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离情

  东厢主人房内,霁太妃早已屏退闲人,入内屋歇息。屋室中暖意洋洋,室外的冰雪侵蚀不进,但侧室中琉璃的内心却焦躁不已,微微发抖。

“为什么会这样,我以为给芷儿姑娘那盒东西只是为了祝寿,怎么会闹成如此?”琉璃虽毕恭毕敬地低声说话,也掩不住她眉眼间的自责与担忧。看到寿宴上芷儿高空中被辰司命一鞭打下,她就懵了,刚想上前相助,却立刻被离公子带离现场。

盲眼琴师冷道:“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便是,何必多生是非。你这样的棋子,还打算带着愚蠢的善心去管闲事吗?”

琉璃咬唇,头颔得更低了。是的,她只是一枚棋子,连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不需要知道,只听任一步一步的指令,才能最终获得她想要的东西。

离公子空空的瞳仁像看穿她的心思:“像你这样误入此界的月客,我知道的还有大把,能回去的人却寥寥无几。想要回到月下界过你从前的日子,就按我吩咐的去做。”盲杖点点地面:“况且,还是霁太妃将你带给我们办事的,你该明白其中的利弊得失。”

话已至此也无需多说了,琉璃喏声应下,离公子的身影便悄然消失,只留下霁太妃的帷帐轻轻摇摆。帷帐内太妃独自卧榻未眠,想着宴席中看到的凤求凰一舞,眼中复又含泪:因相思太重,还是差点将那丫头认作未央。女儿,只要能帮你报仇,即便瞒了你哥哥做出这一步步安排,母亲亦心无所惧。可惜,那尹芷丫头多半要吃些苦头了……

雪断断续续下了两天才停,碧落崖边的瀑布都结成冰墙,隐隐倒映出远处些许久违的日光,崖高风疾,那山脊处凡人眼力都难瞧见,更别说登上去了。此时,一行四五人却出现在这碧落崖山脊之上,装容气度皆不凡。

夕颜紧了紧身上的紫色裘衣,眼神辣辣地扫视远方:“我们来得早,那漠参老狐狸估计还要三柱香之后才能到,别让他见到我们这么多人起疑心。”收回目光看着易祯和奕心:“二位不用担心,关于芷儿的去向我会带消息回去给你们的,就请先回吧。”

芷儿裹着青色的袄裙,被搂在夕颜的裘衣下,冻得瑟瑟发抖,小脸铁青,说不出话。她只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勉强表示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能应付得过来。

易祯眼中浮上心疼,如何能不担心。为了让芷儿的身份不受到怀疑,此次出发之前,按钟辰肆的吩咐,特意将她送到灵犀老人处秘密封印了身上的灵力和法术,现在芷儿就等于是一介凡夫之身,之后她会遭遇什么,能抵御多少,他们谁也说不准。

奕心在一边执着佛珠,默默闭眼诵了一段经文,诵毕,他双手合十,郑重向芷儿话别:“师父说过,芷儿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凡事顺对方意而行,不抗不顽,大家自会有机会再重逢。”

芷儿用心记下,重重点头。这几天大家都与她道话别、诉关心,唯独不见自己的师父出现,钟辰肆只让夕颜给她带了份看似普通的行囊,说等路上才让她自己打开琢磨,再无其他。

难不成师父还在醉酒没醒透?问过夕颜和其他人,都含糊其辞,没个具体音信。想想那夜晚上的种种,芷儿心下也有点害怕见到师父,希望他是真的大醉一场,什么都忘了才好。可如今这趟被交易出去的远行,不知再见何时,离别之际没有看到师父的半点身影,甚至没有只言片语,芷儿心像被大风吹散一般,不自觉空落落的。

第五十五章 离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