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大婚

  南乾国,逸王府。

是夜,处处张灯结彩,轮杯换盏,就是连昔日灰蒙蒙的王府门匾上,都挂了大大的两朵红花,喜庆极了。

逸王爷,南乾国的十三皇子,年方二二。

据传,逸王爷八岁之前,聪慧过人,因一场高烧服错了药物,才导致今天的这副痴傻模样的。

今夜里,这逸王府里张灯结彩,可是个大喜日子。

尽管如此,可王府此刻还是显得冷清,院子里,只是摆了几桌酒席,客人们也早已酒足饭饱,早已离去。而身穿大红喜袍的正主儿,早已被灌得三分清醒,七分晕。摇摇晃晃的倒在木质的饭桌上不省人事。

据说,这黎公主原是西桓国为了和南乾永结同好送来和亲的,百姓中传的纷纷扬扬,这黎公主有着惊为天人的美貌,寻常男子若是看了一眼,便会飘飘然以为见了仙女了。

原本她是要嫁于当朝皇上为妃的,可不知有何曲折,竟会许了这逸王爷为妃。虽十三皇子贵为王爷,却因为他痴傻愚钝,至今府内没有正王妃。

看着他醉倒,刚刚还猛灌他酒的男人立刻褪去醉态,恶狠狠的朝他踢了一脚,击在身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哼,这傻子,还妄想娶宫黎?”越说到最后,一张沟壑纵生的脸却越发的扭曲瘆人。若不是他向父皇好言相劝,这傻子能娶得到宫黎这大美人吗?

夜已经深了,天上也只有寥寥稀星,连月亮都舍不得出来看一眼这大婚的场景。高大的树上浓密的绿叶随着夜风沙沙作响,枝叶遮住了王府里的一片景,投下了厚重的暗色阴影。

内室。

一层又一层的红色轻幔覆盖在精致古典的雕花木床上方,映着桌上的红烛摇曳,颇有一副朦胧的美感。

“黎公主,您还是吃一点东西吧,要不然……绯绿不好交差啊!”名唤作绯绿的婢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好言相劝黎公主吃点东西了,从来到南乾国到今夜,已经整整三天了,可黎公主根本水米不进,这可怎么办才好?

坐在床上却没盖着盖头的女子淡淡摇头,三天来的绝食已经让她有点苍白,原本水光润泽的唇瓣,也干裂着,只能用红粉掩饰。虽是有点病态,可还是不减她的柔美,隐隐还平添了一份玉软花柔。

“绯绿,我没事的,你放心……”声音清清冷冷,随后却是任凭绯绿怎样唤她,她都不再答应了,只是摇摇头,依旧以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乖顺姿态坐着。

须臾,不知道是坐的时间有些久了,还是无趣,绯绿保持的托碗姿势终于瓦解,啪的一声,满地的碎片。

绯绿大惊,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公主裙摆下方的水渍,和自己手臂上被热茶烫起的泡,连忙跪倒在地,盈盈叩拜。

都已经烫红了,这可怎么办才好?黎公主的大婚之夜,这些可是不祥之兆啊!

不敢继续多想,她赶紧惊惶叩拜,却是都忽略了从门外进来的身影。

“啊……”随着劲后的掌力传来,绯绿软软的倒在了公主面前。

直到一只大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腰际,身形一震,女子这才抬头。

好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蛋,翦翦水瞳生在白皙剔透的标准瓜子脸上,只要眨一眨,都像是在暗送秋波。黎公主也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刚逾及笄,从小娇生惯养,怎与其他男子如此亲密接触过?

【1】大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