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奔月(下)

  芷儿未懂,抬眼正想继续问,只感到抱住自己的那只手一松,自己落在地面上了。结界也已被他打开,父亲尹庄迅速赶到芷儿身边,看见女儿无恙,才放了半个心。

钟辰肆又开始斟酒:“尹庄,你是个明事理的人,我也不会逼芷儿。这一行,若她愿意跟我走一遭,我必保证能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哦,也就是下个月的今天,将你女儿完整送还。到时,封在她身上的断生印也自会解除,你会迎回一个健康的女儿。”

尹庄低头不语,芷儿说话了:“爹,女儿的命既是他救回的,我愿意相信他的话。”她看向饮酒人,第一次用这么坚定地口吻说话:“跟他走一遭。”尹庄抬眼,父女相望。

“哎~~这就对了!”钟辰肆突然又痞痞地冒了出来,拿了两杯酒,抬抬眼,示意尹庄拿一杯。

尹庄一口饮尽:“我知道仙人你的要求并不过分,小女停止生长的怪病估计也只能靠你解救。只是这么多年,没了她娘,就只是我们父女相伴。我虽愚钝,也能感觉这一行的凶险,真不敢。。。”说着说着,尹庄开始哽咽。

真是越壮实的汉子越感性,钟辰肆摆摆手:“我们也算有缘,给你一样信物”,说着,一个精巧的沙漏挂件便戴在了尹庄的项上,“若我没在下月今日送芷儿回来,你可摧毁这个沙漏,一切回到我来之前。当然,这是以我的命为抵换的。”

听着他语气轻松地说着这一切,芷儿和尹庄都一愣一愣的。

钟辰肆将缸里的酒全数倒进那老酒葫芦中,一滴不剩,才心满意足地转过身来,摇着酒壶,白袖一挥,向芷儿一招手:“小影子,我们走吧。”

小。。。小影子???

半个时辰后,芷儿已经坐在了离家向远方的船上了,只不过这船是往天上飘着。钟大叔念来一片云做结界,一路无人飘向月亮。

看着渐远的家乡,山川和河流,月色浸满衣襟。。。芷儿倒是兴奋多过伤感。毕竟就离开一个月嘛,就当出门旅游啦~她乐呵呵张开嘴朝向背对着她半躺着的钟辰肆:“哎,钟大叔我们这是去哪吖?扬州?京城?桂林?哎呀,我都好想去啊,你这船跑得快,要不我们先玩一遭?嘿嘿~”

钟大叔不置可否,斜过眼鄙夷了一下这个小毛孩:“小屁孩~你以为大叔我有多少银子带你玩啊?酒都不够买了。”他顺势伸了个懒腰,才不情愿地直起身来,瞧了瞧芷儿,弹了她一个脑门:“小影子,从今以后,叫我师父。”语罢,翻了身,又睡去。

师。。师父?芷儿撇着嘴角望向一身白衣的钟辰肆,迎着月晕他衣袂翩翩,像是要融化到月亮里,只有腰上的那根柔软的荨麻绳让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有一丝牵挂。

第五章 奔月(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