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坠崖

  芷儿惊得腿一软,脑袋整个一激灵,脸色发白就要倒下去。旁边伸出一个胳膊紧紧扶住了她,芷儿已经没有多余的脑力思考了,只是忙死拽着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救星不放,嘴里嗷嗷大叫。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是跌下去!也要死抱着那个宽厚的胳膊跌下去!多么伟大的遗愿啊~~~!!!

钟辰肆被她拽的衣襟全松,都快露肩了~~~~(&gt_<)~~~~,终于翻着白眼淡定而无奈地发话:“芷儿,你打算在这荒郊野外把为师的衣服给扒了吗?”

钟大骗子?师父?听到那熟悉的富有磁性的声音,芷儿停止了叫喊,歪过脑袋一扬头,就看到正睨视着她的那张熟悉俊逸的面庞,骤雨初歇的月色之下,崖边的风扬起他的飒飒长发,他表情微嗔凝视着自己,眼中却含着层层暖意。还有…一侧隐隐约约的香肩……一时间,芷儿看得是欲辨已忘言。

“还拽这么紧?!”师父一声喝,她忙回过神来,这才稍稍松了手中紧扯的衣袖。

知道师父在身边,芷儿心里安稳了大半,不过她还是不敢太松手,哆哆嗦嗦一脸命苦的表情:“师父啊,这月黑风高的,你带我来这悬崖边是肿么个情况啊?你不要想不开啊,想不开也不要带着我啊,徒儿我不想和你一起殉情啊。。。”

一个暴栗不由分说地砸上芷儿的脑门,这才让她住了嘴,看着师父的表情就更苦兮兮了。钟辰肆总是在芷儿越悲惨的状态下越开怀,这不,他露出招牌性戏谑的笑容,嗓音故意低沉道:“徒儿?你不愿和师父一起跳崖是吗?”

芷儿连连点头,又忙摇头,其实她只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不愿意!

“可是为师…”师父恶作剧般拉过芷儿,倒将她抱紧在怀里,突然眉眼一亮提高分贝:“今晚就是要带你跳下去——!”

钟辰肆的话音刚落,还没反应过来,芷儿就感觉自己重心突然陡然一坠,呼啸的崖风像卷起黑夜般袭面而来。这个疯子!!居然真的抱着自己跳下去了??!!!“啊——!!救命——!!!”

没有预感的失重让芷儿方寸大乱,她甚至只叫了一声就吓得再说不出话了,胃在失重的状态下抵着心口,心口又怦怦直跳像要从嘴里跳出去似的…她只有万分绝望加万分怨念地紧紧搂住师父的脖颈,将脑袋深埋在他的胸口,感觉到自己将被一片黑夜中的深谷所吞没,眼泪狂飙(:-……

浓浓秋夜里,风萧林肃,如抛物线般下落的耳边是飒飒如鼓般强劲的夜风声,眼所能见的也只是月影和星辰所投射的莹莹光线,光线很短,余下的像是被那深深的崖谷吞下去一般,黑不见底。钟辰肆怀抱着小尹芷,凝眉焕目,一言不发飞梭在这深崖间。夜色中,一道白衣裹着另一道白衣,双人乌黑的长发齐齐飘扬,交错缠绕。

第二十二章 坠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