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拜 佛(二)

  发现长老在身后,我知道惹祸啦。

我朝丫头吐了吐舌头,心想不妙。

“随我来。”长老说完转身就走,我和丫头赶快爬起来跟上。

来到长老的禅房,长老的神情不怒自威,看着我,说:“春生,这佛门圣地,要的是清净,难道你还不懂?”

我看看长老的脸色,似乎是等我讲出原因。我便小声地对长老说:“我和丫头坐在大殿门前的台阶上,我观察来往行人的神情,总结他们的特点,看天色已近中午,叫丫头回家,丫头央求我讲个鬼故事,说听完就走。”

“为何在寺里大笑起来?”长老问。

“哦,这是我的错,长老,我讲的故事引得丫头笑,是我没想到的,您别怪她,都是我的错。”我向长老承认错误。

“有那么好笑吗?你讲来我听听。”长老说。

丫头抢着说:“长老,可好笑了。”她此时都忘记了她犯了什么错。

长老不理丫头,目光依然看着我。

我只好小心谨慎的说:“这个笑话可笑的前提是有语境的,当丫头说:‘是鬼就吓人,春生哥,你能不能讲个不吓人的鬼故事,行吗?’我当时答应了,我就想,不吓人的鬼故事就是搞笑的鬼故事,我首先想到了‘酒鬼遇上鬼’的故事,但又感觉在庙堂之上讲它回不合适,我思考了一会,就先编了个‘三只搞笑鬼’的故事。”

于是我把“三只搞笑鬼的故事讲出来。

当我讲完最后一句:“是鬼就吓人,恶鬼,你能不能讲个不吓人的鬼故事,行吗?”我偷偷用眼瞄了长老一眼,你猜怎么着?

刚刚还神情严肃的长老,此时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我长出了一口气。

长老见我放松了紧张,他把脸上的笑意收起,对我说:“你刚才说想给丫头讲‘酒鬼遇上鬼’的故事,说感觉讲它在庙堂之上回不合适,为什么?是粗俗吗?是不雅吗?”

我连忙摇头。

“哦!不是粗俗,不是不雅,那你讲来我听听。”长老说,“我倒要看看你所说的不合适是什么?”

我有些不明白,今天长老这是怎么了?如此认真。

我一时不敢讲,用牙咬着嘴唇,看着长老。

长老好像看出我的想法,对我说:“你但讲无妨。”

“好吧!那我就讲了,长老。”我依然是小心谨慎。

我见长老点头,于是把“酒鬼遇上鬼”和盘托出。

以前,有一个村庄,村里有个酒鬼,整天外出到邻村去喝酒。

每次都是直到大醉方才罢休。

由于喝酒要喝的尽兴,所以他时常三更半夜才回村。

这几天,有人传村子周围闹鬼。

据说有好几人已经遇见了,而且被吓出了病。

村里的人惊慌失措,天一黑就足不出户,弄得整个村里天刚黑,路上就不见人影了。

不过酒鬼除外,他依然我行我素,早上出去,不到深更半夜不会来,根本没拿鬼出没当回事。

这天,酒鬼依旧出村去喝酒了,照样是喝的醉的不成样子了,才往村里赶。

此时已是夜半时分,天上的月亮一会儿被云遮住了,一会儿又出来了,时明时暗,四周静悄悄的。

静得深沉,静得可怕。

当酒鬼摇摇晃晃地走到一座小桥时,感觉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

他走近了,才看清了是一个人。

那人披着长发,身穿一身白衣,在夜里格外刺眼。

但是那人的头埋在膝盖中间,看不清脸。

酒鬼艰难地张嘴问道:“你、你是谁?怎么会、会在这里?”

那人慢慢站了起来,脸仍被遮着,对着酒鬼幽幽说道:“我是鬼”。

那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令人不寒而栗。

谁知,酒鬼听了反而乐了,笑道:“我也是鬼,不过我是酒鬼”。

说完大笑起来。

鬼纳闷,问他:“你难道不怕我?”

酒鬼又大笑,回道:“怕你作甚?”

鬼大怒。

只见一股阴风呜呜刮起,令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此时,鬼的脸露出来了,两眼向上翻,只见白的,不见黑的,并且眼眶深陷,双手成爪状,白森森的手指和尖长的指甲对准了酒鬼。

然而,酒鬼仍笑。

鬼真的被气恼了,摇身一变。

变成一个七窍流脓出血,面目全非,两颗眼球血淋淋的眼球挂在脸上,全身血肉模糊,肠子出来堆吊在肚子上的人,站在了酒鬼面前。

酒鬼依旧大笑。

鬼纳闷了,作深思状。

酒鬼便对鬼说:“该看我的了”。

于是只见他解下腰带脱下裤子,把两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对着鬼使劲晃了起来。

鬼大惊,不知为何物,正欲逃走,可接着一声巨响又从那上边传来,一股恶臭直扑鬼来。

鬼受不了,大喊一声:“妈呀!”便吓得从桥上栽了下去。

丫头又是哈哈大笑起来,没顾忌长老在一旁。

其实也不用顾忌,长老也笑出了声。

“是不大合适在大庭广众之下讲此类故事,你做的很好。”长老听完说。

我又长长出了口气,总算把这件事交代完了。

长老看丫头笑的还不曾平复下来,问:“丫头,你是回家吃午饭?还是在这里吃啊?”

丫头看看我,又看看长老,说:“我现在到伙房里帮厨,中午在这吃行吗?”

长老点头说:“谁说不行?去吧!”

拜 佛(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