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解咒(一)

  钟辰肆揪着她的小辫子,把她拽的离自己远一点:“想得美啊,这药水不过是为了减轻你待会承受法术的痛苦。一夜之间筋骨急张,靠你着凡夫之躯,只怕撑不过一个时辰小命就翘辫子了。”

“哦——”芷儿点点头,放开了师父的衣袖。钟辰肆转身便关上房门,向侧室走去。看着那个白衣泱泱的背影,芷儿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难过,因为她隐隐觉得师父有时候似乎并不喜欢看到自己。也许是自己在他眼里实在是太无知了吧。

轻轻叹口气,芷儿松了发辫,脱了衣裳,钻到木桶里,药水的温度刚刚好,能感到皮肤一点点张弛开。那药不难闻,却是阵阵的芳香沁入肤底,芷儿一个人安静地泡着,竟打起瞌睡来。

钟辰肆在侧室托着腮等了半晌,还未见尹芷过来,甩甩衣袖,回到刚才房间的门口,敲门喊道:“小影子你洗好没,别睡着了!我数三下再不出来,师父我就进去了啊。一、…二!…”

尹芷闻声惊醒,赶忙应声:“就好就好!”她在药水里一阵扑腾,还未擦干身子便慌忙扯过一边准备好的新衣衫,胡乱套到身上,向门口冲去。

“三!”门应声打开,钟辰肆一身白衣斜倚在门口。对面,是满头滴水正在奋力往外冲的芷儿,她身上的新衣明显大了许多。芷儿脚上水还未干,啪叽啪叽踩得一路水印。芷儿抬眼看见师父不动声色等着自己,心下更急,脚步加快,没曾想竟踩到自己大出许多的衣角,直直向前摔去。

倒下的瞬间,钟辰肆并未伸手相扶,芷儿下意识地抓住手边能抓的东西,手指碰到身前的一根麻绳,双手抓紧,果然固定住了身形。“哎呀,运气不错~”她笑嘻嘻抬眼一看,原来是师父腰间常系的流光荨麻绳。

见钟辰肆睨着自己,俊逸的面庞半明半暗掩在阴影中,眸色深沉,尹芷自觉没用,脸突地一红,道:“谢谢师父!”

“嗖——”钟辰肆收了绳子,顺便将芷儿连衣服带人绑在腰上,自叹一声命不好,收了个蠢徒弟,就大步向侧室走去。

侧室门一关,钟辰肆就将哎哟哎哟叫的小尹芷放下,原来她的头一路被师父腰边的那只酒葫芦撞得生疼。刚站稳脚的芷儿拖着长长的衣袖(这才发现,自己穿着的还是件男装==),捂着脑袋,打量起这间“侧室”。

与其说侧室,还不如说这是间颇大的密室。四壁为浮雕石刻,室内地面基本被一个盘状巨大的日卯计时器所占据。正中间是一个金檀莲座,耀眼无比,似乎是这整个海时莲台的发光源。

解开断龄结的咒印就要在金檀莲座上进行。钟辰肆携着他的蠢徒儿坐到莲座中央,唠叨了一大堆注意事项:什么闭着眼啦意识要保持清醒啦,呼吸要按节奏啦。。。末了,钟辰肆执起芷儿的双手,面对面盘坐,十指紧扣,表情严肃,准备运功。

第十章 解咒(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