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阎罗殿——回家(一)

  我从古宅出来,直接回到家中,我看到家门大开。

爷爷回来了。

我进屋就喊:“爷爷,您干嘛去了?我给您算着呢,从我没放假开始,到现在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了。”

爷爷说:“我是为蝮蛇到阎王爷那里去求情去了,蝮蛇为救孩子的事,爷爷我早就知晓,蝮蛇化身陈宁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也就是魏成义让二子赶着驴车送陈宁到县医院时分娩之时,我就到了阎罗殿。”

“阎罗王知道我的来意后,冲我摇头,对我讲,生死已定,我翻看生死簿,上面写着它们母子是一个也不能活的,爷爷我想要保陈宁母子俩的命,阎王死活不答应。”

“我千般恳求,阎王答应放小蛇一条生路,但条件是让爷爷我必须留在阎罗殿待上半月,说什么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他要与我这位好友好好神交一番,要知道,阎王爷身边根本没有朋友。”

爷爷为了小蛇,答应了阎王的要求。

我这才知道,当我们在注视死在洋房门前的蝮蛇时,爷爷是刚从阴间返回来,回来是为带小蛇的,爷爷让我和二子把死去的蝮蛇送至瑞江,他就带着小蛇离开了。

爷爷将小蛇带到大悲寺后院,悄然放在巨蛇的洞旁,之后就来到阴曹地府阎罗殿。

我问爷爷:“阎王爷真的存在吗?”

爷爷纳闷的说:“我不是刚从他那里回来吗?”

我说:“行,爷爷,你要是让我相信,你就得把这半个月来在阎罗殿里的所有经历都告诉我。”

爷爷问:“每件事都要说吗?”

“对,每件事都要说,我想知道。”我说。

爷爷不解,看我如此执拗,不像我的性格,心生疑团,上下打量我,说:“春生,告诉我,我不在的这几日你都干了些什么?”

爷爷问我这段时间都干些什么?

我便把遇到省城来的李尔,他是如何写出石板房的故事?我和丫头几个小伙伴夜宿石板房的经历,对梦境的困惑?

还有那团红纱巾是我心头放不下的石头,让我压抑,但我没向爷爷说起这件事,我至今不敢肯定,我也不希望她是真的。

我给爷爷讲了我住进大悲寺里,寺里求神拜佛的善男信女的事例带给我的感触。

还有关于孙爷爷在他的书馨斋与黄狗的旷世情缘,再有夜里女鬼求佛的经过,让我产生对古宅探秘的兴趣,我都一一讲给爷爷听。

我看爷爷陷入沉思。

良久,我问爷爷:“爷爷,您在阎罗殿里是不是过的很愉快?”

爷爷一听,马上眉头紧皱,转而又苦笑起来。

我心想,能让爷爷皱眉头又哭笑不得的,那一定是有趣极了。

我期待之余,忽然想起一件事,对爷爷说道:“爷爷,我想到山上寺里给妙祥长老说一声,您回来了,我不去住了。

爷爷点点头答应,并说:“好娃,你做的很好!你在慢慢长大,有些东西确实不是教的,要靠一些社会阅历来丰富,即便是走些弯路,吃些亏,都无妨。”

爷爷继续说:“你和长老说一声去吧,这几天我哪里也不去,我把我在阎罗殿里的故事都讲给你听,或许对你要求解的事情有帮助最好,如果没有帮助,也好好听听吧!感觉一下另一个世界里的真、善、美是什么样子的?”

我愉快的爬向大悲寺,我之所以感到愉快,一是探访古宅的给我的我触动很大,让我的内心获益匪浅;第二个更重要的是因为爷爷回来了,我的思念、担心等牵挂的心可以放下了。

我走进长老的禅房,大颗的汗水在长老的脸上流淌,可是长老依然双手合十,淡定的闭幕诵经。

我悄悄的在床边坐下,拿起枕边的蒲扇,轻轻地为长老摇扇。

我心中在想,这不正是我为长老要做的吗?我不会用华丽的辞藻来赞美长老,我也没有多大的力气,或者拿出我的所有奉献给长老,他博大的胸怀,他无量的善心,只有给他更多的沉静,才能散发出他更多的光芒。

我轻摇扇子,思绪不知跑到哪里?

长老接过我手中的蒲扇,把我从思绪中叫回来。

“长老好!我来给您说一声,爷爷他回来了,我暂时不住在您这里了。”我问侯长老。

“哦,姚爷回来了,春生,你什么时候来住?什么时候离开?都有你自己来决定。”长老说。

我的脸顿时通红,对长老说:“我怎么能够如此随便?”

长老轻轻地摇了摇头,对我说:“春生,你虽然还小,但正如书馨斋的孙老施主所夸赞的一样,你心智很成熟,有着非凡的智慧,我与你交往,我从你的眼神,从你认识问题的角度,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教育,我和你这两个忘年交,是上天赐予,我甚幸!”

“我哪里敢给您教育,长老,我都是无休无止的向您问个不停,您给了我太多的知识,我得感谢您才对。”我被长老的谦虚弄得不知所措。

我见长老又要开口说什么,我连忙拿出来的路上想好的问题,把长老夸我的话题岔开。

我想到了什么问题要向长老问询呢?

阎罗殿——回家(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