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石 屏(中)

  回到家中,灵儿的影子一直在他脑海不断出现。当时在床上做夫妻时,灵儿答应三天过后来找他,他欢天喜地的期盼着。

可是第三天了她并没来,他有些吃喝不香的感觉,于是,就起身按脑海的记忆,再进山里去找她家,结果怎么找也找不到,连那破石庙的山洞也没看见,他怪自己记不得当时的路了,恨没留下记号。

石屏悻悻地回到了家中天色已晚,他没做饭,也不想吃饭了,倒头便睡。

他睡了一觉后醒来,自己却抱着个少女,在黑暗中仔细一看,原来是灵儿!

灵儿见他醒了,“吃吃”地一笑,说:“吓着你了吧?”

石屏说:“你别说是个小美人儿,就是《聊斋》里的画皮我也不怕!”

灵儿听罢:“吃吃”地笑个不停,石屏被笑的心都醉了。

第二天丫头妈隔着墙头就看见了美丽的灵儿,欢喜的就如自己儿子娶媳妇一般,非要张罗着办桌酒席,算是成亲,还要求石屏和灵儿在拜堂时,也给她一拜,了了她没有儿子的的心结,石屏和灵儿满口答应。灵儿一口一个婶子,叫的丫头妈喜欢的散不开拉着灵儿的手。

半天功夫不到很快传遍了全镇。阳青镇有名的赖皮谢三听说这事,带着游手好闲的几个同伙,起哄来看热闹,来到石屏家点名要看灵儿。

丫头看见谢三几个人在石屏家时,石屏到码头集市上买酒菜去了,谢三等人轻佻的话语,让丫头着急新嫂子被欺负,跑着来喊我。

我和丫头话说到此处时,就来到了石屏的家。

院子里,赖皮谢三嘻嘻哈哈,下流的目光上下打量面前一个清新水灵的大姐姐,我猜她就是灵儿姑娘吧!

我进门就大喝一声:“喂!几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们都应有所顾忌,今天是石屏哥的大喜之日,如果是贺喜的,我代石屏哥谢过,你们也知道,石屏哥一贫如洗,难以招待诸位,就先这样,各位请回。”

我一个十一二的孩子突然站出来讲了这番话,谢三等人愣在那里,愣在那里的还有灵儿,她满脸的疑惑,双手极不自然,可是,稍稍一顿,她恢复了平静。

谢三没说话,一个叫王蛋子的家伙冲我嚷道:“你是谁?一边去,不然要砸断你的狗腿!”

谁知王蛋子的话刚出口还没落地,他自己的腿的就疼痛起来。

谢三问他:“怎么了?”

王蛋子说:“腿疼死我了!刚才还好好的。”

我也纳闷,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灵儿“吃吃”地笑起来了,说:“你不是要看姑奶奶?你们这些个狼心狗肺东西我早猜透了你们的心思,不光看,还得带走我是吧?那咱就一块走吧?走呀!”

谢三一听灵儿这样痛快地答应跟着走,就用眼色让王蛋子把她拉走,可是王蛋子刚想动手,他就嗷嗷地叫嚎起来,说手疼头疼,疼得在地上抱着头乱打滚。

这时灵儿乐得更开心了,说:“快来抢呀!”

这时,谢三哭丧着脸把头转向我:“姚、姚爷爷他老人家没来吧?”

看来谢三认得我,知道爷爷的厉害,可是爷爷外出不在家。

我感觉到了他认为我来是带着爷爷的法力来惩治他们的。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紧张,这场戏我得演完。

我这时把脸一拉,说:“今天就我就饶你们一次,下次再胡作非为,想入非非,爷爷定要你们的狗命!”

在谢三提到姚爷爷时,几个赖皮就胆怯了,什么话也不说,拉起地上的王蛋子就开溜。

看着谢三等人灰溜溜的走出院门时,灵儿姑娘又“吃吃”地笑个不停。

我呆呆看着她,她是多么的清新秀丽,可是我在找寻她哪里有不妥之处?但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丫头拽我到她家,进了她的房间,开始审起我来。

“你也是神仙,你那么厉害,你让王蛋子说腿疼就腿疼,一伸手就满地打滚,春生哥,你好厉害啊!”

“还有你刚一进门的几句话,好有气势啊!春生哥。”

我无奈的摇头,心想:“那几句话有气势,我勉强同意,但其它的真不是我的能力所能达到的。”

我正想找什么样的词语解释给丫头,今天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时候。丫头妈进屋里来,她对我发自内心的亲昵,让我想掉眼泪,我想起我那没有半点记忆的母亲。

丫头妈夸完我,又要我带她向爷爷问好。让丫头取出她给我和爷爷新做的衣服,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丫头摇着我的手,不让我哭。

石屏哥从墙头那边喊婶子,让大家都过去,要开席了。

我和丫头坐到席间不停的看清新秀丽的灵儿,我似乎还是再找什么不妥。

席上我敬石屏新婚之喜,石屏夸我少年豪气。

灵儿姑娘席间不停地“吃吃”地笑。

落落大方。

吃罢酒席,丫头随我回家,一路嬉笑打闹,快乐无比。

一进屋,爷爷正自斟自饮,头也不回:“小子、丫头吃了吗?”

丫头调皮的昂起头,故意不看爷爷,大声说:“神仙爷爷,俺们先吃过了,还吃的酒席呢!”

“哦!谁请的你们?”爷爷问。

丫头现在成了主角,神采飞扬的讲述给爷爷今天发生的事。

丫头不住的夸我厉害、有豪情,原来春生哥哥也是神仙呢。

在丫头讲述事情的过程中,我仔细的观察爷爷的表情,他老人家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反应。

爷爷的平淡表情反而让我更加认识到此事必有蹊跷。

丫头眉飞色舞的讲完,爷爷哈哈大笑,说:“我的春生也这么厉害了?好、好,小丫头,爷爷请你帮我一件事。”

“爷爷您说,什么事?”丫头看着爷爷说。

“小丫头,三天后,你帮我把石屏叫来,可这三天里你谁也别让人知道我找石屏好吗?”爷爷笑眯眯的拽拽丫头的长辫子。

“没问题,神仙爷爷,一定办到。”丫头也有了股好爽的劲头,可爱至极。

我暗自思量,谜团三天之后便是解开之日。

石 屏(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