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漂流百丈溪

  百丈溪,果然不负它的名字,溪水走势险峻如横绝的峭牙,百丈之内无半寸平静的水面,皆是唰唰溪水互相击打着,溅出白色水花连绵不绝,如同给这百丈溪笼上一层轻纱。

此时已近黄昏,芷儿看着山边的日头越发得沉,心间不由得有些焦急,三日之约眼看着就快过去一天了,要赶紧练起来才是。

“师父,这个…怎么练?”她心想我是来学拳脚功夫的,墨师父把自己带到溪水这难不成是要教我游泳?这可是完全不搭边啊。

墨均宽袖轻摆,只以脚尖轻踢身前的一堆草木:“漂流。”

呃??芷儿这才发现他们身前昏暗的杂草堆里放着一个破烂的小竹筏,看上去稍微碰撞下就会散架的样子-_-!

“用这个?在这么险的溪里玩漂流??”芷儿瞪大眼睛,但愿自己听错。

可惜墨师父还是点了点头,高冷的站姿透出一副理所应当没得商量的样子。

“呜呜……师父你不要玩我,我大后天还要活着去参加比赛呢。。。”

怕死的话还没说完,墨均右掌一挥,芷儿便连人带筏一同浮在了溪水之上。虽然钟辰肆之前有训练过她飞檐走壁的功夫,但在水流这种毫无章法的无形之体上,她完全找不到着力点,整个人东摇西晃。那竹筏还没动半分,芷儿整个人就成趴着的姿势了,呛了满头的水——咳咳,我以后再也不要玩漂流了!!!

“还想练的话就给我站起来。”身后那沉着冷漠的声音比身下的溪水还可怕。

芷儿吸吸鼻子,努力协调好四肢,将重心放低,在适应中发现,自己站起身后不管怎么摇晃,居然都不会真的跌进险溪之中。“师父,这个百丈溪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哎~”她有些得意地回头说话,却愣住。原来她发现墨师父正悬浮在竹筏后的水面上,十指接着引线在关键时控制芷儿身体不坠落。

“回什么头,往前看,自己找平衡。”还是冰冷的命令。但芷儿已完全心服,乖乖看向前方,自己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好事,既有钟辰肆那般的谪仙大师父,还能认墨均先生这样的高人为师,拜了两个神级师父,想想真是有点心虚。

漂流集训直到月上东山才结束,下了竹筏,芷儿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这时任何方向飞过来什么暗器或攻击,她都能躲得开。果然,高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师父。”满身挂水的芷儿一上岸,便抱拳俯首跪地。墨均未沾湿半分衣角,见芷儿如此,倒是很洒脱地摆摆手:“不客气。”

芷儿眨巴着眼,揪了一把发髻的积水:“那个,哈哈,师父可否赏口饭吃?”

。。。“为师不会做饭。”

“那、能不能帮我抓两条鱼?”

。。。。。。

不一会儿,百丈溪边升起了一簇篝火,架着两条肥硕的大鲫鱼烤得正香。

“嗯~~真香!”芷儿拿起一条烤鱼,凑到鼻子前闻着,果然是天然的美味:“师父,您先吃!”

墨均深碧色的眼瞳淡淡扫过眼前那条黑黑黄黄的烤鱼:“拿走,我不需要吃东西。”

啧啧,这么香气四溢都不为所动,这师父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芷儿嘟起嘴收回手,自己可是凡胎肉.体,得赶紧填饱肚子。

“师父,您比我那大师父还像神仙,他反倒整天喝酒吃肉的,没个正形。”芷儿啊呜啊呜大口吃着烤鱼,也不忘隔空吐槽一下那钟大酒鬼,但此时心头涌起的却是一丝酸楚,也不知道再次相见是什么光景。

墨均眼色忽明忽暗:“你的…大师父,是什么人?”

芷儿有点回神,打起马虎眼:“哈哈~~哈哈~~~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人啦,就是…就是个会点法术的酒鬼。”额,其实这个形容倒还真的和辰大司命满贴切的,也不算欺骗吧。

“那师父您是什么来历呀?能在云蚀境施法,应该是神仙吧,怎么会认我这个凡夫俗子为徒呢?”芷儿一边舔着鱼骨头一边转移话题,也是真的好奇。

“为什么会收你为徒?”墨均表情漠然,拿起另一条烤鱼塞到徒弟的嘴里,回得甚是绝妙:“日子那么长,总要做点不理智的事。”

芷儿苦脸无言,两任师父,果然都是毒舌鼻祖==。。。

————————————————————————————————————

作者我也抱拳道一声:好汉们!看文之余也请记得点击“加入书架”,求收藏嗷嗷~~~

第九十章 漂流百丈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