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东窗事发

  而在这个时候,房间门口的人却仿佛越来越多。阎文锡忽然仿佛又明白了些什么。他用被褥裹着自己的女儿,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抱了起来,就往外走。门口的人都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阎文锡就跌跌撞撞地出去了。被阎文锡裹得严严实实的阎茹云只露出长长的头发,而那头发,自然地下垂着,随着阎文锡急促的脚步,在空中舞动着。

当我穿好衣服下楼的时候,我看见这里来了许多的人。还有一些穿着制服的警察。而阎文锡父女则早已乘车回家了。而我却没有能够走开,我和那里所有相关的人都要接受警方的调查。于是,我,那个黄毛,还有其他的几个男男女女都被塞进了警车,然后就来到了辖区的派出所。

我仍然感觉到头痛得厉害啊。我们一行人在派出所里呆了整整一天,我们接受了警方的各种询问盘查后。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终于有幸离开了派出所。和我一起离开的只是少数几个,而另外一些人却没有能够离开。这些人中就包括那位穿着考究,留着一脑袋黄毛的男孩。

当我最终拖着惶恐与不安的步子回到自己的家门口,然后用钥匙打开自家房门的时候,房间里一片寂静。妻子和儿子都早已进入了梦乡。我摸索着打开了灯,然后来到客厅的桌子旁边,然后抓起桌子上的盛凉水的杯子,扬起脖子就是一顿猛灌啊。随着一阵清凉的感觉从嘴里,然后到嗓子里,最后落到肚子里,我才感到好受了许多。我又一个人悄悄地钻进了卫生间,然后彻底地给自己洗了个澡。

当我最终走进卧室,然后准备悄悄上床睡觉的时候,儿子还在酣睡,但是妻子齐茗却醒了。她问我:“你都去哪了?也不给我们说一下。你喝酒了,这么大的酒气,你没事吧?”

“我昨天有点事,没有跟你们说。不好意思哦。我有点困了,休息吧!”我说道。

说实话,这样地被折腾了一天一宿,又喝了那么多的酒,我还真是有些困了。可是,当我真地躺下来的时候,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忽然间,我的生活里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和妻子齐茗说这些东西啊,事实上,我发现自己也不敢说,是没有勇气。我也不知道明天怎么去上班,怎么去面对那个阎文锡。他会把我怎么样呢?还有,阎茹云现在怎么样了。也许,这么多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怪她!但是,怪她又会怎样呢?她也仿佛很是可怜的样子。想着这些事情,想着想着,在我的心头忽然就涌上一种莫名的恐惧来。我忽然在床上转过身来,然后从后面抱着妻子,把头贴在她的背上,用心感受着她的体温,心里才有了一些宽慰,一些安心。慢慢地,也就在漆黑的夜里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熟睡,妻子已经把饭都做好了。她又到卧室里把我叫醒,然后就去打点儿子也起床吃饭。我懒洋洋地起了床,然后就去洗脸刷牙。而妻子在此期间,早把早餐都摆到了桌子上。看着一桌子可口的饭菜,我肚子里的馋虫早就开始顺着嗓子往外爬了。说实话,我还真是饿了。拿起碗,操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妻子见状,很是奇怪地笑道:“你这是干嘛啊,象饿牢里拉出来似的?”

“哦,喝多了,昨天都吐了,这不,肚子正唱“空城计”呢?”我一边往嘴里塞饭菜,一边应付道。

“这又何苦呢?下次少喝点。”妻子说道。

“还是妻子好啊,可是坐在一起的都不是我妻子啊。”我笑道。

“少耍贫嘴,今天还上班吗?”妻子齐茗问道。

“上,怎么不上班呢?”我说道。

“那你赶快吃,我可得先走了。”妻子说着,她就放下了碗筷,招呼着儿子,拎了包就出门上班去了。

见他们母子出了门,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时间还真不早了。我赶忙又扒了些饭菜,吃下肚后。我也就准备着上班去。但是,当我打开自家房门要走出去的时候,我的心里忽然就忐忑不安起来。我这是要去上班啊,这也是要去接受阎文锡的管辖啊。要是在过去,我才不管他什么阎文锡是谁呢?那是没做亏心事啊,或者说做了亏心的事也没让人家给逮着啊。可是今天就不一样了。想到昨天的事情,心里还真没有底啊。还真不知道他阎文锡今天会拿我怎样啊。就在此刻,我又想起了那个让人倒霉的阎茹云。她现在怎么样了呢?她会对她的父亲说些什么呢?我忽然就觉得我的命运仿佛就一下子就攥在这个小女人的手里。阎茹云啊,阎茹云,遇到了你,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不禁在心里念叨着。但是,想归想啊,班还是要上的,怎么逃避都不是办法。于是,我还是硬着头皮,怀着一种如赴刑场的悲壮的心情往自己上班的地方走去。

到了办公室,整个一天,我就象老鼠怕见到猫一样怕见到那个阎文锡。就是偶然地从办公室的门口走过一个人,我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里。干事的时候,我也是经常地走神啊。有好几次,我都把东西放错了地方,或者干脆就做错了事情。办公室里的同事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人就开我的玩笑:“文导啊,一天不见,走桃花运了,魂不守舍啊!”

“哪里啊,象我这样的,还有什么桃花运啊,也就是晚上没有睡好。见笑了。”我应付道。

有人还是不肯放过啊。接着就说了:“那肯定是和老婆夜战了!”

办公室里立刻响起一阵笑声,就连几个女同志也是忍俊不住,也跟着笑上脸来。

“我。。。。。。”我一时还真不想极力地反驳。反正这种局面需要一个理由来掩饰或者说来解释。我不可能对他们讲昨天的事实情况,就此而论,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理由。笑就让他们笑吧,反正都结婚好些年了,孩子都多大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必要太介意了。我想得是只要阎文锡他不难为我就算烧高香了。也别说,我就这样胆战心惊地在办公室里呆了一整天,阎文锡还真就没有出现,也没有人叫我去什么董事长办公室去。终于熬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仿佛如释重负地溜出了办公室,就急忙往自己家里赶啊。在我看来,就在此时,家也许是最安全的地方——一个可以躲开阎文锡的地方。

就这样一连几天,我都仿佛在惶恐不安中度过啊。但是,我怕见到阎文锡,怕他找我算账,可是我还真就没有见到他。我也没有见到阎茹云。我真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父亲向她问了些什么呢?她又告诉了她父亲一些什么呢?这些东西也许很重要。因为阎茹云曾经要挟过我。她不是说,如果她爸爸知道我们的那些事情,那么她爸爸肯定不会放过我,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儿子的。按照现在的情景来看,我没有危险,也许我妻子,我的儿子,还有我的那个家也就安全了。但愿如此吧!我时常在心里这样为自己默默地祷告。

但是,派出所对那天的调查已经有了结果。原来,那天晚上,我们喝醉了,就被几个男男女女塞进了酒店的一间客房里。可能有人以为我们乱搞男女关系,于是也就报了警。警察来了,在现场进行了调查,结果还发现了一些毒品。于是警方就要我们接受调查。我除了喝酒,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天晚上调查了我们,后来也向阎茹云调查了情况,好像听别人说阎茹云并没有说我什么。于是,在经过调查之后,我也就事实上没事了。

但是一直都在想:阎文锡又是怎么知道她的女儿在那里,并且赶了过去,还把我们光着身子堵在了屋里。也许她是去找女儿,于是就找到了那里。也许,那就是有人看见我们和她的宝贝女儿进了房间,于是就给他报了信。他才火烧火燎地赶了过去,然后就把我们堵上了。至于事实是怎样的,我还真是一直都琢磨不透啊。

可是,虽然派出所那边我是没有事了。但是,这样的沸沸扬扬地一折腾,那天晚上的事情也就再也包不住了,于是,也就不胫而走了。单位里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而这些人中就包括我的妻子齐茗。

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刚刚进门,妻子就劈头盖脑地问道:“你真行啊,你说你去喝酒了,原来你是和阎茹云混到一起了!你真是长本事了啊!”

东窗事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