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思恩轩

  阳光撒入我的闺阁中,睁开眼已经是第二日清晨,昨晚我迷迷糊糊竟趴在桌上睡了一夜,门吱呀一声打开,梅香端来了水为我镜面,洗漱完毕,我来到中堂给母亲与嫡母请安,不料才至堂前,便见到宣召使前来,“奉上谕吏部尚书程屾元接旨!”待我等跪好,见那人徐徐道来:“上谕:贵嫔程氏毒害皇嗣一案,经查程府上下并不牵连其中,但吏部尚书程屾元教女无方,理应问罪,朕念其为两朝老臣特赦之。今免其礼部尚书衔,贬为川州刺史,限三日内离京!钦此!”“臣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父亲刚要起身,但见宣召使另取出一黄卷到:“圣旨,程屾元次女程氏逸雪接旨!”我无奈道:“臣女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川州刺史程屾元次女程氏逸雪并性温良,聪敏睿智,着留京至宫中思恩轩教养,并与永安五年三月参选秀女,钦此!”“臣女领旨谢恩!”不由心底长叹一声,终是躲不过去!

父亲颇为伤心,三日里每见我必是垂泪连连,每每念及那深宫大院便会嘱咐我万事小心,我知程氏一族人丁并不兴旺,只有我与长姐,长姐枉死宫中,而我又要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重走长姐的老路,父亲实在不忍。我见年迈的父亲与嫡母也是心下惨然,往往笑对父亲与嫡母。

一晃不觉三日的光景,我送别了父亲与嫡母,携梅香坐在了城府大门口,回身望着已经贴了封条的程府,不禁落下泪来,昔日的风光已不在空留一府的悲伤与无奈!半个时辰后,一辆太监赶得麻城停在我面前,车内走下了一位姑姑,只见她左右不过35岁的年纪,头上梳了个高髻只插袋了一朵蓝色小绒花,身穿淡蓝色收腰罗裙,既不张扬又不是端庄。只见她上前福了一福道:“请问可是程二小姐么?奴婢是思恩轩引教顺人郑燕前来接二小姐入宫!”“郑姑姑不必多礼,我便是程逸雪,这是我的贴身侍女梅香!”我知顺人只是一个从七品的女官,但她却是思恩轩的引教姑姑,得罪不得,于是连忙向她还礼,“姑姑,请把!”我上了马车,最后默默的看了一眼程府紧闭的大门,心知我无忧无虑的生活就此结束了。

车上郑姑姑向我介绍到:”所谓思恩轩,顾名思义是取思及君恩的意思,历来是为外省官家女子入宫选秀前的住所,秀女甄选没三年一次,均于三月举行,入宫参选女子均为官宦家的小姐,同意于2月5日入京,至思恩轩中居住,再由教引姑姑教导宫中礼仪,若是家在京中的便由姑姑入府教导!”我暗自算了一下日期,现在时永安五年1月25日,想必这轩中出我之外就无其他人了。我忙问姑姑。“姑娘蕙质兰心,这思恩轩中如今只有姑娘与梅香姑娘,只待2月5日其他姑娘入住!”刚要再问,马车突然停下,驾车的小太监低声到:“思恩轩到了。”

我扶着梅香慢慢走下车,环视四周,只能看到红红的围墙和头顶上那四方的天空。眼前是朱红色的双扇门,门上高悬一块翠绿色的匾额,“思恩轩”三个拓金的打字在夕阳下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踏进门里,才发现这轩内别有洞天,四周种的是台阁绿萼,一丛丛一簇簇白色的花瓣裹住那淡绿色的花蕊,看上去煞是素雅别致,脚下是汉白玉的石桥蜿蜒通向前方,石桥下流水的冰已经变得薄薄的,隐约可见水里的锦鲤在缓缓的游动。我随着郑姑姑在这满园的梅香中转了几个弯,眼前赫然开朗,梅林深处经有错落整齐高低不一的木质小房子,房门旁都编了编号,姑姑领我至最后一间,“二位姑娘就在此休息吧,姑娘的包裹一会会有人送来,这几日姑娘住在这里的一应吃食奴婢会送来,只一样,这思恩轩所在随时皇宫的外宫,但也是禁地,还望姑娘不要随意走动与外出。”我微微一笑,褪下手上一个玉镯子,上前福了福身道:“多谢姑姑提点,来日少不了要劳烦姑姑,这镯子虽不贵重却是逸雪一番心意,还请姑姑笑纳!”“姑娘真是客气!”郑燕说着将镯子往袖中一拢,接着像我一礼:“若姑娘没有别的吩咐,奴婢先告退了!”

望着她得背影,我不禁长叹一声,望着四四方方的天,心中泛起了无尽的悲凉,回身牵起梅香的手:“香儿,从此以后也许只有你我相依为命了!”

转眼进入思恩轩已有三日,这几日有郑燕的照料生活倒也妥帖,闲着无事我便看些史记书籍打发时间,倒也不觉枯燥,更有梅香有事没事的跟我聊聊天。“小姐,你说这皇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为何要您入宫选秀呢?”此时,只见梅香托着她那颗清秀的小脑袋好奇的问道。我怜惜的看着她,“傻妮子,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皇上的圣意岂是你我可以随意揣测的?这时皇宫,不许胡说!香儿,现金只有你我相依,我们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是深宫不比程府,你我言微人轻你切记要谨言慎行,才不致招祸!”梅香见我如此严肃,不禁吐了吐舌头,不敢作声了。

“小姐,都三天了,也不见其他人,在这小房子里,奴婢都快憋坏了,咱们出去走走吧!”我看着她那蠢蠢欲动的摸样心下不觉好笑,也难为她14岁的小小年纪就随我入宫,拗不过她于是决定在这轩中转转!

第一章 思恩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