻之间便突然崩裂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我不能再让他们的关系因我的事继续恶变下去,于是忙站起来说:“妈,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傅太太想阻止:“小嘉。。。。”我打断了她的话:“放心吧,我没事。”说完率先走出房间。

 傅烨负手站在宽敞的落地窗前,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却无法照亮他的背影,为什么他此刻会给人一种很孤独的感觉?何磊已经离开,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一对名义上的父女。我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痛楚在漫延,这是我的感情吗?我细细的品味,感觉不像,倒是像当初在竹林中的感觉,这应该是傅瑶嘉对父亲的感情,可是这份感情中没有依赖,没有亲昵,只有无边无际的痛,这也是傅瑶嘉面对父亲时大脑产生的条件反射吗?已经深刻到成了身体自然反应的一部分啊!

 傅烨突然转过身来,正好看到我伤痛的眼神,他神情一震脱口而出:“小嘉!”我蓦地醒悟,连忙收回目光,心中却惊奇的发现他刚才在喊小嘉,自从我苏醒以来,他从来都没喊过傅瑶嘉的小名,更没有像刚才那样饱含情感,这是怎么回事?他也醒悟过来,脸色倏的变冷,上下打量着我,然后冷哼一声:“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经此一役,我说话做事都分外小心,对他也不敢像当初那样有恃无恐,咬咬牙,我沉声道:“你是打算让我回学校吗?”他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冷笑起来:“你还真敢想。”我苦笑:“不是吗?傅瑶嘉在你眼里不是女儿,只是一个值得利用的人。经过这次的事你也明白我不会再轻举妄动,与其待在家里浪费粮食不如派出去帮你做事。”我漠然的说着,好像这是别人的事。他的眼里又浮出赞赏的神采,点点头许诺:“没错,你可以回学校。。。。如果你能得到那件东西,我亲自带你去A市。”我眼前一亮,带我回A市!但马上隐去眼中的光芒,装作没兴趣的笑起来:“我只是随便买了张车票想出去散散心罢了。”他唇畔逸过一丝冷笑,也不反驳,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商人有商人的原则,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只要你拿到陈致远脖子上挂的那枚戒指,我就履行我的诺言。”

 我暗叹一声,说到底还是要我继续丢他们傅家的脸,勾引男人。正在叹息,却听到他和颜悦色的说:“瑶嘉,你很聪明。。。。保护好自己。”我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表达他对女儿的关心吗?可我听上去倒像说:瑶嘉,不要用笨方法继续让傅家丢脸?我低着头想为什么傅烨像知道了一切似的?他真的知道我是谁吗?他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儿吗?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的眼神?想起刚才他看到我那种伤痛眼神时的反应,也许,他已经知道了吧!呵,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他和我同样束手无策,不如变本加厉的利用。唉,只要他肯带我回家,我就付出点儿劳动做为报酬吧,商人的原则,呵,没错,他只是和我做笔交易罢了。

 照片上的戒指很普通,我也曾准备结婚,这类首饰也都接触过,一眼就看出是一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金戒指,或者说是像我们这种人才会去买的东西,它的造型很简单,与其说是戒指不如说是指环,不论傅烨还是那个陈致远都不应该把这种东西当成宝贝,一个费尽心机想要得到,一个当宝贝似的整天挂脖子上。除非这枚戒指意义深远,那就要取决于戒指主人的身份了,例如,傅太太嘴里的“那个女人”?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个女人”应该和这两个人都有关系,照傅烨的年龄来分析,“那个女人”肯定不是陈致远的姐姐或者妹妹吧?正待接着分析,傅烨却打断了我的思想:“真喜欢动脑筋,难怪整天头疼。”我怔了下,尴尬的笑了笑,他太厉害了!不过既然给我看了就没打算瞒着我,我也不会刻意装成没发现,只是探到别人的秘密总是有些抱歉的。我清清嗓子,找了个话题:“你怎么知道我会逃?”他冷笑不语。我知道我问了也是白问,撇撇嘴说:“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出去了。”他叫住我:“等下,我有件东西给你。”嗯?还有道具?正想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我突然很好奇,不是吧?和蔼的父亲为乖巧的女儿买的礼物?心中暗自嘲笑着,看他打开盒子拿出一条项链,我的嘴巴张成了O型,不是吧?送我礼物?他看我毫不掩饰的吃惊表情,淡笑着说:“拿去戴着,能抑制你头疼的毛病。”我走上前接过来,原来是个水晶挂坠,白色的,不规则长方形,周身被打造成不规则抛光面,即使没有阳光也闪闪发光,像我这种不懂行的人也看得出,这是一块上好的水晶石。替他办事有礼当然要收了!于是我“欣然”接受。

 回到傅太太那里,她看到傅烨送我的白水晶,开心的什么似的,说傅烨始终还是疼女儿之类的话,我暗中撇撇嘴,对她的话不以为然。根本是怕我的头疼毛病坏了他的大事,万一脑袋不清楚又做出逃跑之类的事,于他于我都没好处。

 到今天为止,傅家总算收拾好了战场,一家人恢复了和平的表相。晚上全家“和睦”的吃了顿像样的晚餐,连傅鸿煊也面带笑容的应酬两句,而我看着这些总觉得像是为我即将奔赴战场举办的送别宴。

二十二章 困鸟出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