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爷 爷

  爷爷懂阴阳五行会看风水。

他是如何入得这一行的呢?一个偶然,而正是这个偶然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他十九岁那年,他所在的城市正月有花灯会,他去赶会,在灯会上遇到一个道士,那个道士有五十来岁,长得身材矮小其貌不扬,枣核眼翘翘眉,稀疏几根胡须刺刺着,一张嘴露出能塞得进去花生仁的歪歪牙。道士在山路上摆摊为人指点迷津,爷爷就蹲在一旁看,看那道士伶牙利齿,口吐莲花,把一些人的吉凶祸福算得奇准无比,然后收了一大堆钱,直看得爷爷两眼发直,心旌荡漾。一直到日落西山,道士要收摊了,发现面前还蹲着一个人,就眯咪着小眼问:“想学?”

爷爷重重地点点头。

道士看了他一会儿,慢悠悠地问:“你是山东泰安人吧?姓姚。”

“你怎么知道?”

“我吃这碗饭怎能不知道?我还知道你脖子后正中有颗痣呢。”道士笑着说。

“道长太厉害了,让你说准了,你收我做徒弟吧。”

“你真心想学?”

“真心。”

“回家问你父亲,他要同意我就教你。”道士说完就走。

爷爷紧跟几步拽住道士的衣角说:“我的事我拿主意,不用问我爹,师父,请受徒弟一拜。”

道士说:“收徒是大事,不经你老爷子许可我可不教。”

“我喜欢我就学,要他同意我什么事也干不成。”

“我要收学费的,你爹不点头你哪来的钱?”

“要多少钱?”

道士伸出五指在爷爷眼前晃了晃。

“五个铜板?这么多呀?”

“五块大洋,小子,五个铜板就想学我的本领,你当我是要饭的?”道士摇摇头就走。

“我给你五个铜板你教我一半行不?”爷爷恳求道。

道士见他不依不饶的很有趣,重新停下脚步问:“你能拿出五个铜板?”

“这你不要管了,你住哪里?我今晚上去找你,钱到你收我做徒弟,钱不到我给你磕头为你送行。”

道士沉吟了一下,说:“好,我借宿在你们镇上东头李四家,我等着你。”

爷爷当然不敢去征求父亲的意见,更不敢去向母亲要钱,他打起了二哥的主意,这家里二哥最疼他,他知道二哥给别人做木工活能挣不少钱,虽然每回挣得钱都要上交,可是想私下瞒点钱还是的办法的。

二哥一听他要五个铜板去学算命,头摇得跟走马灯似地说:“不行,不行,算命都是瞎子鳏夫干得事,你年轻轻的学那个爹知道了不打断你的腿才怪。”

“不行也得行,我就是要学,二哥,我以后挣了钱加倍还你。”

“我没钱,我挣得钱都交给咱娘了,你管娘去要吧。”二哥说完拔腿要跑。

爷爷从二哥的木工箱里拿过一把凿子,喊道:“二哥,你不是说算命都是瞎子干得事吗?我现在就把眼睛戳瞎。”

二哥见他拿着凿子朝眼睛上比划,吓坏了,一把抱住爷爷说:“我得天爷诶,你这是中了邪吧,你把凿子放下,有话好说。”

“我不放,我实话对你说吧,我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要学算命,你不给我钱我就把眼弄瞎。”

“行行行,你学,你总得告诉爹一声吧,爹要同意,你去杀人放火我也管不着。”

“我要告诉他肯定学不成,这事只能你一个人知道,我学完了再慢慢告诉他,二哥,求求你,帮帮我,我喜欢这门手艺,就像你喜欢做橱子柜子一样。”

“你要学别的手艺我能帮你,可是算命这活不光彩啊,咱们老姚家世代没有干过这事的人,这要让爹知道了还不得气死,我和你三哥做木匠已经够让他伤心的了,你跟着瞎起什么哄啊。”

“我不管,我就要学,你不给我钱我就——”,爷爷说着挣开二哥的手就要自残。

“行行行,我给,我给,你放下凿子,我带你去借钱。”二哥知道爷爷的脾气,吓得脸煞白,连声答应着带他借了五个铜板。

晚上,爷爷怀揣着五个铜板去了村南头的李四家。李四是个孤儿,因为家贫,他七岁时,父母因为打碎了家中仅有的一口水缸吵了几句嘴,然后就双双上吊死了,他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年近三十了仍是独身一人,日常的花用,全靠他养的两只种羊配种赚点小钱。

李四家没有大门,门板早在十年前被他拆了做了棺材埋了奶奶了。爷爷咳嗽一声直接进了李四的堂屋。

李四不在家,大概又跑谁家玩牌九去了,道士正在昏暗的灯光下闭目养神。

爷爷进屋后跪在道士面前说:“师父,弟子有礼了。”

道士动也不动,轻声说:“钱借来了?”

“是,请师父收下。”爷爷说着把那五个捂得滚烫的铜板捧到道士面前。

道士连眼皮都不翻道:“不争闲气不贪钱,舍得钱时结得缘;除却钱财烦恼少,无烦无恼即神仙。收起来吧。”

“师父,你反悔了?”爷爷大惊。

“我教你,不要你的钱,只要你有真心就够了。”道士睁开眼睛,诧异地一笑说。

爷爷磕了三个头,站起来,仍然坚持着要把钱给道士,“说好的事,不能变。”

“你这孩子,我是试你的,我早看出你有慧根了,若不然我岂能在此久留?别说五个铜板,我看不中的人给我五个大洋我也绝不轻授一字。我在这儿只能停留三天,你要学算命卜卦时间肯定不够,我看这里方圆三十里没有风水先生,我就教你风水堪舆吧,学会这一门技艺,既可有益乡里,又能让你衣食无忧。”道士说。

爷爷想了想,觉得师父的话非常有道理,点头说:“一切听从师父安排。”

于是,那道士就给爷爷上了三天课,风水学听着神秘,看着玄妙,其实也就是一层纸,安宅定灶,寻墓点穴,调理旺衰,都是有诀窍的,捅破了这层纸,一切都了然了,有了钥匙,什么样的门打不开呢?

爷爷天生聪慧,一点即透,三天内就把道士所授的《葬经》及,《堪舆金匮》里的经要背得滚瓜烂熟。

第三天,恰好邻村有一个财主的大老婆去世了,从县城请来风水先生择墓,道士得知消息,就把爷爷带了过去,看那风水先生堪舆,事毕,不待道士点破,爷爷已经看出了那个风水先生的破绽,大着胆子指了出来说:“他家墓地的风水已经被破坏了,不加调理,现在选的这个穴位正是错上加错,正好形成玄武藏头,苍龙无足,白虎含尸,朱雀悲哭之式,这样四面的危机的风水格局,用不了一年,他家还会出祸端。”那个风水先生原是个半瓶子醋,又无名师指点,但偏是自负,坚持己见不肯认错。道士为树爷爷的威信,对老财主说:“姚先生是九星玄空派的传人,他的话没错,你再请个先生来验证一下吧。”

那财主被爷爷一番话吓得不轻,不敢大意,又花大价钱请了几个有名的风水先生来看,果然和爷爷说的毫厘不差,于是马上备了厚礼到姚家致谢。

这时姚家老爷子才知道爷爷成了先生,入了风水行,干起了二指先生。等那财主一走,马上令大爷爷等人把爷爷吊了起来,一顿暴打说:“我们程家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学什么不好,学这种装神弄鬼的下三滥招数。”

爷爷竭力争辩:“皇帝王侯都离不开风水先生的指点,你怎么说这是下三滥的招数?你给我们兄妹取名还用天干地支呢,为什么你能用我不能学?”

“你这个不成材的东西,学问是学问,偏门就是偏门,我不许姚家人成天和阴宅死人打交道,你要再干这行就滚出姚家,我不认你这个儿子。”老爷子怒不可遏,挥起手杖就打。

众人也劝爷爷服个软别惹老爷子生气,可是爷爷性子拗,誓不低头。老爷子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气得直吐血,在盛怒之下和五爷爷断绝了父子关系,并把爷爷赶出村子,

就这样,爷爷被赶出了家门。爷爷无处可去,周游一番,来到这瑞江,来到这阳青山。

爷 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