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第二种师父

  楼屋还是那日晨曦中的模样,只是今时多了些日光,透过婆娑的树影衬得这孤零零的竹楼倒有几分温馨的模样。可芷儿清楚,这里面住着的那位高人永远都是冷冰冰的。

墨均照旧是深蓝色的长袍,比之前看过的多了些银线缠绕的花纹,他坐在那黑色珍贝中,光华四射,沉眼看见满身血污的芷儿从楼梯口缓缓出现,眼色一动,似有些笑意。

二人相对不语。色色欣喜地喊了一声“墨均大人”,便蹦进他们脚下悬浮深海般的“地面”里畅快地游起泳来,满屋子的寂静中只听见这小东西噗噗嘟囔着:“哎唷终于可以洗个澡了!墨均大人,你不知道我家老爷有多轴,非要跑进奴隶堆里跟人家拼命,自己又没有武功。哎一身伤不说还弄得我也脏兮兮的…我可是冥界第一漂亮的小海星啊结果这次折腾得都干得起皱纹了呜呜…”

芷儿心想色色你再大嘴巴我明天就把你煮了吃!她看了一眼墨均,对方仍是面色淡淡,没打算要开口的样子。

“墨先生,”芷儿觉得自己特别怂,不由得轻叹一口气,有些无奈道:“其实你算准了我肯定会回来的是吧。”

墨均没立刻答话,只轻轻打了个响指,芷儿脚下的浮水便将她带至那深蓝的身影前。她有些讶异地看向对方冰碧摄人的眼瞳,心间不由得一颤,那是叫人胆寒又令人不由臣服的强大力量,相比之下南青撩人的媚眼只能算作烟花三月的一阵春风了。

“我只是知道我们有些师徒的缘分。”墨均支着下巴不动声色道:“天命不可违。看你这身狼藉,也算得了些教训吧。”说着,他指尖绕出一条水流,轻轻点了芷儿的衣袂,那水流簌簌绕过她周身一圈,瞬间便带走了她满身血污,连伤疤都迅速的复原,无半丝痕迹。

这个墨均,的确是隐士高人。芷儿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墨先生,我知道自己这样的确是太无理了,但是三日之后我必须参加一场决斗,还望您能收我为徒,做我三天的师父。”她抱拳跪下,神态坚毅。

“三天…”墨均轻笑:“我倒是没料到,自己第一回当师父,却像是求来的一般。”冰冷的指尖捏起面前有些泛白的动人面庞,他强大的气场压得芷儿无力反抗:“教你三日,可以。但你要清楚,认师,可是一辈子的事。”

一日为师终生敬,芷儿面前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她不再犹豫:“先生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以头磕地的瞬间,她突然想起大师父钟辰肆,自己从未给这个酒鬼师父行任何师徒之礼,但虚礼之外,师徒的所有深意都已植根心底。芷儿恍然有些明白,不管再拜多少个师父,这一生,钟辰肆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永远是特殊的。

拜师之后,集训很快就开始。芷儿发现自来到这个云蚀境,自己就从来未曾能施展过法术,原本是想重新修行法术,总好过以蛮力与那倔男孩相搏。但墨师父告诉她,为保此境安宁,这云蚀境早在上古雏形时便有法力限制,只有云素云狐两仙家及神魔两方入道之人才可施展,外来的法力之徒在这都会受到限制。

“那我就只有赤手空拳去迎战了?”芷儿想到对手狠绝的眼神,有些忐忑。

墨均看了她一眼,背过手去:“怕什么,就算没手没脚,我也能让你取他性命。”

“唔,我没想伤人性命的,让那男孩服输就行。”芷儿挠挠头,想起之前的事还有些内疚:“他也是怪可怜的。”

墨均停下脚步,低头注视着芷儿:“听着,为师的第一课你要记牢——战场上,不要动恻隐之心。否则,你就是自己敌人的帮凶。”伸手揪住她的衣领,下令式地发问:“记住了?”

“师父…”芷儿注视着眼前连皱皱眉头都能启动一级杀伤力的新晋师父,只得低眉顺眼回道:“徒儿记住了。”

墨均这才松开芷儿的衣襟:“随我去后山百丈溪,今日先练你的筋骨。”

百丈溪?练筋骨不是一般都要打木桩、蹲马步么?芷儿碎步跟在墨师父身边,墨均步子迈得很大,总是很快就甩芷儿一大截,她只得快步上前,随手牵起身前深蓝色的衣角,嘻嘻一笑这才放心不会跟丢。

“师父,我们在百丈溪边怎么练筋骨呀?”芷儿很快就恢复她孩子王自来熟的天性,蹦跶着问东问西的。

墨均回头,看到自己一侧衣角被拽在芷儿手里,不由得微愣——有多久,记不清有多久,三界六道,没人敢对自己有半分亲近。而这衣角的另一端,总是在计划之内令他察觉到些许意料之外的新鲜感。看来收个徒弟,还真是蛮好调节单调无趣的生活呢。

清冷如他,嘴角也难得勾起微凉的笑意:“不是在溪边练,到了你便知。”

不在溪边。。。难道今天要、下水?!

————————————————————————————————

DANGDangdang~~终于码到双师模式了容我吐血长嚎一声!

不过最近收藏量真是让我有点灰心。。。喜欢文的亲们请点击加入书架喔!

剧情发展绝对会对得起大家的收藏哒~

第八十九章 第二种师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