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预警

  我自是不知紫霄殿中的一番密议,披着一件淡紫纯色大氅,走在这瑟瑟的秋风中,轿辇缓缓的跟在我的身后,仰头望着这片红墙黄瓦,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玉庶母?!”谁在叫我?恍惚中似是听见了一声奶奶的叫声,“庶母,玉庶母?”我忽而回身,竟见在一转弯的墙角处,站着一全身白衣白衫的稚童,一双清澈的大眼忽闪忽闪的望着我,见我看向他,忽而微笑翩然一揖道:“儿臣见过玉庶母。”秋风扫过他的白衫,竟皎如玉树临风前一般站立着。我一愣,突见两个姑姑从他身后匆匆赶来,见是我慌忙下跪道:“奴婢该死,未照顾着六皇子,竟惊了婉仪的驾,还请玉婉仪恕罪。”我似未听见她二人的话语一般招手叫过元慎道:“慎儿可是在等我?”一双冻得冰凉的小手顺势滑进了我的手里,他道:“儿臣听闻英庶母病着,想去探望她。只是。。。。。。”说着眼角滑向了那两个姑姑。我心中略一诧异,不想他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聪颖乖觉,又一转念,这孩子年幼丧母,母族又失势,在这深宫中如若不是如此恐早遭不测。且我对欧氏一族又心怀愧疚之情,思及至此便对那两人道:“你二人先回去吧,六皇子与我一道去景阳宫英峰阁,不会有事的。”见她二人满脸犹疑,便不待其答话便拉过元慎先行离开了。

“玉庶母?”他抬起头忽闪这大眼突然发问:“肚子里的可是弟弟?”“我不知啊?怎的?你想要个弟弟?”他摇了摇头道:“庶母,还是生个公主吧,这宫里有大哥,二哥,三哥,母妃说宫中皇子多了会引祸萧蔷。”我一惊,看着他,却见他目光直视前方道:“母妃说,父皇兄弟八人,如今却各自凋零。皇家可是太过无情?”说完他抬起头看着我忽然又天真一笑道:“母妃说的,元慎也不太明白,玉庶母你懂么?”我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便道:“慎儿长大自然明白,只是这话不可再说与第二人听了,可知?”他敛了笑容正色道:“慎儿自知,慎儿未有英庶母的豪气与胆大,自也不会染了英庶母的恶疾。”我看着眼前这个半大的孩子,听着他与我似禅非禅的说话,不禁一阵心颤,如此稚童正应该是欢乐不知愁的年纪,不想心思却如成人一般细密。

“小主,景阳宫到了。”正思索间杜若轻声说道。我正欲拉着元慎迈入宫门,却见他站立不动,轻拽了拽我的衣袖,待我微一弯腰,便伏在我耳边轻轻吐了一句话:“玉庶母,有人要害元慎。”这句话重重的敲在了我的心上,我很是诧异的看着他,却见他正朝我微笑,微一揖道:“玉庶母保重,元慎告退。”说完转身便离开了。那一抹白色的衣衫在这一片红墙中似是一朵飘忽不定的云一般转而不见。

不及多思,我进入英峰阁,见这阁中因为夏荷的布置而一扫那些日子来的颓败之气。“姐姐来了?”循着声音我像榻上看去,见床榻之上的人面色已经颇为红润,便走上前道:“可是觉着好些了?”她点了点头:“全靠了夏荷,如若不是姐姐让夏荷前来,恐怕今日也难见到姐姐。”我看着她良久说不出话来,眼睛竟然不争气般的模糊了。却见她苦笑道:“多日不见,姐姐竟越发的多愁善感起来。”我轻轻擦干眼旁的泪滴道:“贫嘴!”突然叹气:“都怪我,如若早来几日何至你如此,红缨也不会。。。。。。”“生死由命,我早已看透,如若姐姐不来,恐怕我也早已解脱了。”我摇了摇头,不想经此一劫她竟然还是如此口不择言。她突然拉过我的手道:“姐姐说的对,那廖氏没安什么好心。为什么不查一查她?”我笑着说:“晴茵也会推理了么?”说完敛了笑容:“廖氏?哼,不过就是一只小卒子罢了,查她有何用?”我握了握她的手道:“慕容锦已经被降了位,这事也就只能如此了,但是,妹妹此仇我必报。你安心养病是正经事。”“其实我知道是谁。”她脸上莫名其妙的攀上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很是诧异,见她道:“姐姐的姐姐,可是?”我沉默了,却见她拉过我的手颇有些许的无奈:“德妃可是恨我那日的一番话将处死了付氏?”我摇了摇头,处死付氏的不是晴茵,而是暗地里在付氏住所放入厌胜小人和写信给晴茵的人。“傻丫头,德妃如若想你死,又何至于与你下那慢性的毒药呢!这件事要慢慢查。”

话虽是如是说,我在心中却不停的圈写着李氏的名字。离开英峰阁,我被秋风吹的全身瑟瑟,坐上轿辇。一路上眼前不停的翻滚着李氏的面孔,不停的想着这件事的蹊跷之处,还有让小叶子去找的秦先儿,为何这多日都不来见我,可是不甚方便?忽的脑海中响起了一句话:“玉庶母,有人要害元慎。”忙命人快速回宫,元慎一事,一定要好好计较一番。这孩子聪慧敏锐定不会无缘故找我来说这样一句话,定是有事要发生。我不觉有些悔恨,云妃离世之后,我似是对元慎颇为疏忽了。。。。。。

第二十三章 预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