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凤求凰(中)【大更】

  冬至已至,天亮得很迟,尤其远山的积云还在不动声色缓缓聚集,难道也要赶来参加这次晚宴?易祯清晨就起身四处查看准备情况,迟鸢跟随在他身边,两人偶尔交谈几句,并不多言倒也相处得融洽。

行至后山,迟鸢见四周没有闲杂人等了,便停住脚步。易祯感到身边脚步停滞,也停了下来,扇骨一收,转身看着这个一身红衣的女子。

她面目如往日般清冷,微微斜着发鬓看向身侧的一枝冬樱。稍有阵风吹过,半粉半白的花瓣就不间歇地飘落下来,旋舞着似乎在做生命中最后一次盛放。而那落落樱瓣靠近迟鸢时,便会倏地燃起一丝火星,眨眼消逝。迟鸢就这样看着不断靠近自己又消逝的落樱,半晌不语。

“这两天不见辰司命。”迟鸢终于开口了。

易祯移开目光,扶着扇骨接了几瓣樱花:“他有自己要做的事,又是闲散惯的,总不至于日日在府中逗留。”

迟鸢看向易祯:“我大概知道他要做的事。毕竟我也是枚灵药,需要我的时候,请尽管开口。”

易祯本知也瞒不过她,抬眼一笑:“还是希望别用到你才好。”突然的戏谑给迟鸢清冷的面容抹上一丝笑意。二人不多言,继续顺着落英缤纷,轻踏薄雪而行。

屋外光线迷迷蒙蒙照进帷帐,床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呈大字斜摆着,雪肤樱唇,说不出的灵动可人。一个懒懒的翻身,女孩终于醒了。

芷儿只觉得四肢僵麻,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想到昨晚发生的种种,她忽得坐起身来,环顾四周,却是无人在身旁。这日霁太妃寿辰,那些仆人丫鬟都去后山摆宴了,漱玉看芷儿睡得沉,也未喊醒她,跟着去后山帮忙,难怪这会儿王府院内这么清静。

关于昨晚,芷儿脑中只能回想起自己被一个陌生人操纵地天旋地转,以及他最后的吩咐:“记得找琉璃,她会把东西带给你。”试着闭上眼睛,她却怎么也回忆不起那个男子的长相和声音,真是神秘无比的人物。芷儿皱着眉头,面对这个陌生世界,似乎总有一个又一个谜团让她不知所措。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芷儿的神游被打断了。一个纤细温柔的身影走进屋,原来是琉璃。她显然是偷偷跑过来的,只见她立即转身关了门,提着一个描着金漆,装饰古朴精致的三层累叠檀木圆箱,小心翼翼地放在妆台边。见芷儿醒了,便微微一笑,向她行了个礼。

芷儿好奇地指着那个看上去低调却藏不住矜贵的檀木箱:“琉璃姐姐,这是什么?”还未等琉璃回答,她恍然而道:“喔,是不是昨天那个神秘人让你带给我的东西?他是琉璃姐姐你的朋友吗?是为了帮我完成祝寿心愿?”

琉璃面对这么一连串的问题,也不知从何答起,只好都点头默认了。她看着面前这个任是披发素服也玲珑剔透的佳人,缓声轻语道:“芷儿姑娘,既然是祝寿,自然要穿备妥当了,好给霁妃娘娘一个惊喜。还有,要保密哦,不然就不是惊喜了。”

说罢,琉璃便拉着芷儿的手引她坐于妆台前,这才郑重地双手扶上檀木箱,准备揭开第一层盒盖。芷儿凑近看,注意到这盒盖上描着一只蹁跹的凤,云环雾绕,远处是一只相似的身影,若即若离。在云烟渐渐消逝处,刻着一首辞赋,读来心碎: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正当芷儿眼神一直流连在“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这一句时,盒盖被翻开,一阵夺目的光彩让屋内的两个姑娘都不由得发出了只有在语言苍白无力时才会动用的赞叹声。那是一套精致非凡的首饰,纵然王府里也常见精巧珍稀的朱环玉翠,但眼前这套首饰完全是巧夺天工,而且形制统一,相映成辉。

一整套流苏头饰如冰凌般清透又如水滴般自如摇曳,婉转折射着万千光辉,渐渐以单串细钻接引出一支优昙仙花步摇,那步摇婉转千姿自不必说,更神奇的是步摇上的花瓣仿佛由整入散,远远看去,如同在风中被吹散的粉霞,颜色也是由冰晶般透明层层渲染成一点点散落的霞光。

另有一对弦月垂星耳坠,一串镂空流珠手镯,皆是世间难见的珍品。色泽也皆以清透为主,辅以落霞时分天际的月色、星光和流水色晕染,整套首饰给人清透流动,翩然若仙的出尘感,还隐隐透出几缕空灵苍茫的亘古情怀。

光看这套首饰,芷儿除了用“美到没天理”来形容,她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汇了。她和琉璃都啧啧赞叹了好久,终于芷儿一字一顿地开口:“琉璃,你的朋友不是土豪,是、、仙豪吧……”

琉璃嘴角抽动了两下:“恐怕还不止。。。”说着,她便更加虔诚地揭开了第二层箱盒。与方才夺目的首饰不同,这一层是安静折躺的布料。但是,两个姑娘光看这布料就已惊得说不出话来。此物非绢非纱,如果一定要形容,便是“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云之回雪”。衣色嫩白如初雪,另有一袭散霞镂星碎钻披帛相配。虽叠放在盒内,看不清形制样式,仍能感觉到一种令人屏息的美感,仿佛这身衣裙天然就有舞动的姿态,此时正在盒内蠢蠢欲动,等待绽放光华,惊艳世间。

屋内一片静谧,只有对摄魂之美的无声赞叹在她俩心中荡漾。过了好久,芷儿才试探着伸出手,慢慢揭开了最后一层礼物的秘密。

让芷儿意外的是,躺在最后一层箱盒中的,居然是一纸古旧的卷轴。因为卷起看不到里面的内容,只能感觉到边角有点泛黄。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副卷轴,芷儿的心脏怦怦跳得厉害,与之前看到的两层完全不同的心态。

云鬓随风披散,光洁的额头,微带稚气稍稍蹙着的一抹浓眉,下面是清澈含语的眼,再是鼻、是唇。。。就在卷轴被琉璃慢慢打开的过程中,芷儿感觉到自己从心跳如鼓到头皮发麻的过程,是那样漫长,周围的时空仿佛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自己和面前画轴上这个样貌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唯一的不同是那女子穿戴着一整套方才看到的衣裳首饰,正朝天际旋舞,定格是她的回眸,与芷儿视线相接,画中人唇露笑意,眼中却是热泪涟涟!

一瞬间,芷儿仿佛心痛如绞,跌坐在地上,泪如雨下。

第五十章 凤求凰(中)【大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