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的距离

  可是,她看上去一点都不在乎。听我这么一说,她反倒笑了起来,然后又说倒:“你也怕啊!你是怕他早知道,还是怕他晚知道啊?”

“我。。。。。。”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好。我想说最好是你爸爸就别知道。我知道,这样的话一说出口,她就会笑我白日做梦。因为,我现在是怕什么,她就会拿什么来要挟我。

“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爸爸早晚都会知道的。你要是听话的话,他就不会知道。所以我们两个需要配合。想想吧,如果是我爸爸知道了这事情,我会怎样,你会怎样,你老婆,还有你的孩子。。。。。。”

我有点急了,没等她说完,我就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说道:“你干嘛要牵扯进这么多无辜的人啊!”

“无辜,很有意思。很有说服力啊!你无辜吗?”她突然用双手捂住我的脸,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一刻也不肯放松,仿佛要用眼睛把我融化似的。她的眼睛了有柔情,也有怒火,还有一种分外张扬的渴望。而正是这种渴望时时地震慑着我,牵引着我,牵引着我迷失在她的毫不遮掩的柔情里。我把自己的眼睛移开,仿佛这样才可以使自己平静下来。

她见此情景,不禁放声地笑了。“你胆怯了吗?干嘛不敢看我的眼睛,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看你妻子的眼睛吗?我这里有一首小诗,我念给你听吧:

醉在你怀里

我的罪

是没有思考

没有选择的后退。

酒精释放的是热情,

而我释放的是灵魂

和一个女人

以及另外一个女人的一生命运!”

在她抑扬顿挫,似乎还有几分得意地念完这首短诗的时候。瞬间,我几乎就要崩溃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再也找不到一点点东西可以做为我救命的稻草。我在瞬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被裸露的痛苦。她真象一个诡异的魔鬼!她是怎么知道,又是怎么得到这首小诗的。我象是被别人在内心深处狠狠地捅了一刀,感受到了一种彻底的痛苦。

“你,你,你是怎么会这首诗的。。。。。。”我有些不知所云地问道。

“问得好啊。现在是问得好,先前就是写得好了。你能够写,我就不能够知道吗?这不公平吧!”她很是不以为然地答道。

“可是,可是什么啊!一个女人,另外一个女人,我算那一个啊。既然在想了,干嘛那么怕我站在你面前,甚至和你同床共枕啊!”她又用那双已是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我的双眼。

“文字和现实是有距离的,这不一样!”我无力地狡辩道。

“文字代表思想。思想与现实的距离也就是做与没有做的距离。如果你做了,那么距离也就没了。”她现在已经用手搂着了我的脖子,我可以感受着她的呼吸。她却在我的耳畔继续说道:“我需要一种零距离,你也需要。”

“我是需要,我需要知道你怎么会象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啊,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我打开了她的话。

“你以后就明白了,你没有必要瞒我,我们需要毫无遮拦地面对!”说着,她的唇在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接着又来到了我的嘴上。我还想说什么,但是,嘴边已经被她堵了严严实实。她使劲地搂着我的脖子,疯狂地吻着,几乎要吞没我所有的呼吸。随着呼吸的加剧,我的心跳也逐渐狂热起来。在她的疯狂之下,我也竟一时难以把持,随她滚到在旁边的床上。随后便是记忆的中断,外界是世界消失了,再也没有了问题和答案。有的只有狂热,和狂热后的疯狂。肉欲,在情欲的驱使下,又一次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和满足。

那一天晚上,整整的一个晚上,我都和阎茹云呆在那间小屋里。她说什么都不让我走。门被她反锁着,钥匙在她那里。她告诉我可以尽情地叫,这样外面的人都会知道。如果那样,那么大家都没有好结果。她还说,这是她特地为我们找的一个房子。他父亲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里的。她要我以后要到这里来陪陪她。她还说,如果我不答应,那么她就会去我家。而且她还警告我别耍滑头,要老实点。她说:如果一旦她爸爸知道这事情,那么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她要遭殃,我也一样,还有我的妻子,我的家。第二天早上,虽然外面是明媚的阳光,但是,我仍然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想爬都没有力气爬起来。未来,仿佛被人拉上了一张大幕,忽然就暗了下来。

阎茹云可能起得很早。我醒来的时候,床前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她从外面买来的各种吃的东西。她见我醒了。便招呼我洗漱,然后吃饭。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人,我不禁又想起了妻子和豆豆。他们在干什么呢?想到这些,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想下去。阎茹云果真是个有心计的人。她为我准备了所有的东西。我的洗漱用品一样不少,全是新买的。洗漱完毕后,我便和她坐下来吃饭。嘴里嚼着饭菜,听着阎茹云各种的说教,唠叨,就是没有一点胃口,没有一点食欲。

我忽然就觉得某些事情好像有些奇怪。为什么我就没有接到妻子的一个电话?如果在过去的那十几个小时里,齐茗能够给我打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哪怕就是只是说上几句话,那么我就可能脱身啊。在往常的情况下,我通常会接到妻子的电话的啊。况且我出门的时候也说过,我马上就会回来的。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的心头不禁泛起了沮丧的苦水,我一边吃着饭,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找我的手机。我几乎摸遍了自己所有的衣服口袋,手机却一点踪影都没有。我正疑惑的时候,阎茹云从她的口袋里象变戏法似的拿出了我的手机。我伸手就要去拿,她却把手又缩了回去,嘴里却说道:“想要啊,现在还不行,你还是老实点吧!”

我开始有点想诅咒这个精灵鬼似的丫头了。她什么都想到了,这就是她精心布好的局啊。男人啊,男人,你又何必呢?我心里想着。我在对自己说:我要是没有家,没有妻子,没有孩子,那么一切就好了。我可以好好地享用这份人间的艳福,还用得着你个黄毛丫头费那么大的劲吗?

“想什么呢?想走?还是想给你老婆打电话啊?”她看我在出神,就问道。我见她这样问。就只是连连点头。

“都不行,你现在要老实点,你不能走,好不容易把你请来了。不说呆个个把月吧,在这里和我呆个三四天总可以吧?”她用手一边在我的眼前晃动着我的手机,一边对我说道。

听到这话,我的心咯噔一下。手中的筷子和碗差点没掉到地上。“什么,不会吧?”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就这样,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得在这里陪我三到四天,至于最终是几天,这要看你的表现!”她俨然是不屑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我还真不想把这当一回事儿。

她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接着说:“怎么就不可能,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你妻子那里,我也会去摆平的,你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外面那个世界现在和你无关!”

我一看这丫头可能是认真的。于是我就和缓了一下语气,然后就对她说:“茹云,你就别闹了,你还是放我走吧!”

“不行,这事就这么着吧!”说完,她就吃她的饭,不在搭理我了。我再怎么说好话,她就是不予理睬。

天哪!三四天的功夫,这可是非法监禁啊。好在监禁是监禁,还有一个美女在旁边陪着。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还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尽享风花雪月。如果不是失去了自由,不是还有家,那么这仿佛也是一件很不错的美事。

以前,我只是在阎茹云很小的时候见过她。那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见面也不过是我们逗她一下,寻个开心罢了。我也没有真正就和她长时间接触过,所以我对她的了解还是很肤浅的。最近,倒是和她接触过,甚至肉与肉的接触,情欲的彻底满足与释放。但是,一切仿佛还仅是限于男女的情欲。也许她会不这样认为,但是我觉得就是这样。我们没有多少心灵的交流,我们所做的一切仿佛都在为情欲的最终能够满足而讨价还价。但是,还是那句话,她仍然可以说她是认真的。这只是她的感觉。而我不是,如果非说是,那也只能是在我们两个人肉与肉的接触,情欲似火的焦灼中。

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就不仅仅是肉欲和情欲的简单满足和尽情释放。我们开始了一段前所未有的心了里程。她开始给我讲她的过去,讲她的家,讲她的父亲,讲她内心深处的故事。

心的距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