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风月之上

  风月阁屋脊之上。

终于可以松口气说话了!芷儿刚站稳,便忙不迭地问:“奕心哥哥你怎么过来了?我刚才看到的白衣人原来是你啊!我把你咬伤了吧?你也知道我师父来…???咳咳!!!咳……”她一股脑说得太急,没想到喝了一大口夜风,不禁咳嗽起来。

奕心看着这个依然冒失的小师侄女,沉静的眼底微微含笑,双手合十浅拜:“贫僧今日应师命而来,没想到有缘与芷儿你再次遇见。怎么?你也是随师命来此吗?”

芷儿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挠着脑袋打哈哈:“那个…我出来散心!散心…”继而话锋一转:“咦?奕心哥哥,你是僧人哎,怎么把你派到这个、烟花之地来了?”

奕心稍稍垂眼,执着念珠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此事我暂不能说。”

芷儿见状,梗了梗脖子:“奕心哥哥你肯定是来办正事的,不像我师父,他……”芷儿想起刚才看到的香艳场景,一时语塞,暗自红了脸低下头去。

奕心淡淡一笑:“芷儿,记住,不要完全相信你看到的。对于今晚的事,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了。”

芷儿眨眼看着眼前这个清俊干净的僧人,诧异道:“你…你也看见了吗?他们,他们那样…”她心想是不是出家之人都把世界看得太纯净了,自己如果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不是等于自欺欺人啊?!

奕心不知如何回答,脸颊上竟也淡淡泛起几丝羞赧之意,毕竟他也才十七岁,虽然是应师父之命来为钟辰肆此行作监护,也没想到会看见如此多的男女之事,自然有些不自在。

第一次见到奕心哥哥脸上有了平静之外的神色,真的好可爱啊!芷儿咧嘴盯着他傻乐。奕心被看得更不自在了,只得垂下眼睫凝神不语。

见他这般光景,芷儿噗嗤笑出声来,僧人抬眼,正好与她双眼对视,心下不由得一凌:那是怎样一双无邪清透的眸子!奕心心头杂尘如被清泉带过,漾起了笑意。

红尘喧嚣中,茫茫夜色下,二人站在高耸寂静的屋脊之上,毫无介怀相视对笑。这个场景,在多年后寒冷的冬夜回忆起来,芷儿心中还是温暖不已。

“我该回去了。”奕心看看天色道。

芷儿点头,有些不舍:“喔,额。。。那我也要回去了。要很久以后才能再见到奕心哥哥了吧?”

奕心执起念珠:“不会很久,霁妃的生辰就快到了,冬至之时,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

“霁妃娘娘的生日啊?!”芷儿瞪起眼睛,又展颜道:“谢谢你告诉我!”

奕心微笑颔首拜别,看着一身童子装扮的小小芷儿在屋顶一直向他招手,直到消失成一个米粒大小的身影。

芷儿挥着手臂,直到看不见奕心哥哥,才含笑转身,蹬蹬腿,向王府飞去。

芷儿已经回到了她的小屋,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事渐渐入睡。风月阁内,香艳顶楼中,钟辰肆与老板娘夕颜燃起烛火,衣冠齐整,相对而坐。

夕颜一边梳着长长的发梢,一边觑着懒懒饮酒的钟辰肆,发问道:“你不觉得这两拨探子来得不是一个路子吗?尤其是第一个在瓦砾上的菜鸟,怎么想都觉得蹊跷的很。”

钟大叔揉揉脑袋,不在意地笑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事情总会有些难以预料的成分。”他敲敲桌面:“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夕颜托着腮:“正司命的下落比较偏,只知道在沙域的西漠一带有出现过他的踪迹。”

“继续搜寻,还是你这边能打听到的消息多一些,费心了。”

夕颜白了他一眼:“得了吧,老娘才不要你说好话呢。”

钟辰肆开怀一笑,系上葫芦,向屋后的落地暗窗走去。身后跟着传来夕司命的声音:“喂~你的那小徒儿怎么样了?”

钟辰肆一只脚跨在窗槛上,一边回头谑然笑道:“她啊,菜鸟一个。过段时间你们就能见面了!”

语毕,一身黑袍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淡淡的桂花香气。

第三十九章 风月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