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张 成(二)

  等我怀抱着妙祥长老用剪子剪取的、用油纸包好的夹竹桃叶子回到家中时,丫头正在伙房里生火做饭,院子里的小玲和疯嫂的头上、脸上也被丫头洗尽污垢,露出了本来面庞。

爷爷从吊脚二楼上下来,手里拿着几样小纸包。

这是二子进来大门,看见爷爷,高声喊:“姚爷爷,你可会来了,我差不多天天经过您的门口,老是锁着门,您到哪里去了?”

爷爷笑道:“我出了趟远门,怎么想我了?”

“我可想您了,您回来了,我去打酒去,咱爷俩好好喝一杯。”二子言语里透着喜悦。

“二子。”爷爷喊住要转身去买酒的二子,说,“咱先不慌着喝酒,你这几日有事吗?如果没事,你帮着我一起给疯嫂和她孙女治治病。”

二子这才打量院子里的疯嫂和小玲,看过之后,问爷爷:“您给疯嫂治什么病?治她的神经病吗?”

爷爷笑而不语,我接过二子的话,回答他:“二子哥,小玲的爹娘都死了,跟着她奶奶吃不饱,穿不暖,小玲不知道为何突然哑了,爷爷想办法看能不能将小玲的哑症治好?”

爷爷说:“同时我也想试试看能不能把疯嫂的病也治好?”

我和丫头,还有二子哥,都神情庄重的看着爷爷,感觉爷爷太伟大了。

二子连忙说:“我不干别的了,一心和您来治疯嫂和小玲的病。”

爷爷点头。

爷爷问丫头:“小丫头,我让你做的鸡蛋汤做好了吗?”

丫头说:“神仙爷爷,我早就做好了,我闻见我做的鸡蛋汤可香了。”

“哦,是吗?”爷爷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继续说,“你先给小玲盛一碗过来,我有用,之后,你把锅里的鸡蛋汤盛的只剩一碗多汤即可,我也另外有用,你听明白了吗?”

丫头使劲的点头,随后就去盛了一碗鸡蛋汤端过来。

爷爷打开手里的小纸包,一共三包,爷爷将每包里的粉末倒进碗里少许,然后用筷子搅动碗里的汤,粉末融化在鸡蛋汤里,爷爷有耐心的等汤凉了之后,让丫头喂小玲喝下,小玲三口两口就将一碗鸡蛋汤喝没,爷爷示意不要再给她任何东西吃。

小玲喝下鸡蛋汤后,起初,像是吃了辣东西的样子,直吐舌头,可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爷爷可是一刻也不分心,死死的盯着小玲,我们在旁边也同爷爷一样精神紧张。

我悄声的问爷爷:“爷爷您刚才放的是黄连和黄钱,是吗?”

爷爷说:“是啊,但考虑到孩子还小,我放的剂量很小,另外我加入了一些辣椒面,加快药的挥发。

正说着话,就看见小玲开始喘粗气,双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抓乱挠。

爷爷让二子用双手抱住小玲,不让她乱舞扎,免得伤着自己。

再看小玲,越发难受,脸红脖子粗的想要大喊出来她的难受,可是喉咙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小玲在二子的怀抱里不停的扭动身子,试图挣脱出双手来,二子死死地抱住,虽说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可在药力和辣椒的共同作用下,小女孩接近疯狂的挣扎。

忽然,小女孩的嗓子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声响,虽说只有一丝丝,并且分不清是“啊”,还是“呀”,可是就听得爷爷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等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小玲殊死挣扎当中,嗓子眼里能清楚地发出一声“啊”,让所有的人兴奋不已。

片刻之后,许是药力的减退,也或许是小玲的体力不支,渐渐地消停下来,不再挣扎。

放下小玲,二子浑身被汗水湿透,直说:“乖乖,这小女孩怎么这么大的劲?累死我了。”

另一个累的大汗淋漓的是小玲,可是小姑娘正兴奋着呢,试着练习用嗓子喊“啊”。

“咦!你怎么出那么多汗?”爷爷摸着丫头的长辫子问。

原来丫头也跟着小玲紧张、急迫,恨不得替小玲喊出声来,弄得自己也一身大汗。

“小玲的哑症,我们一点点来,不可以急于求成。”爷爷看到小玲有了效果,很高兴的说,“接下来我们要给疯嫂治病了。”

就见爷爷拿起我从大悲寺采摘来的夹竹桃叶子,来到伙房,锅里剩有爷爷让丫头留下大约一碗多的鸡蛋汤。

爷爷打开油纸包,从一堆夹竹桃叶子里挑出三片红色的夹竹桃叶子,又挑出三片白色的夹竹桃叶子,放进锅里。

爷爷让丫头点着锅底的柴火,小火慢慢熬到锅里的鸡蛋汤还剩下大半碗之后,爷爷将鸡蛋汤盛到碗里。

爷爷将鸡蛋汤端到疯嫂的跟前,对疯嫂说:“弟妹,你把这碗汤趁热喝了吧!慢着,别烫着。”

疯嫂在我们惊奇的目光注视下,将碗里的鸡蛋汤唏嘘不止的喝了下去。

之所以说我们惊奇,是因为从来都没见到过疯嫂如此听话,如此温顺,即便是在她不犯病的时候,疯嫂也从来不和人接触,不搭理任何人的。

疯嫂喝下去之后,就开始狂吐不止,也难怪,夹竹桃叶子是有毒的啊!先是吐黄色的污物,最后吐得没东西了,嘴角泛出只是些白沫,吐过之后,疯嫂倒地便睡。

爷爷让丫头拿着钱到码头集市上去买些酒肉,让我和二子将地上的污物清理干净,等丫头买来酒菜,爷爷和二子哥俩人在屋里开始喝起来,并且天南地北的神聊起来。

我听到二子说和张成是很不错的朋友,说到张成,二子连连感叹。

我和丫头始终陪着疯嫂祖孙俩,丫头给小玲洗了澡,换了一身她的衣服,她天天带着小玲吃住在一起。

接连三天,每一天都是熬出汤来,先取一碗,加入爷爷的粉状药拌上辣椒面,小玲声嘶力竭的挣扎过后,嗓子里发出的声响越来越清楚,等到三天之后,一个“奶”字从小玲的嘴中蹦出来,高兴的丫头跳跃起来,连拍小手,比谁都兴奋。

爷爷在小玲喝完汤之后,还给她吃东西,然而对疯嫂却只是给她熬了夹竹桃叶子的汤喝,

喝下多少东西,接着再吐出多少东西,吐不出东西就干呕,吐过之后就昏睡在梧桐树下,如此折腾了三整天,疯嫂已没了人形,原本矮胖的身体型现在瘦的皮包骨头。

第四天天一亮,爷爷让丫头和我一同到凌志的早餐摊上买来油条豆腐脑,让我取出四五根油条,盛上一碗豆腐脑,去喂疯嫂。

让人感到诧异的是疯嫂到现在已是第四天了,可是一直没有疯过,更让人诧异的是,第一根油条还是我喂得,等到第二根时,疯嫂竟然做起身来,接过去油条自己吃起来。

疯嫂吃完了油条,喝完了豆腐脑,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紧着着嚎啕大哭。

张 成(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