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李 通(上)

  一

离阳青镇以西十四五公里的模样,有一个村子,名叫黄家庄。虽然村子叫黄家庄,但李姓是大户,其中一户老李家有良田三百多亩,当家人老李精打细算,治家有方,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在他家发生一段离奇的故事。一九四三年春节,老李的儿子李通从外地回来,李通在外谋职,由于生不逢时,原配妻室分道扬镳,加之战乱的缘故,李通舍了在外的虚无繁华,回到黄家庄。李当家的见儿子回家,有了依靠,异常兴奋,劝儿子安心在家,父子同心,再创家业辉煌。

老李想给归来的儿子置办一份家业,好让儿子尽快忙碌起来,忘记过去的落魄。巧的很,外乡人经营的石料厂对外盘卖,老李接收过来。一九四三年新年刚过,正月十六日,吃过早饭,李通带领几位长工,带上供品、纸香及采石工具。去村北的玉皇山,来到年前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采石场。

因是第一天开工,必须拜祭一下,希望采石场一切顺利,于是摆好供品,点燃香纸。大家跪拜祭奠,说些保佑平安、多采石料等吉祥之语。祭奠完毕,大家立刻分工开始工作。

清渣的、打炮眼的,忙的不亦乐乎。非常顺利,到下午,十几个炮眼就打好了。大家开始装药、研实,等太阳落山,看看山上四周没有人了。

李通和几个人先回家,留下两个人扯着放炮的引线到山脚下,点燃炸药,见炮响了,两人收拾起炮线就回家了。第二天一大早,李通来到采石场一看,傻眼了,昨天装的炮倒是都响了,可是炸下来的全是片石。别说出料石了,连毛石都不行。

怎么回事?李通纳闷,第二天,多放了炸药,不行,出来的还是片石。

第三天,改变了炮眼的分布,依旧没有效果。

最后,李通另选了放炮的行家里手,可是如何也出不来好石料。

李通与长工们合计,与其这样费工费力,还不如买石头合算,就停工回家了。

二他一步三摇的走到大门口,抬头一看,大惊失色,门槛上插着一束家中死了人才有的标志,当地叫“长钱”或“替头”。毕竟李通在外见过世面,颇有些涵养。细想可能是小孩搞恶做剧,就叫人拿去村外烧掉,此事也没太放在心上。

第二天清晨,长工早起扫地。突然倒地,口吐白沫,不醒人事。家人马上请来郎中,实施抢救。

郎中让人按住长工,长工挣扎着不让人搀扶,并且嘴里胡念瞎说:“我乃月神兔仙,我在这修炼,你们却要打扰我,你们给我小心”,众人觉得蹊跷,纷纷猜测是不是鬼附身了。

老李想试探真假,问长工:“你是那里的神仙?”说完,递给他一支毛笔,长工本来不识字,却接笔写道:“月神兔仙是也”。歪歪扭扭的象二年级小学生写的,惊得一旁的儿子李通目瞪口呆。

李通心里明白,是兔仙在作弄他。

郎中等人将长工压在床上,把了好一会脉,慢条斯理的说:“这或许是梦游,中医没有药方治的。”

李通问郎中:“那怎么办呢?”

郎中说你弄点凉水泼他身上试一试。

李通连忙让家人取来冰凉的凉水,一下子泼到长工的身上,只见他浑身一震,打了个激灵,慢慢恢复了神智。

大家问他刚才怎么了?

长工什么也不知道。

郎中又开了一剂大枣、浮小麦的药方走了。李通一看方子,知道没有用,随手丢在一旁。

李通进屋独自坐下,呆呆的想,自己刚刚回到家乡,大难为何落到自己的头上呢?

百思不得其解,左思右想,忽然想到刚接手的石料厂,是不是问题出在石料厂上面?

李通来到父亲老李的老宅,把石料厂的事和今天发生在自己住的房子里的事,告诉父亲。

李通问父亲:“石料厂在这之前发生过什么?

李当家的反复回忆,记起来一件事。那石料厂原先是一面悬崖,悬崖上有颗参天古树。绝壁悬崖,古树傲立,曾是当地一景,游客常来。

但是这里经常发生很灵异的事,人们从附近经过,经常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

久而久之,这里成了让人毛骨悚人可怕之地,外地的有人少了,本地人也没人敢走进这里。

话说黄庄村子有一个老农民叫老张,老张老实本分、胆小怕事。

可是让他骄傲无比,在全村人面前抬起高高的头的是他儿子,儿子读书很认真,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

他一直为有这样一个儿子而自豪。那年他争气的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被省城的一家高等院校录取,这在当地算是破天荒的大事,也是光宗耀祖的荣耀,老张很高兴。

可是高兴之余,老张犯愁了。

他的家很穷,那昂贵的学费怎么办?他和老伴说:“我明天去悬崖附近砍柴卖钱,那里的柴很多年没人砍了,一定很多,要是多砍点的话,我们儿子的学费就有指望了。”

老伴本想阻止,因为那里经常有闹鬼的传言,怕老张出什么意外。

这么多年了,老伴深知老张脾气很犟,他认定的事情就是用牛也拉他不回来,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的老伴就起来为他生火做饭。吃完后老张就一个人朝悬崖边走去……

傍晚老张的老伴在家里做饭,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可是老张还没回来,她等的很着急,可她只好安慰自己,“再等下吧,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等着等着她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了,老张还是没有回来,她感觉到老张出事了。但是她胆子很小,一个人不敢去。所以就去隔壁找了几个壮实的男人陪她去悬崖那里找……

来到悬崖的时,没费多大劲,远远的就看见悬崖上的古树上吊着一个死人。急忙赶过去,仔细一看,吊死之人正是老张。

这颗古树有几十米高,老张是怎么上去的呢?大家不得而知,纷纷称奇。

让人更加不解的是老张为何上吊啊?儿子刚考上了大学,高兴还来不迭,至于学费也不是没门路解决。

后来那几个男的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老张从树上弄下来,在老张身上,人们找不到的任何的伤口,只是在脖子上看见一条明显的勒痕,是吊死老张的裤腰带留下的。

他们几个把老张的尸体弄回村里后,就放在了棺材里……

按规矩,人死后要亲人守灵三天三夜,死者才能安息,老张家也是如此。

那晚,老张的儿子、老伴在那里守灵。

到晚上半夜时分,他儿子突然听到有隐隐约约有敲打声,“当、当、当”,老张的儿子吓得一身冷汗接着出来,头皮发麻。于是他就慌慌张张大喊他母亲快来听。

仔细分辨竟是棺材的发出的声音,老张的儿子心跳到了极点,吓得瘫坐在地上。

母亲忙竖起耳朵仔细听,果真那棺材里传出轻微的“当、当、当”之声,母亲却不害怕,反而兴奋起来,她认为老张没死,还活着,以前也听说过,上吊的人死后慢慢苏醒过来的。

于是,高兴地母亲叫儿子别害怕,说你爹有可能上吊时一口气上不来,昏死过去的,现在许是那口气上来了,活过来了。

儿子一听母亲的解释,没了怕意。也和母亲一样充满了希望,希望父亲复活过来。

娘儿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棺材盖挪开,他儿子朝父亲的棺材里望去。

棺材里空空如也,他父了亲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可是,那“当、当、当”的响声不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吗?

尸体到哪里去了?

那天他们全家一起去找,找遍了村子还是没有找到。

有人提议去悬崖那里看下,于是大家一起向悬崖走去。到的时候大家都吓呆了,老张、老张的尸体居然还吊在古树上……

后来大家把老张的尸体再弄下来,抬回家中。

尸体的不翼而飞,又重被吊在树上,是何原因?全家人商量不出个结果来,最后,担心再出什么乱子,认为赶紧火化了吧!这样老张的尸体就不会再出现状况。

于是就把尸体紧接着火化了。

之后有人经过悬崖时会听到时隐时现的哭泣声音。从那以后很少有人敢走进悬崖古树那里……

但是,村里出现了一个怪现象,成群的蛤蟆过街,让人好生奇怪。

李 通(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