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迟鸢之请

  钟辰肆到了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眼前那些草药山寇就忙不迭地全逃命散了,方才还斗得惊心动魄的崖边顿时宁静了许多。芷儿偷偷觑着师父面无表情的侧脸,不敢说话;琉璃似乎伤到背上的筋骨,无法起身,仍旧暗暗吃痛躺在地上。

正踟蹰间,倒是那个血灵芝化成的红衣女子先开口了,声音却是清清冷冷的:“多谢姑娘给的造化,迟鸢今后随姑娘驱使。”

见冷艳的红衣女子拜在自己脚下,芷儿吃惊不小,忙扶起她:“别…姐姐你快起来,我也就是碰巧摘了…摘了你。”迟鸢站起身来,面色依旧淡淡,看了一眼芷儿道:“没有碰巧的事,这世上能碰触迟鸢的人不多,姑娘你还是第一个。”

芷儿有点愣了,感觉手腕被牵住,抬头一看,是师父。钟辰肆将芷儿往身边拽了拽,挡在她和迟鸢之间。芷儿看不见师父的表情,只听见他开口向迟鸢道:“迟鸢姑娘既是千灵物所化,必有超凡之处,随我着蠢笨的徒儿驱使岂不是暴殄天物?不如各自散去吧。”

什么话?跟着我就是“暴殄天物”?!芷儿心下一阵抓狂。。。

迟鸢完全不理会钟辰肆的言语,径自走到芷儿身边,手指轻轻地触了触她的小脸。芷儿莫名看向她,那双似乎冰冻起来的双眼在她触碰到自己的肌肤时,居然隐隐显出一些温暖的情意。“芷儿姑娘你不愿意留我吗?”这个红衣迟鸢,连发问也是冷冷清清的。

“不是的,我…”芷儿看向师父,钟辰肆正半叉着腰,倚着树一脸探究状,不置可否。

迟鸢低头,复走向琉璃,一言不发便用拇指尖割破了自己的食指,将血滴在琉璃口中。琉璃吃惊,刚想推开迟鸢的手指,却突然感觉背上的伤痛减轻许多。这,就是血灵芝的及其珍贵所在。她的汁液,只消一滴,便可痊愈伤筋动骨。

琉璃直起身来,向迟鸢深深一鞠:“多谢迟鸢姑娘。”

“不谢,我并不是为你才如此做的。”迟鸢淡淡回了她,看向芷儿,似乎在等着芷儿的回应。

芷儿见迟鸢医好了琉璃的背伤,心下自然也是感激地很,携了她的手认真道:“迟鸢姐姐,我既然摘了你咱们便是有缘,你有心随我我就会把你当姐妹看待,今后别再说什么驱使不驱使的话了,好吗?”

芷儿又转头向钟辰肆呐呐开口:“师父啊,你看这迟鸢姑娘才刚成人形,没处可去。她在外漂泊难免会遭人陷害利用,不如带入王爷府中,也是好事一桩啊。”

钟辰肆定定看了眼芷儿,又斜过眼珠睨向迟鸢:“那你把我徒儿身上的伤也一并治了吧。”

迟鸢第一次正视钟辰肆的双眼,二人都神情莫测:“辰司命,你知这道世上我医不了的,唯有芷儿姑娘的伤。不是吗?”

芷儿完全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似乎与自己有关,又似乎无关。她只是突然想起来:“哦,原来我身上还带着伤呢!哎呀,师父不提醒还好,一提醒怎么就这么疼了呢!”芷儿慢慢蹲下身躯,只觉得浑身的筋骨都在酸痛,面色渐渐变得有些疼痛难忍。

钟辰肆见状,眼神一重,快步上前扶住芷儿,只向身旁的迟鸢扔下一句话:“你背上芷儿,跟我走。”原来,迟鸢不能触碰初芷儿外的任何人,就算是仙身,被她触碰也会如刺在肤。如今的情形,也只有钟大叔背上琉璃,而迟鸢背上芷儿,朝易祯王府飞去。

琉璃趴在钟辰肆的背上,第一次离司命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在高空中不敢松手,只得紧抱着身前人,她微微有些窘迫,暗自低头不敢说话。

钟辰肆则是不停侧头看向一旁伤痛难耐的芷儿,只见她蜷在迟鸢的背上,面色隐忍。这个徒儿,怎么总是不让人放心呢?!钟辰肆又打量了一下依旧面无表情的迟鸢,沉吟半晌,便收回目光,专心赶路。

第三十三章 迟鸢之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