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诛心

  我窝在自己的床榻上,双眼失神的望着头顶的幔帐,回想着近些日的一幕幕。汪奕臻进入元慎寝室后未有半个时辰便走出至楚凌峰耳边低语,不经意的撇向我,嘴角微微上扬,似是而非的表情另我大感迷惑。而那表情竟然一闪而过之后他便离开了云翳宫。楚凌峰命人搜宫,却未见那两个姑姑的身影,当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般的蒸发了。而经太医查验,竟发现元慎所中之毒,竟是出自慕容婕妤宫中的一种开着红花的小植物,只是要将此物制毒很是麻烦,于慕容氏处搜宫又未找出任何蛛丝马迹,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令楚凌峰颇为愤怒,眼见着躺在榻上面色苍白的元慎,不禁怒下旨意,竟将慕容氏连降了三级禁闭在了熙园阁中。堂堂的一宫主位不到一个月竟降为了小小嫔位,简直是大楚开国以来于这后宫之中未曾发生过之事。竖日竟又下旨只给了其从八品更衣的待遇。我实感不明,若楚凌峰厌弃于慕容氏大可将她贬至永巷甚至冷宫中,不再出现在后宫众人视线内便罢,为何次次对其进行羞辱。以慕容锦的心性,又如何能承受的起这份耻辱。果不其然,不出两日便传出其自杀未果的消息。

“小主,皇上下令若慕容嫔再自戕,便诛其九族。”小叶子前来回报。这下可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慕容氏被贬,长姐便少了这左膀右臂,于我而言当真是大大的好处,只是这过于悲惨的下场却令我禁不住阵阵的唏嘘。晴茵来见我时却在一旁微笑道:“姐姐,就是好心性,那慕容氏害我,皇上竟然不将她诛杀已经法外开恩了,姐姐还在为她抱不平!”我并非为其抱不平,只是颇感些许同情,也许是应了杜若的话了,我就是在怎样的硬起心肠,竟也是做不到像这宫中他人一样,毫无心肝的去追求自己的荣华。我只好对晴茵答道:“这人世间最可怕的不是诛九族而是诛人心。就像皇上对慕容氏一般。如今她生不得死亦不能,只得日日受宫中众人羞辱。我只是叹她遭遇罢了。”

这宫中感叹慕容氏的并非我一人,还有那紫霄殿的长姐,连日来不分黑白的苦思,竟也不避讳的召了宁贵嫔去。德妃坐在正殿的座椅上,右手的护甲不停的划着这上好的黄花梨桌子,不顾着护甲上的宝石上的伤痕。一声声,令她心中甚是焦躁,回想自己与慕容氏纵横后宫多年,从未栽这么大的跟头,且不知为何自上次英顺仪一事,皇上已对自己颇有疏远,这慕容锦遭贬以来,他竟未来这紫霄殿探望过自己,也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之事。更令自己不解的是,虽然自己下令景晨,冬至毒杀元慎,但用的却是云妃死前所用落樱,并非如今元慎所中之毒,且景晨,冬至竟不知所踪,继而导致楚凌峰对他和慕容锦的猜忌。恐怕楚凌峰顾念这自己对欧氏一族谋逆大案的旧情,未有牵连,否则的话,这次定是脱不了干系。不知为何,自从妹妹进宫之后,每每交锋都是处于下风,想到妹妹那张看似天真的面孔,她忽的怒气中烧,一把摘下护甲,置于地面上。“叮当”之声甚是清脆,见那护甲上的宝石散落在地面上。

“娘娘。”宁贵嫔俯身慢慢的捡着地上的珠宝道:“娘娘,莫要气坏了身子。”“哼”德妃轻哼道:“除了这话,你可还会别的?”“娘娘,嫔妾以为这件事颇为蹊跷。”“本宫何尝不知,恐是本宫的好妹妹唱的大戏呢!”“娘娘,嫔妾倒是以为此事与玉婉仪没有太大的关联。”“哦?此话怎讲?”“婉仪,对云皇贵妃一事颇为内疚,与六皇子又一向颇为亲厚,试问又如何命人毒害六皇子?”“正是如此,本宫才会认为,是她二人串通好了的。”“嫔妾以为娘娘多虑了,六皇子才多大的年龄,如何谈得上串通。且婉仪身怀六甲,正是自顾不暇的时候,如何作怪?”宁贵嫔顿了顿又道:“娘娘,当务之急是定要找到景晨和冬至,在做打算了。还有,娘娘现今没了慕容姐姐做左膀右臂,嫔妾以为静嫔。。。。。。”“行了,”德妃挥了挥手道:“静嫔的事本宫自有主张。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先派人去找景晨,冬至,要悄悄进行,切莫走漏了风声。在一个,你让人去浣衣局去找怜心,再怎么说,锦儿也是她的主子。。。。。。”说罢,她挥了挥手道:“你跪安吧,没什么事不要来这紫霄殿了。”回想楚凌峰今日对她的态度,恐怕这段日子还是收敛些的好。

就在我认为这事又会不了了之之际,这天夜里却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将本与此事无关的我,带进了这后宫争宠与萧蔷之祸的漩涡中。。。。。。

第二十六章 诛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