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惊变

  晚膳后,往日古朴安详的昭阳殿内上演着诡异的一幕:久卧在床的宁贵嫔此时正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向着一位宫女装扮的女子请安道:“娘娘金安,多日未得娘娘亲近,真让嫔妾好生想念,不知娘娘安否?”“恩,宁妹妹实在是有心了!”那女子将自己的面孔置于一片烛光的暗影里,声音慵懒的问道:“那清玉阁动作如何?”“回娘娘,雪儿,哦,不!那贱种办事倒是极为漂亮!”“可曾牵扯出你来?”“不曾,嫔妾也只是在不明显处点拨一二而已,娘娘放心!”见那女子微一抬手示意宁贵嫔起身,随后一丝诡异的笑容爬上了那在暗影中的脸颊,她冷笑一声道:“那贱种极是聪慧敏锐,且不可让她发现蛛丝马迹,否则本宫的计划便会前功尽弃!”“嫔妾知道!”“恩,你这里本宫不宜久留,你只需好生为本宫尽力就是!”说完,那女子默默起身跟着一名宫女退出内寝室,临出门前她突然停住脚步,背对着宁贵嫔,似是自语般的说道:“明日是个好日子。。。。。。”说罢,就听昭阳殿的大宫女跪在殿前齐声道了句:“奴婢们代贵嫔娘娘谢皇上赏赐!”

清玉阁中的我正与杜若描着些绣花样子,就见香儿乐呵呵的从外面进来道:“皇上对宁贵嫔着实的好呀!隔个三五天便潜人来送些东西来!~”我轻哼一声:“难道你没发现?每次都是晚膳后!”“晚膳后怎么了?”梅香一脸的不解,我笑看着她口中却说道:“那日你做的桃花酥甚是好吃,再去做些来!”“这宫中之事,小主始终不愿香儿姑娘知道的太多么?”杜若见梅香离开后问我。“哎,她始终只有14岁,最是天真烂漫之时,何必呢!”杜若听后点了点头,随后又向昭阳殿方向使了个眼色道:“小主是怀疑。。。。。。”“我也不知是怎么的,只是有些奇怪,姑姑想想,皇上这几日晚膳多半是在英嫔或是廖美人处,之前便是与我一起,他怎么会突然分神赐东西给昭阳殿呢?”听我这样一说,杜若目光忽然一跳道:“小主还记得您初承恩宠那日么?听夏荷说,那是便是皇上第一赐物于昭阳殿,亦是在晚膳后。。。”看来时有人关心着我的行踪,这宫中果然有人如此看重我,我心下不禁泛起一阵阵的寒意,冰冷冷的问道:“我让你查的事如何了?”杜若摇了摇头道:“云妃一向自恃清高,除了容昭媛常带人去看她,她却并不怎么与其他人来往。如不是静妃娘娘的书信与紫霞的供词,奴婢定会认为欧贵嫔是清白的。”怎么会这样?秋雨竟然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么?突然间我有种迷了路般的困惑,总觉得这黑暗的皇宫深处有一双眼睛始终监视着我,让我毛骨悚然如芒刺在背。“杜若,我们的计划进行的会不会过于顺利了?”“小主的意思是。。。。。。”“我也说不清,只是觉得太过顺利不是一件好事,但愿是我多心了吧!”

这一夜,我失眠了,入宫至今有太多疑惑,而这些疑惑想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样将我罩起,越收越紧,亦如屡次出现在昭阳殿内那个身影熟悉的宫女一般,另我有一丝丝喘不过气的压抑。次日下午,京中骤然的降了温度,不知为什么已近4月中旬,本应湛蓝渐暖的天空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我望着窗外随风轻舞的雪花,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中升起。“小主,成了!”突然,小叶子兴奋的跑了进来,顾不得掸落身上的雪花便“扑通”一声跪地道:“小主,成了!”我“呼”一下子炸了起来,那一瞬心中竟然没有一丝的欣喜与安慰。猛然想起了那似云端仙子一般超凡脱俗的女子来,不知为何胸中竟然漾起了些许的悔意。

永安五年4月初八,申时,禁卫军在一将要出宫采买的小太监身上搜出了一张被泪水浸湿过得信笺,不料竟发现那信笺居然是贵嫔欧氏写于父亲相约谋反的铁证。那信上竟然言及使其父命送信之人前去联络其舅父护国将军洛习凛,相约定于永安五年4月20日之后,见宫中信号起,便出兵逼宫,遂立欧芸姗之子元慎为帝,而欧云生则于20日之前伺机弑君的之事。禁卫首领大惊,顺藤摸瓜又于宫门外不远处发现一接头之人,遂捕。

未到酉时,于云翳宫中搜出鹤顶红一小瓶,信号弹三枚,酉时一刻,有浣衣局掌事女官郑燕来报,浣衣局受罚宫人紫霞畏罪自尽于寝室内,死前留书一封,上书贵嫔欧氏如何指使其向宁贵嫔所饮桂圆红枣羮中落入红花,又如何嫁祸于庄宜静妃之事等!上震怒,下旨诛杀欧震生,欧府抄家,一众财务皆归国库,一干人众皆刺字流放;削欧芸姗之舅父洛习凛一切职位发配边疆永不得返乡。酉时三刻废贵嫔欧氏位份的圣旨传至六宫,但念其侍奉多年,只将其废为庶人迁居永巷,永不得面君。

闻之,我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不知那宫外接头之人是何人?亦不知欧氏宫中信号弹从何而来,更不知为何紫霞会畏罪自尽,留书却说红花是她所下。这一切的一切太过巧合,又丝丝入扣,我虽参与却不及谋划之人心思缜密。。。。。。阴谋而已,不似国君作风。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我离谜底很近很近,但那谜底却是我永远不会猜到的,我更不会知道真相会是那样的血淋淋,它刺痛了我的心,也剥离了我的灵魂,让我彻底的摆脱了“真心”二字。

第十六章 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