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紫霞

  第二日,晨省过后我回到清玉阁中,端起茶盏一言不发的想着昨夜的事,杜若见我似有心事,便打发了夏荷与小叶子,之后,她托起一个鎏金的珐琅小圆盒,打开到:“小主,这时今早皇上御赐的香料,名叫金莲禅心,放在熏香炉中燃起最是清新宜人,也有让人平心静气的功效。”见我点了头,便转身去寻了那镂空刻缠枝莲的八宝香炉去了。“小主,今日似有些心神不宁,可是昨夜与皇上发生了什么?”梅香关切的问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觉得昨夜之事颇有些蹊跷,再思及楚凌风那涉及云妃又不明不暗的话语,更是觉得摸不着头脑,忽然“紫霞”二字闪进了脑海,忙叫了小叶子进来文化:“小叶子,你可知揭发程贵嫔的紫霞现在何处?”小叶躬身答道:“回小主话,紫霞现在浣衣局为奴!”“那紫云呢?”小叶子见我问及紫云脸上似是闪过了一丝黯然:“紫云漏夜出宫,不知所踪!”怎么会?!!!我心中大惊,忙不迭问道:“那也我父已让人缚了紫云,托高公公带回宫中请罪,怎么不知所踪了?!”杜若,梅香听完亦是大惊,但不多时,杜若已是恢复了常色道:“小主,高世成不会不带紫云回宫,只是这事涉及皇嗣,恐怕。。。。。。”杜若尚未说完,我心中已是了然:“即使如此,为何不将紫霞一并收了去?难道只因她曾是云妃殿前的。。。。。。”话知一半,我突然禁了声,心中森森然的冷意骤然泛起,忽然明白了楚凌风昨晚对我提及紫霞又准备追封长姐的用意。原来如此,原来他早已动了搬到欧氏一族的心思,只是现在苦无证据将父女二人一齐打入地狱罢了!也许这紫霞便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皇上啊皇上,您真真的细腻好心思,已是算准臣妾要为长姐报仇才会故意提到紫霞的吧?!罢罢罢!既如此看重臣妾,那我也必不会辜负您的心意!

“小叶子!”我用手轻轻点着桌子道:“你去想办法查一查紫霞的家世,家中还有什么人?!”见他躬身出去之际,杜若突然叫住了他悄声道:“小心行事,莫教别人知晓!”我满意的看了眼杜若,不再说话。。。

果然,不出午时,楚凌风便下了追封长姐为庄宜静妃的旨意。这圣旨一下似乎给前朝那些朝臣了一盏指路明灯一样,瞬时在朝堂之事刮起了一阵落井下石的邪风。永安五年4月初3,于是廖思成上书弹劾欧震生谋逆,犯上,结党营私等十罪;初4,又有朝臣上书天子,指出程氏谋逆皇嗣一案证据不足证词有疑,需要重新调查。这天中午,我听秦先儿回报说欧震生在狱中不言不语,面对过堂质问还保持着左相风度,与人不置一词,但对指责又都嗤之以鼻,心想这云妃倒是与他父亲一样,自3月底便告病不出,天天守着她那一亩三分地儿,如此避世之举恐也无法挽回欧家已为刀俎的颓势了。但由于顾及欧芸姗仍是当朝一品的贤妃,刑部之人似是怕欧家仍有复起之势所以至今不敢对欧震生太过强硬。

不料,初七刑部的风向突然大变,起因是云妃宫中一粗使宫女在闲暇时与前去赐物的秦先儿嚼舌根所致,那宫女言道:“自云妃称病起便整日以泪洗面,言及皇上也颇有恨意,声称皇上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辈!”楚凌风闻之大怒,在召见了那名宫女之后便下了旨意:“云妃欧氏,不思皇恩,不攻犯上,着褫夺封号,降为贵嫔。”

“小主,这云妃的初始宫女怎会知道云妃所说的话啊?她可是进不了内堂的。”次日下午,我正在烛火上烤着一张被水打湿了的纸笺,旁边的梅香不经意的问道。我看了看她似有些漫不经心答道:“你这丫头切不可如此向外说出去,你可知那宫女是谁?可不要害了曾经与你一起生活的好姐妹啊!~”见她一愣,我心下微微摇了摇头,还是个孩子,没有心眼儿。正说话间就见小叶子来回了紫霞的身世。我看了看已经烤干的纸笺笑道:“这浣衣局是何所在?我竟没去见识过!”小叶子微微躬身陪笑道:“那地儿湿气太重,下午过去才好!”“嗯!”我点了点头,将那张薄纸递给小叶子道:“欧贵嫔思念父亲,虽犯宫规,但着实是孝心一片,咱们应该成全不是?!”小叶子接过纸笺微笑着退下了。

“小主,这信是不是急了一些?”杜若问道:“现在宫外并没有接应之人,如何将欧氏的罪坐实?如果是在那宫人回宫时被抓又当如何?”我听完微微一笑,轻轻拨弄着凤求凰道:“姑姑何必忧心,既是云妃笔迹,不若如何都不是你我该担心之事了。宫外有没有人有什么打紧的,就像秋雨是不是能够进入云妃的内室一样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皇上是何等心思,筹备了这么久,怎能不让欧家把罪坐实呢!”

窗外天气甚好,好的一丝风都没有,只是不知道这样明媚的阳光下,又隐藏的怎样的暗涌呢?

第十四章 紫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