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石 板(七)

  爷爷拒绝了黄友年的招待,让二子赶车回镇上。

返回途中,二子连连追问爷爷:“肇事者是不是王三?”

爷爷说:“你等见着他,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马车赶回棺材铺,老板马老汉说什么也不让爷爷和我们走,给了二子钱,买来了酒菜,到马老汉的二层楼上,一家人又喝起酒来,我简简单单的吃过,去找丫头玩去了。

丫头早已等不及了,昨夜的鬼是否收服,急得她从早到晚找过我几趟。

看见我,就问事情的经过。我从头至尾讲给她。听到我描述父女二人的血肉模糊的惨状时,吓得丫头浑身哆嗦。

丫头听罢,唏嘘不已。突然,她对我说:“春生哥,刚才我看见王三了。他正在他家院子里卸炭呢。”

一听王三回来了。我拉上丫头的手,就去找王三。

王三在镇上算是头脑灵活的人,很多年前,当过兵,复员后,通过亲戚,从外省拉来煤炭,他放到自家院子里,一点点卖,生意越做越大,日子越过越红火。

我和丫头来到王三家,王三正忙着卸车。我走到王三跟前,说:“王大爷,我爷爷找你有事。”

王三说:“姚爷找我啊?刚才你王大娘也告诉我说孙叔也找我,姚爷在家里吧?我一会就去。”

我说:“王大爷,爷爷在马爷爷的棺材铺喝酒呢!”

王三说:“我知道了,春生,我卸完车立马过去。”

我和丫头出来王三家,忙跑回棺材铺,告诉爷爷他们。我把王三约来了。

爷爷端着酒杯,正喝着那口酒,嘴里连说好好好。

是夸酒好还是夸我做的好?不得而知。

一会,楼下喊:“怎么大白天的棺材铺关着门,不做生意了,姚爷在这吗?”

知是王三来了,二子开门迎进王三。

王三见过众人,面朝爷爷,问:“姚爷找我有事呀?”

老孙头早等不及了,抢过话来:“王三,你前几天让我帮你换的石板是从哪里来的?”

众人看着王三,等他回答,王三一看知道有蹊跷,不敢大意,他一五一十的把石板的来历说了出来。

那是接近十年前。夏天要过,王三想先下手存点煤,就叫上会开车的战友柱子,一起到山西拉趟无烟块煤。

路上一切顺利,眼看到瑞江边上,马上到家,一直窝在驾驶室里的王三,早就受不了驾驶室里的闷热,他告诉战友柱子,看着路慢点开,他到车厢炭堆上吹吹风,眯一会,并说,到家由他卸车。完事放下车好好喝一杯。

等他醒来的时候,车刚好停止自家院里。

那就卸车吧!可是他看见旁边自己睡觉的炭堆上有块石板,他还寻思,哪里来的?柱子路上拾得吗?

他也没来得及问,卸完车,柱子死活不吃饭了。要开车走,称家里又有急活,等他回去。无奈,王三给战友结了帐,让他走了。

这样,石板就留在王三家里。后来,王三家有几亩地在池塘那边,种的都是棉花。因为经常喷农药需要用水,但是池塘边上没个落脚的地方,所以他将闲放在家里的块石板提过去,结果发现石板小了,池塘边泥巴软,放不住,人也容易滑倒。当时,看见在仓库房顶上换瓦的老孙头,于是他就提着到仓库找老孙头换了一块。

爷爷说:“你战友柱子家住的远吗?”

王三说:“他是省城里的,可不近。”

“有办法联系吗?”爷爷问王三。

“他老多年前就开车跑外,家里安装了电话,有事找他使车时,我都是打电话给他。”王三回答爷爷。

二子说:“你赶快打电话问问你战友,问他这块石板是如何得来的?”

王三说:“好,我回家去打给他。你们先喝着,春生跟着我吧。”王三做事周全,是意思有在一旁,让我看着他打没打电话。

我和丫头跟着来到王三家,拨通电话,对方电话里传来一片哭喊声。

接电话的是柱子的媳妇,已是泣不成声,王三问出了什么事?等听明白后,王三目瞪口呆,我和丫头也惊奇不已。

怎么了?原来是王三的战友,前天晚上开车时出了车祸,被人撞死,肇事者不明,当场车毁人亡,柱子掉了半个脑袋,四肢也不全,王三赶忙劝说战友媳妇节哀顺变,等一有空就过去吊唁吊唁柱子。

王三带着我和丫头返回棺材铺,众人得知这个结果后,都陷入了沉默。

二子打破沉默,说:“前天晚上,不就是我们在仓库找石板的那天吗?晚上还被鬼魂劈死了只猫。”

王三不明就里,心想,一块石板看来是和自己的战友有关,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不清楚。

爷爷详细把事情的经过讲给王三。王三听罢,也不由得感叹:“看来,我战友遭报应了。”

天一黑,众人各自散去,事情好像就这么结束了。

第二天天一亮,王三来找爷爷。

王三想去黄家庄去看看黄友年,拜祭一下他女婿和外甥女。

爷爷说他本来要独自去一趟黄家庄的,想将事情的经过告诉黄友年,并设法让大悲寺的僧人做场超度,安抚一下黄家一家人。

王三说:“这事和我有关,不用说,肯定是柱子开车眼看就到家。我又没盯着,累了一路,可能是睡着了?或者没看清路上有人,车祸就出了。”

至于石板是如何在车上的,现在问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见过黄友年,爷爷把事情的结果告诉了他。

事情的结果是好还是坏,我在一旁看不出来,依旧是全家人伤心落泪。

王三给黄家留下一笔钱,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我过后思索,这段怨恨终究是冤有头债有主的结尾,大悲寺的僧人过后的超度有意义吗?是超度的死去的人终于放下了怨恨,还是超度活着的死者家属不再过度悲伤。

石 板(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