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 宅(一)

  夜里,我在慧能师父的禅房里呆着无事,忽听寺外有动静,就听见几个小和尚在议论,说大门外有女鬼。

我跑出门,想看看是否真的有女鬼?

这几日我呆在大悲寺里早有耳闻。

妙心禅师近日颇受弟子们的非议和斜视。

在月明星稀的深夜,值更的僧侣们这几日看到,有一个苗条妖冶的女子偷偷摸摸地走进了妙心禅师的禅房,天亮之前,那女子再偷偷摸摸地溜走。

有的僧人说看见的女鬼是其丑无比,可有的说是美若天仙,难道是两个女鬼吗?

有一次,值更的僧侣们还亲眼看到,妙心禅师非常亲切地握着那个女子的手,送她从后院的小门走出,而且伫立寺门,痴痴地目送女子良久。

就在僧侣们议论纷纷、大惊小怪之际,妙心禅师的举动更加怪异了,竟然在某个深夜,他毫不避讳的跟随那个非常艳丽的女子,离开寺,直到中午时分才一个人返回寺院,流言蜚语已是铺天盖地。

听到女鬼出现,我刚想跑去寺门,居然看见妙心禅师也走出寺院,在大庭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远远地去迎接那个秀发飘逸、身姿婀娜的女子。

我也看的分外清楚,妙心禅师当着众僧的面,把她领进了自己的禅房。众人惊讶!这当中包括我。就在众僧实在是看不下去,商量着准备集体找方丈妙祥长老抗议。

第二天,天一亮,妙心禅师却找到长老并宣布,本寺将为一个早已看破红尘、实心皈依佛门的女鬼的魂做剃度仪式。

长老问妙心禅师:“女鬼和你有何渊源?你要度她入佛门?”

妙心禅师支支吾吾,对长老说:“这女鬼前世和我有一段过往,那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她的孤魂游荡,前几日恰巧碰到了我,她碍于自己的形象和处境,怕别人笑话或鄙夷,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地来找我,并向我讨教一些问题,几次长谈之后,现在她一心向佛。”

长老看到妙心禅师不愿提及以前,于是说:“既然你想让我同意剃度她入我佛门,那你总得叫她来见我一面吧?”

妙心禅师想了想说:“我想可以,不过白天不行,需等到晚上,她才能出来,到时我带她来见您。”

长老看着妙心禅师远去的身影,驻足凝神,我看出长老心中的疑惑。

长老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我,略微沉思了一会,说:“你晚上到我禅房里来,与我一起和那女鬼谈话。”

我点头答应。

等到太阳落山,我便来到妙祥长老的禅房,长老闭目诵经,我坐在床边无心看书,我猜想着女鬼的摸样,是丑的那个?还是俊的那个?

慢长的等待,终于挨到整个寺庙被夜幕笼罩,月亮也爬上了树梢。

妙心禅师抬腿跨进禅房,身后跟着一个妙龄女子,二十几岁,清新淡雅,举止得体,看上去干干净净,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如同邻家女孩。

妙心禅师对女子说:“小凤,这是主持方丈,这是春生施主,你来见过。”

叫小凤的女子向长老问好,转身看我时,发觉看我的眼神有一丝紧张,不过稍纵即逝,同我也大大方方的打了招呼。

长老让小凤坐下,询问道:“女施主,你是何原因要入我佛门?能告诉我吗?”

小凤极其干脆的说:“我死后,魂魄四处游荡,郁郁寡欢,连个谈心的人也没有,于是她就去请教妙心禅师,才知佛学博大精深,充满禅意,方丈如不嫌弃,我想潜心修佛,一心向善。”

小凤说话的过程中,我观察妙心禅师,看到他表情不是很自然,他很是紧张小凤说些什么?我觉得这不像一个六十多岁,并且是一个得道高僧的心理状态。

长老对小凤说:“女施主若有此痴心,实乃我佛之幸。”

长老用眼看我,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长老会意,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妙心禅师说:“你下去忙吧!我已同意女施主剃度,我还有几句话要叮嘱她,毕竟她是个鬼魂。”

妙心禅师施礼退出禅房。

长老告诉小凤:“你随时随地可入我佛门,但你要具有和佛一样的慈悲胸怀才行,只有这样,你才能能成为佛门中的人。”

小凤听后,问道:“方丈,您是不是看出我没有慈悲的心怀?”

长老道:“女施主的过往如果不放下,进的佛门又能怎样?”

小凤低头不语。

良久,才抬起头来,看着长老,说:“我必须说出我的前世吗?”

长老说:“你也可以不说,我尊重你,但我想知道你对自己的前世是否已经放下了?这对你是否修得成佛很关键。”

小凤想了想,终于下决心说:“那好吧!我把我的前世讲给您听。”

等我和长老听完小凤的前世经历,发出了让人无比惊奇的感叹。

古 宅(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