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夜色由浓转淡,丹左漠客的营房四周严兵把手。这个曾经纵横漠地的骑兵一族,如今正面临着水源枯竭的困境。而那重重守卫的大帐里,正押锁着他们漠客一族的救命稻草。

大帐外出现两个身影,出示了丹左青王的特行牌谕,门口的侍卫这才让出一条通道。帐门掀开,隐隐看到里面有个身量娇小的女子,被拴在铁柱上,气息微弱。

帐内无别人,离公子示意幽桑:“探探她的内力,是不是损耗太大?”

幽桑点头上前,探了一下芷儿的脖颈和手腕,叹了口气。因青王担心芷儿会再次运功逃走,她的四肢腕处皆被利勾击穿锁死,伤得都是筋血活动要害之处,情况自然不乐观。

幽桑向离公子请示:“离公子,我不懂了,殷殿下难道是想让我们借丹左漠客的手除掉芷儿?可明天血祭一过,我们对青王承诺的泉眼无法兑现,又该如何是好?”

离公子眼神空空穿过幽桑,盯着面前虚无的空气,突然收起手杖,单膝及地,俯首低声道:“属下参见君上!”

殷殿下亲自来了?!幽桑脊背一凌,忙转身俯首:“参见君上!”

大帐中毫无生息地出现的那抹幽幽深蓝气势夺人,他静默而立,宽袍披身,一袭暗如深海的蓝发披肆而下,冰碧如珠的眼眸散发着冷意,情绪冻结看不出端倪,让人不敢直视。像一枚蓝色的火焰,面冷而危险无比。他,便是六界谈之色变的魔君:裘一殷。

“哼,”裘一殷嘴唇分毫未动,只轻轻摆了一下眼睫:“一个泉眼而已,整个冥域的终海都在我掌中,动动手指就能给他们送个几辈子都喝不完的水源。”

幽桑埋首:“是,属下疏忽,以为君上不会过问这小小的西漠部落。”

他们的对话只限于三人结界中,外人无法耳闻。见魔君无再表态,离公子发问:“君上,那芷儿姑娘……就真的让她血祭丹左?”

裘一殷眼神侧向一边,他转身盯住那个虚弱娇小的身躯,她的脸庞被长发遮住,带着血水,模糊不清。裘一殷向前两步,慢慢抬起手,一惯清冷凛冽的眼色中出现几丝复杂的情绪,他刚碰触到芷儿的发际,便狠狠收回手来,自言自语道:“还不到见面的时候。”他拂袖而立:“这丫头还有很多利用价值,当然不能真的丧命在丹左。那离月宫的所谓圣帝不是一直以天道自居么?那我们就做我们魔道该做的事,负天负地才是魔。”裘一殷冷冷笑道。

“那,君上之意是我们到时救下芷儿?”幽桑琢磨不透这个魔君的心思,五百年了,也仍然猜不透一分一毫。

裘一殷轻描淡写道:“不用我们的人出手,到时自然会有人来救。你们只要保证在这丫头彻底撑不住前呈出水源,向丹左青王交差,给她留一口气就行。”他翻开右手手掌,五指一张,一注蓝色的水汽漩涡便出现在掌心:“这是水源,离相你保管着,见机行事。”

离公子躬身向前,收过水源。裘一殷不再多说,只瞥了眼铁柱上的芷儿,喃喃道:“钟辰肆能拿你赌一把,以为我就赌不起?”冰凉的眸子透着傲气:“日子还长,再见不难。”语毕,那蓝色身影便消散无踪,漠外天际,已渐渐透出晨光。

----------------------------------------------------------------------------

铛铛铛铛~~魔君裘一殷今天终于华丽上线了鼓掌欢迎papapapa!!!

今天更新的字数不多,但我采纳亲们的意见,这周会每天更新一些,希望剧情能让大家满意O(∩_∩)O

PS:文的收藏量太少了心塞、、、希望看文的亲能推荐给身边的人,多一些收藏哈,这样我也能多一些动力哇~

第六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