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琉璃初见

  霁妃这才反应过来,介绍到:“这是我新请来的贴身侍女,名叫琉璃。辰司命你在这也没个梳洗打扫的照顾着,太过意不去了。今天起,琉璃就负责你的饮食起居了。”

琉璃红着脸,躬身一拜:“婢女琉璃,参见司命大人。”

芷儿捧着碗,还在不停地进行咀嚼运动,基本上忽略他们的对话,但她一听师父多了个贴身婢女,眼睛就骨碌碌抬起来。看那女子一身家仆装扮,粉色袄裙,双环发髻,腰肢纤软,眉眼清秀可人——果然是上等人家的仆人啊!芷儿心里叹一声,这么个妙龄女子给钟大叔这怪咖做侍女真是亏了。

钟辰肆打量了一会,沉默了一晌,忽而眉眼一抬,嘴角一勾:“谢太妃美意,这侍女我收下了。”他走上前,扶起女子:“你叫琉璃是吗?好名字,起来吧。以后就劳烦你照顾了。”

琉璃显然没想到这个素来传言高傲不羁的大司命,居然如此温和地和自己说话,关键是,他现在离自己这么近,都能闻见淡淡的桂花酒香。这酒气半点不熏人,反倒是让人迷醉的气息。

琉璃起身,轻轻抬眼,一双深深的眸眼正冲自己淡淡微笑,她赶忙低头,心下立刻如小鹿乱撞,脸颊绯红。钟辰肆只是在正常地表达自己的礼貌,估计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杀伤力有多大吧。。。-_-#

芷儿看着,下巴都忘记动了。这个师父!对侍女都比对自己徒儿好上个千万倍!莫不是自己在他眼里完全属于非人类?!

芷儿继续恨恨吃着饭,易祯则在一旁执扇而立,礼貌微笑,他眼色颇深地看着这个新来的侍女。会是那边的人派来的吗?他与好友辰肆心有灵犀,先静观其变吧。

时光漫漫,日子涣涣。不知不觉,日子已过了一个月有余,芷儿的“经书”已经念得颇有进展,师父也不会像一开始一样天天逼着她饿到前胸贴后背才肯罢休。事实上,芷儿已经越长越圆了==。。。但有霁妃护着,钟辰肆也没办法。

易祯王爷有一次在与钟辰肆下棋时稍稍戏问:“你的徒儿到时练轻功会不会飞不起来?”

钟辰肆想也不想,执棋回道:“我想好了,教她法术之前先给她下泻药。”易祯大笑,琉璃也在一边笑着添茶。

芷儿从侍女漱玉的口中听闻此事,一脸悲怆——我长点肉容易吗?从此,吃东西前再三测试,倒也是忌口了不少。

这天,秋雨绵绵而下,天气弥漫着丝丝的凉意,连那花开三巡的金桂都挂着雨珠,清淡了许多。钟辰肆和易祯出门办事了,只留芷儿在府内自行玩耍,倒算是给她放了一天的假。

这下雨天悲了个催的去哪玩吖?芷儿杵着脑袋望着窗外淅沥沥的细雨,一根笔杆戳在头顶的发髻中。如今她还是一身公子装扮,她自己也习惯了男装的便捷洒脱,还觉得那衣袂飘飘的女裙麻烦的很。

刚吃过午饭,霁太妃正在午睡,整个府里都懒洋洋的,芷儿的贴身侍女漱玉也不知去哪里偷懒了。罢了罢了,芷儿自己伸伸胳膊伸伸腿,撑把伞决定去雨游王府。

第十七章 琉璃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