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待罪之身

  尹芷全身已是酸麻疼疲一哄而上,方才那一舞全然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控制操纵,每次转身舞动、拉抻筋骨都是在意识一片混沌之下被迫作出的,而现在,隐形的操纵全然消失,那后果就是钻心地疼。

可是,疼痛之外,还有什么紧紧覆盖住尹芷的心神,比肢体的苦痛更强烈的是她所感受到面前师父的情绪。高空中,熟悉的荨麻绳飞向自己时,芷儿还有一秒钟的惊喜,而根本来不及反应,腰身便被狠狠砸下一鞭,然后就是全然失重,坠落地面。

面前是那袭飒飒白衣,再熟悉不过的宽厚身影,带着不一样的浓烈酒气环绕在芷儿四周的空气里,那气势几乎要占满天地。

芷儿心蓦然一疼,钟辰肆的眼神从未那样混乱而愤怒,那双总是满不在乎的闪着戏谑的深邃眼神,现在却是一截截刻满伤痕的老树根——沉默的痛楚、无言的斥责。

只一眼,芷儿就知道自己如一个罪人,没有罪名但已经牢牢被系上了镣铐。也只是看了一眼,灵犀老人立刻神情严肃地连拖带拽带走了钟辰肆,踉踉跄跄那个身影就这样一言不发湮没在夜色里。

宴席上是一片哗然,宾客骚动,慢慢围绕聚集,窃窃私语。霁太妃已经被易祯王爷送回府邸安顿情绪,她一边退席一边泪沾衣袖,喃喃着,抽泣着。随着霁太妃的退席,宾客们也渐渐被侍应告知宴席结束,纷纷散去。

周围越来越寂静,只有残余的花香和烁烁的烛光。雪已散尽,月光冷冷洒下。

夕颜走近在月光下愣愣跪着的娇小身躯,她扶起尹芷,眼中神色复杂。芷儿颤着牙床轻声问:“夕颜姐姐,我…我做错什么了么?”

夕颜轻抚着芷儿绝美的脸庞,心疼道:“芷儿,错的不是你。”她顿了顿,心中闪过几分疑惑和警觉:“告诉我,是谁给你装扮如此?你又如何习得这曲凤求凰,要知道这舞可只有……”夕颜声音渐渐低下去,似有什么往事要隐瞒。

芷儿用力回想,却陷入更深的迷茫,是谁给她着上这身衣物的呢?刚才的舞,她是记得自己曾想献舞祝寿,但也只在风月阁习过一招半式,根本不足挂齿。那中间发生了什么,只要和这场献舞准备有关的事情,她在脑海中怎样搜索都完全没有痕迹。

见芷儿如此,夕司命心中已知多半是被魔君的手下给钻了空子,芷儿被人封印的记忆也无从可解。今日寿宴上出了这遭的确让她措手不及,夕颜皱皱眉头,见一旁奕心仍静静伫立着观望着,便示意道:“奕心,麻烦你先送芷儿回房,她身上有点轻伤,需要好好休息。”

奕心点头上前,才看清夜色中的芷儿正垂着眼暗自咬唇,满眼自责;再看她身上的伤痕,虽然只有一道缠腰而上,可鞭痕之处血肉模糊,筋脉依稀可见,能感觉到钟辰肆是真的被激怒了。奕心无话,只是小心扶起芷儿,乘云送她回屋。

见芷儿和奕心的身影渐行渐远,夕颜这才转头对身边的易祯严肃道:“时间不多了。易祯王爷,那漠参已经给我发了飞鸽传书。不出所料,我们只有拿芷儿才能换得正司命转世之身的蛛丝马迹。”

易祯对这夜色凝目问道:“什么时候?以怎样的方式?”

“最多再过两三天,漠参会亲自带着芷儿去西方大漠。至于正司命的消息,他表示只有彻底将芷儿带到他的控制范围内,才能透露消息给我们。这个老狐狸!西域洪荒之地这几百年来一直处在神魔辖制区域的边缘,巫蛊之术又甚多,我们到时想夺回芷儿恐怕是很难。”夕司命浅咬朱唇,恨恨道。

易祯轻轻合目,复睁眼喃喃:“漠参一定不会伤害芷儿姑娘的,她的利用价值目前能保她平安。为了能尽快找回正司命,也只能如此了。况且辰肆他……”易祯与夕颜对视一眼:“他做了最大的努力,不会让自己这个小徒儿受到性命的威胁。”

“这个老酒鬼……”夕颜眼中也泛起复杂的情绪:“希望此行之后,芷儿姑娘能懂得她师父的良苦用心吧。”

夜色,已然重了。

第五十二章 待罪之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