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夜训一:半面妆

  芷儿这才知道师父是要背着她在夜空中穿行。她眼见着自己瞬间就跟着师父跃到了好几丈高的屋脊,夜中四下昏暗,毫无着脚点。芷儿只能蹬着腿像个蛤蟆在夜里游==|||。。

钟辰肆双脚轻踮屋脊极目远方,素服泱泱,黑发飘扬,依然是那么姿态蹁跹,潇洒无双。只可惜,这一切芷儿都无福消受,师父的头发一直被风吹着打在她脸上,真是苦不堪言:“师父啊,你别耍帅了大晚上的又没人看。赶紧找个地儿把我放下来吧!”

钟辰肆歪过头,眼神在黑夜中中透着微微亮光:“抓紧了,芷儿,我们要飞到最高的那座屋脊上去了!”

说着,他便将身后飘扬的散发拢至身前,牙一张,将发束衔在嘴间,即刻一跃,复又飞向另一座屋顶。

芷儿感觉风速加快袭面而来,不由自主搂紧了师父的脖子,在上一次的崖间腾跃训练之后,她果然对高空不再那样恐惧了。看着身下层层楼宇在夜色中浸染而过,抬眼之上是满目亲近的繁星,芷儿心中倒多出许多快慰,深深吸一口气,迎风微笑起来。

偷偷看向师父衔发凝神,专注飞梭的侧脸,芷儿都不舍得多眨一下眼睛。不知为何,只有当师父安静认真,不再嬉笑怒骂时,芷儿才觉得自己看到了真实的钟辰肆,才觉得自己离师父真正的近了一些。黑暗中,这个世界是那样静谧而温暖,对,特别安心的温暖。

钟辰肆背着芷儿飞跃一个又一个屋脊,终于停在一个制高点,芷儿向身侧一看,原来是停在一座塔尖。塔尖处的瓦面鳞次栉比,像一个小小的坡,倒也能站几个人。

“下来吧。”听到师父一声吩咐,感觉腰间的麻绳一松,芷儿就顺着钟辰肆的背滑了下来。

“唔,这里好高啊。”一阵东摇西晃,芷儿好不容易站稳。果然,高出不胜寒,毕竟是穿着睡服就出来了,芷儿已经觉得身上有了丝丝凉意,止不住打颤。

钟辰肆输了一些内力给芷儿,这才好了许多。芷儿拽着师父的衣袖,迎风讷讷问道:“师父我们今天学什么?”

“小影子,先给你样东西。”钟辰肆眨眼一笑,从袖中抽出一根银光闪闪的宽绳,质地看上去和他腰间的荨麻绳是一样的,纹路质朴大气,简洁中透着灵气,一看就是件宝物。

“这是?”芷儿用手指轻轻戳着,心想难道要和师父系情侣腰带?哇塞,这也太拉轰了吧。

“这是给你系发髻的头绳,也是你今后的一样武器。凡个人贴身武器必有一称号,你的这件就唤作——半面妆。”钟辰肆边说着边用那“半面妆”为芷儿挽起披散的长发,顺手系了个童子髻。

半面妆?这么文艺啊。。。芷儿心里打鼓,嘴上嘟嘟囔囔:“这么个软塌塌的头发绳做武器,我岂不是会很短命?怪不得师父这么勤快教我轻功呢,打不过人家,跑得过也好啊。”

感觉头顶被搡了一下,师父发话了:“知道什么小不点,这可是为师我跑遍整个月上界为你修来的武器。日后自会教你使用,让你领会此物的威力。”

虽然钟辰肆的口气还是那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芷儿仍然感受到师父为自己四处寻宝的良苦用心。她扬起头看向师父,傻傻地感动地望着他,一脸忏悔又说不出话来。

第二十七章 夜训一:半面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