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啊——!”意识还来不及反应,血的腥味就迅速漫出,钻进芷儿的鼻腔。紧接着便是左胳膊被利齿穿透那钻心的疼痛,她根本无力相搏,只觉得自己被发怒的猛兽拽扯着。就算现在要施法,唯一的武器半面妆还在岸上,半臂已残如何再斗,想到这里,绝望漫上芷儿的心头。

“阿瑟!阿瑟停下来!”迷迷糊糊居然听到纳错的声音。

纳错一听见狼嚎就警觉到湖边有异常情况,赶紧带着德巴冲到这里,在岸边看到芷儿的旧衣服便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大声喝住正在攻击的阿瑟,再晚一点芷儿左臂就要被咬断了。

德巴游进湖中,白狼阿瑟似乎怒意未消,狼牙毕露,紧紧盯着半昏厥的芷儿,防备甚重。德巴靠近芷儿,不禁一愣。她裹着粗布巾,肩颈袒露,乌发披散浮在水面,环绕着娇嫩的身躯和脸蛋,左肩臂处不断涌出鲜血,反倒更增添了一份绝望的美感。这个白日里灰头土脸的小丫头片子,居然生得如此动人。德巴一时竟不敢触碰。

纳错在岸上喊道:“德巴你别愣着,这丫头快撑不住了!”他这才回过神来,忙捂着芷儿的伤口,奋力将其带回岸上。纳错看到芷儿也是一怔,想到漠参临行前的嘱咐,他麻利地抹了把地上的灰石泥涂到芷儿脸上,一边喊德巴带上岸边的衣物:“走,赶紧回去止血。”

刚背上芷儿,身后却传来一声妙龄女子急切地呼喊:“纳错!真的是你!你回来了?!”纳错扭过头,瀑布闪光处冲出一个粉裙姑娘,蒙着精致的面纱,头发尽湿也不介意,只顾站在瀑布边隐蔽的石台上使劲挥手。白狼阿瑟就在她腿边紧紧守护着,警觉地环顾四周。

纳错身子僵住一会,向前走了两步,还是回过头,做出噤声的手势:“嗯,先有事,回头再去看你。”接着脚步匆匆,便消失在夜色里。粉裙女孩十指交错捂在胸口,那双西域美人特有的大眼睛闪着点点泪光,轻声道:“阿瑟,他终于要回来看我啦。”转而眼神又漫上浓浓的愁绪:“可是他背着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呢…?”

芷儿清醒过来已是第二天黄昏时分,床边各种沾血的纱布和带血水的木盆。呼,自己还活着,好险。这世道真危险,洗个澡都差点丧命。她突然想起自己落在湖边的半面妆,心下一急就要起身去寻,顿时左肩伤口疼得她嘶嘶轻叫。

姆妈刚端碗止血汤药上楼,听见有动静,一看这芷儿丫头已经醒了,赶紧上前扶住她躺好:“这么快就醒了啊,醒了就好。纳错还说这个伤一般要躺上个四五天才能醒过来呢。来,赶紧喝药。”

芷儿喘了喘气,急急地问:“姆妈您有看到一个长长白色的发带吗?就是我之前一直绑头发的那个。”

“哎,你这孩子,先喝药啊。”姆妈不清楚她说的发带,只知道半夜芷儿满身是血得被纳错背进屋,大家一通忙乱。

“可是——”

“你找的是这个吗?”德巴手里拿着银白色闪着熟悉光泽的半面妆站在门口问道。

芷儿眼睛一亮,心里如大石落地:“是的是的,麻烦你帮我拿过来。”德巴看着小脸脏脏的芷儿,原地磨蹭了两下,走上前去,低头把那发带交回她手里。

芷儿紧紧攥着半面妆,暗自狠狠骂自己,心想再不能大意遗失了。想到这里,便央求姆妈给她系上发髻。姆妈觉得这个女娃子奇奇怪怪的,但是也磨她不过,就将她头发系起。德巴站在旁边理东理西,不时撇几眼芷儿,低头嘟囔着:“其实披着头发挺好的……”

“嗯?德巴你说什么?”芷儿侧着头问。

“没、没什么。”德巴脸一红,低头走出了房间。

得知芷儿已经清醒,纳错有些意外。这个女娃子的体质似乎有异于常人,但碧落崖上把过筋脉,凡胎肉体并无一丝异常。又一想,要是真无特异,漠参也不会花那么大功夫甚至把他自己作为人质去做这笔交易。不管如何,这丫头只是纳错作为仆从的一个任务,安全送到巫地便可。只是如今这情况,估计要养一段时间的伤才能赶路了。

想到这里,他吹了声响哨,唤来一只传音鸽,命沙鹰过一周再来带人。又捎了信给漠参,说路上有点意外,会迟些到巫地,他确保会将芷儿安全送到指定地点。传信鸽慢慢飞远,纳错望向漫天粉色的晚霞,想起昨天夜色中那个粉衣女孩。桃七,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纳错低下头,卷曲刘海遮住了他沉着的眉眼,几年不见,今晚要去看看她了。

---------------------------------------------------------------------

看文的亲们希望能多多收藏(点击“加入书架”)、评论哈!

第六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