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一抿万古愁

  钟辰肆见琉璃在自己面前站着,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不住哈哈一笑,拍着身边的石阶说道:“愣着干什么?你坐这儿!我跟你说说话儿。”

琉璃第一反应就是讶异,她从没想过能跟自己的主子并排坐着说话;诧异之后,她尽力抚平心绪,半羞半惧地坐下,双手互绞低着头不说话。暮色重重,乌云刚开始散去,天边的新月忽明忽暗。院子里飘着浓郁的桂香,还有雨停之后屋檐滑落水滴的嘀嗒声,显得周遭更是静谧。

钟辰肆拿出老酒壶,含笑在琉璃面前晃了晃。见琉璃不解地看着他,钟辰肆扬眉道:“啧~我是想让你喝一口这老酒。你不是想酿出仙桂酒吗?你先尝尝。”

琉璃眨了眨眼睛,想想也在理,便抿着嘴小心翼翼接过酒壶,啄了一口。那仙酒刚入口中,竟立刻似活泉般如一股清流溢满唇齿间,来不及捕捉那感觉,一股桂香就漫上口鼻,馨香清洌让人如尝水中之月。那酒香只是一曲前奏,接着勾起的是心中千百般婉转深藏的心绪,眼中不知为何就噙满泪水,辛酸满喉,哽咽难言。

只一口,如万水千山走遍,心事洗劫一空。

琉璃仰首静心,目光凌凌,半晌,欣然叹道:“真是好酒!”说完,便觉得那酒劲携着热气一起上头,她轻轻拍着脸颊,微醺浅笑,将那酒壶一把还给身边的钟辰肆,道:“辰司命,您,您这是让我知难而退吧?这酒…这酒,怕不是几把桂花就酿得出来的…”琉璃声音越来越小,头渐渐埋下去。

钟辰肆笑而不语,接过酒壶。他抬起那双半戏谑半沉重的眸子,看着身边秀丽的侍女醉意浓浓,他轻启双唇:“我的酒,酿的从来不是花,而是…情。琉璃,你不用白费这个心了。”

见琉璃已经睡着,不再应话,钟辰肆便站起身,将她安置回屋。而后,他走至院中,望了望夜色天空,繁星数缀,是该从今晚,开始为芷儿指导修炼了。于是,他悄然向西厢房走去。

西厢房内,芷儿正在熟睡。月色不浓,她的睡颜在一片昏暗中却仍然难掩明媚。睡衣是舒适的棉麻长袍和长裤,乌黑的散发拢在脑侧,衬着一张光洁小脸更是纯净无邪。睡时的尹芷与白日里活脱的她稍显不同,眉眼在安静中带着一丝不设防的愁意。

钟辰肆坐在床沿边,看着芷儿的睡脸,不知为何有些淡淡心疼起他这个徒儿,不忍将其叫醒。思忖一会儿,他念了个瘫睡咒,然后把昏睡的芷儿扶了起来。

等钟辰肆解开咒印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几十里外百亩竹林尽头的一座悬崖边。芷儿靠在她师父肩头睡得正香时,只觉得身上一侧突然寒凉的很,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咦?怎么面前荒茫茫一片?做梦呢?芷儿晃晃脑袋闭上眼睛准备酝酿第二轮睡眠,突然觉得不对劲,使劲睁开眼往身前一看,妈呀!!身下是万丈峭壁悬崖!!!那黑夜中莫测诡异的深谷就像一个巨大怪物的魔口,直直张向渺小的她!

第二十一章 一抿万古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