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风 水

  一

爷爷说在所有同时代的风水师中,不得不提太虚。他曾为蒋介石选墓地。

中国封建社会的帝王,生前极端奢侈,死后也要奢葬,而且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选择自己的墓地。

蒋介石虽自己标榜革命,然在继封建帝王之衣钵上,毫不逊色。1946年,蒋介石以抗战英雄之态还都南京后,就开始着意选择自己的墓地了。

他秘密请来了雪窦寺长老太虚,向太虚说明自己的意图。太虚在抗日战争爆发后的8月回到缙云山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先后担任了文化运动委员会、东方文化协会、国际反侵略中国分会、中印学会、中缅文化协会等组织的理事、委员、名誉会长等。当太虚听了蒋介石的意图后,便在金陵四周为其寻龙穴,寻来找去,选定了中山陵与明孝陵之间的一处宝地。这地方虽在紫金山的半山腰,然仍可瞰视南京全景。太虚法师看定后,蒋介石便把太虚法师让于密室,坐定之后,太虚拿出了所画之墓图。蒋介石说:“法师请明言。”太虚说:“地理之秘诀,东汉时说形势,西汉时说星辰,今人只知说势,其次说星与形。盖以山川古今不改,吾人所见不同,发现山川之秘,如狐首青鸟。以形势查性情,以性情查生气,此为《葬经》之说。以地下山形,合上上星象,以人间庶物,伏山川变形,逐类推求,随形模样,皆格物以明理,参悟万山性情,总归一贯机窍……”

太虚法师说了番《葬经》、《阴宅》的形势星辰之说后,便转入了正题。蒋介石虽然听得似懂非懂,可还听得很认真。

太虚继续说道:“吾观梅花山,其龙穴在中山陵与明孝陵间,凡贵地,必有龙穴,选贵地必先选龙穴,龙短者多为山脚漏落,局又窒塞,决无大贵。《地理》书云:明朝不如暗拱,盖百里之来龙有百里之局势,千里之来龙有千里之局势,各随龙穴的力量,因有暗拱。紫金山梅花山峰环暗拱,山峦重叠,三峰对中,两峰对空,乃坐下真龙之势。各山势大小远近相趁,虎踞龙盘,左辅右弼有天门地户,其前后天孤天角,谓之金吾执法。其天关地轴,拱卫紫垣。实在是个万里难寻的好穴处。”蒋介石听了,大喜。太虚法师又说:“我今已说破天机,龙穴已动,公当在中山陵、孝陵间盖一亭,谓之‘正气亭’,可将龙镇住。待公万年之后于此安然,虽不能保蒋家江山万世,也使你蒋家福寿绵长。”蒋介石听了更喜。数日后,蒋以寻览钟山名胜为由,扶杖登山,自紫霞洞西爬上层岗,远眺天阙,见太虚所示之处,山川之胜,林壑之美,他处无法相比。又见此处既高于明孝陵,又低于中山陵。东为紫霞洞,西为独龙岗宝珠峰,下为“忠烈塔”——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纪念塔,四周环境幽雅,悦人心目,遂令下属就岩下开石筑亭,名为以壮观瞻,实为按太虚所嘱。时因抗战结束仅一载,国内经济甚为困难,中山陵陵园管理委员会拿不出修亭之款,后由美、英的一些华侨捐款亭子方始动工。亭子的设计,共绘制了三种式样。蒋介石要太虚法师选定。

太虚选定了其中之一。此亭为方形,重檐飞角,顶覆琉璃瓦,画梁彩栋。式样选定之后,便动工修建。其亭以苏州花岗石为底座,钢筋混凝土结构,富丽庄严。

是年秋,工程告竣。蒋介石看了,很是高兴,命名为“正气亭”,并亲笔题写亭名。这三个字用锱金阴刻于亭正面横眉上。两旁抱柱联亦为蒋介石亲笔所写,为蓝底、黄边、金字。联文为:“浩气远联忠烈塔,紫霞笼罩宝珠峰”。

落款为:“蒋氏中正”。亭后砌有花岗石挡土墙,墙中央竖有碑刻,碑文是由孙科撰写的“正气亭记”。

我的伙伴小勇,他亲戚发生家里发现棺材,不,是发现了棺材没当回事,之后发生了离奇,才请爷爷处理此事。

小勇的二姨结过婚后分了家,先开始是和公公婆婆住在一个院里,二姨和丈夫商量要块宅基地,盖处房子,搬出去自己过。

他们就找到了一块地并买了下来。地没多大正好够他们自己盖房子,剩下的地还可以做院子。就这样盖房子的工程开始了,先是打地基,一辆东方红推土机正推着土,要把土推平,就在这时推土机司机把火熄灭,下来跑到我二姨面前说:“怎么办,我不知道把谁家的坟推平了,把棺材给推出来了。那棺材是深红色的,一头大一头小,看上去极度的恐怖渗人,就象电影里演的放吸血僵尸大棺材。。。”

二姨走过去看了看说:那就在把它重新埋在这里,怎么说也是它先住这里的,我们是后来的,不要打扰人家安息。就这样工人们又把棺材重新埋在原位,就在棺材的上面盖起了房子。

几个月过去了,房子也盖好了可以搬进去住了,刚住前几天是很安静,可是过了一个多星期,发生的事情就把这安静的生活打破了。夜半人静,春天的风是很大了,在后半夜里风声呼呼”的响,非常的刺耳。每天的半夜准时就有“当当当”的敲门声,不,应该说是敲棺材板子的声音。令人几分恐惧。

二姨一家人不太相信什么鬼怪的说法,一开始没什么感觉,就是因为风太大了,刮风的时候把木版或是之类的东西刮起来了,还是继续过他们的日子。

就这样的怪声连续出现了一个多星期后,又开始了令人一想不到的怪事。还是像每晚一样,半夜时,响起“哒哒哒”的脚步声,声音很轻,动作很慢,声音很明显就是在他们的堂屋里传来的,正向他们的卧室走来,走到他们卧室门前声音就消失了。

二姨和二姨夫马上起来,给他们第一的感觉就是小偷进来了。二姨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二姨夫手里拿着一个木棒子,当做武器,也算给自己壮胆,他们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前把门推开个缝,突然把门打开并喊道:“谁?给我出来?”

二姨夫走在前,二姨拿着手电筒来来回回的照着堂屋,搜寻着每一个角落,二姨夫拿着木棒子就在屋里比划着。他们忙活了半天,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二姨把屋里的灯点上,除了几样家具没有半个人影,衣柜、椅子下面都找了个遍。这真是怪了,明明都听见了有人的脚步声,怎么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那?二姨夫自言自语的念道;二姨走到门前,窗户前,都检查了一便,确定门窗有没有开过。

“难不成钻地下去了。”二姨喃喃道,突然他们象是想起来什么事情似的,表情很诡异的说:“难到是它?”

这时他们的儿子大龙,揉着眼睛走出来说:“你们在说谁啊?这么晚了干什么不睡觉,还拿着棒子。”二姨连忙说到:“没事,没事,我和你爸爸还以为进来小偷了呢。没事了,虚惊一场,回去睡觉吧!大龙。”

劝孩子进屋后,二姨对着二姨夫说:“千万别叫孩子知道这事,会把他吓坏的。咱明天找姚爷爷给看看吧!”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来到我家,他们把昨天晚上的这件事情和爷爷一五一十的说完。

爷爷听完了他们家的事情后,犹豫了一会,让我收拾东西,一起跟着夫妇二人来到她们家。“棺材现在埋在那个位置?”爷爷问道,夫妇回答:“就在这个堂屋的下面!”

爷爷一番观风测位后,让二姨叫来几个年轻力壮的乡亲,并到棺材铺买来一副简易的棺材。

刨开堂屋的土,起出那具棺椁,让人打开棺材板,一家人看到被抬出的尸体竟然未腐烂。但是取出尸体不多时,尸体就风化了,只剩下骨头,众人诧异。

爷爷不理会,又在二姨的新宅东北角,挖坑埋下装好尸体的新棺材。让二姨去请大悲寺的僧人来超度,一切安排停当后,爷爷取了原先装尸体的棺木回家了。

返回途中,我一连串的问题抛向爷爷:“爷爷,二姨请您的时候,我怎么看您迟疑了?为什么那新买的棺材又将尸体埋在了二姨家,埋到别处去不行吗?您干吗要拿回家那副旧棺材板?

爷爷见我观察的仔细,久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对我的问题一一作答:“我皱眉头,是恼他既然发现新宅基地里埋有棺材,就应另选盖房之地,糊涂!”

“我已看得出这是一处风水宝地,所葬之人肯定是官宦贵族,这自不必说,我将这具尸体重又葬回原地,是出于对勘出此宝地的前辈的尊重。也可能是他已推测出后世必有此结果。”

“我为何将原先的棺材板拿来,这东西,若是不取,后患无穷。”

我问爷爷:“这是什么材料的棺材,那么厉害,是被诅咒了吗?”

爷爷道:“哪有诅咒一说,你来看这木头,它是用来做香坛的啈香木。”

爷爷给我讲:“香坛必须由啈香木为主料,相传这种啈香木能够通透日月阴阳,阳面为朱红色,阴面为黑褐色,做法时啈香木的阴阳面呈左右凸显,由于这种啈香木木质奇特,只能生长在极阴极寒之地,故此也被人称为吉财木,在旧社会地位显赫的官宦之家中筹办丧事时,这啈香木都是首选的上上等的棺木。”

用爷爷的话来说,这种啈香木简直就是活人恨死人奔,因为这啈香木克阳,若是不懂的人家整日放着一块啈香木,则满门的阳寿都会很短,可若是用来装殓死人,则事半功倍,有延缓尸首腐烂和降秽气的作用。

原来如此,我的疑惑找到了答案。

先前我曾试图分辨迷信于科学的问题,从爷爷对所从事的行业的尊重,以及爷爷将这一行业用在为民造福的所作所为,我想我的辩解属画蛇添足,多余。

风 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