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迷局

  我让梅香分别去通传,原本是想看看德妃的反应,晴茵与我在这深宫中情同姐妹,可在其他人眼里,分明是互为唇齿的一党,这宫中明里是姐妹背后下刀子的比比皆是,于是便皆以小人之心来度之了。适才红菱所讲是慕容锦擅自利用权势将英峰阁一干众人打发到了暴室,这样下三滥的招数难保不是长姐利用慕容氏简单的头脑而为之。就是之前付氏之事,恐怕长姐你也是早已知晓,只是不作为的罢。可不料德妃竟与皇后一同前来,这。。。。。。

不及我多想,便连忙命小叶子带着红菱来到景阳宫的正殿。才要跪拜,便被一旁站着的长姐牵起,笑道:“妹妹有孕在身,皇后娘娘慈爱特地免了这虚礼。”我微微一笑,忙像皇后到了个万福道:“臣妾谢娘娘关怀。”“行了,自家姐妹,都做吧。”落座后,皇后看着我道:“事情,梅香已经同本宫说过了,正巧碰上来凤藻宫请安的德妃,便一同来了。英顺仪如何?”“回娘娘话,顺仪生命已经无碍,只是这下毒之人实在阴毒,还请娘娘明鉴。”见她点了点头问道:“顺仪向来也是个伶俐的,怎的就被人落了毒了?去把红菱带来,本宫有话要问。”“皇后娘娘,这英峰阁一干人等现在皆在暴室,您看。。。。。。”我神色颇为犹豫,眼角的余光瞟了眼德妃,却见她稳似泰山一样坐在座位上喝着适才送上来的雨前龙井。我心里有些不解,难道此事她真的不知么?只是一闪念,便见皇后诧异的问道:“真是胡闹,英峰阁那么多的人怎么就都去了暴室了?”说着便让如意前去暴室释出一干众人。我看着长姐微一示意道:“听红菱说,是容昭媛命人将他们拉入暴室的。”语毕再看向长姐,却见她仍是未经波澜一般,正微笑着回望着我。不觉心生诧异。慕容锦是她的左膀右臂,此事牵扯出她来,怎的竟是一点也不惊慌?

皇后看着我平静的说道:“玉婉仪,本宫知道你与顺仪情同姐妹,本宫既是前来定是要给顺仪一个说法,你稍安勿躁,待红菱前来本宫一问便知。”谁料话音才落便见小叶子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道:“皇后娘娘,红菱她。。。她自尽了!”什么!!!我猛然惊起,忽的觉得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恍惚间,感觉一个人默默的注视着我,轻轻的念着汀兰的名字,一遍一遍。我想努力的睁开眼睛,却总是一片朦胧,你是谁?这三个字存在喉咙里许久,却只能感觉嘴巴微微抖动没有声音。眼前渐黑,便又昏睡过去了。许久,似有人轻探了探我的额头,说道:“姜太医,你同朕说婉仪无碍了,怎的总是昏睡?”不知姜太医是如何的作答,我只是感到身心俱疲,又一恍惚,见晴茵站在面前,道:“好姐姐,我来与你道别,这深宫不是我的归属,我要走了。”言毕转身就要离去,我想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她,一不留神摔在了地上,小腹一阵巨疼,猛地惊醒,睁开眼睛的同时大叫了一声:“我的孩子!”之后惊魂未定的双手放在了小腹上,大脑一片空白,就在此时一双大手轻轻的环过了我,一个声音轻声道:“别怕,朕在呢!”我转过头看见楚凌风关切的看着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坚强瞬间的坍塌了下来,眼泪没出息一般的滑落了下来,他轻轻擦拭我腮边的泪水道:“无碍的,你与朕的孩子无碍,太医说你这段时间焦思过度又受了惊吓,才导致昏倒。有朕在一切都无事。”我看着他忽然想到梦中晴茵的说话,不禁毛骨悚然,一时竟似六神无主一般的看着他,他见我如此这般又道:“放心,顺仪也无事。”听他这样说,我突然松了一口气,依偎在他的胸口,渐渐的进入了梦境。

第二天,我醒来便知,红缨与英峰阁一干众人皆已毙于暴室之中,红菱自尽,毒害晴茵一事竟然荒唐到不了了之的结局,景阳宫皇后的一番话引起了我的警觉“正巧碰上来凤藻宫请安的德妃”,真的是好巧,回想起德妃稳如泰山般端坐在景阳宫正殿的影像,我不禁冷笑道了声真真儿的好手段!突然感到了这深宫中泛起了丝丝的血腥之气,不觉得心底一阵恶心与胆颤。午时楚凌风来探我,我依偎着他留着泪道:“凌风,我好怕。”他全身似是一颤,低头轻吻了我的额头。我不停的呢喃低语道:“只是想要平凡的生活,过着平凡的日子。只是想与你生个孩子。。。。。。凌风。。。。。。”渐渐的睡去,梦中仍在追问着为什么。他轻轻将我放置榻上,用手轻抚我已经凸起的腹部,叹了口气,默默的走了出去。

午后,后宫有旨意传出:褫夺容昭媛慕容氏封号废其昭媛封位,降为从三品婕妤,迁出主殿居熙园阁。我倚着窗棂,看着外面的秋色,手中把玩着那枚光滑圆润的鹅卵石,眼前似有出现了那个不听叫着汀兰的男子的身影。他是谁?为何不听呼唤着娘亲的姓名?一个个的疑问不停的像我袭来,似是走进了迷宫之中。我叫来杜若,本想对她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吞了进去,于是问道:“英峰阁那边可有人伺候?叫夏荷去吧,总是个忠厚的。”

第二十章 迷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