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人的邀请

  她接着笑道“你很吃惊,也很意外,甚至不愿意接受现实,对吗?可我就是他的女儿。”

“可是你。。。。。。”

“可是我怎么会跑到你的家里去了,对吗?”

我点了点头,就是没有言语。实际上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可能再说董事长的女儿跑到我的家里去偷东西吧。

“你很奇怪?对吗?可是你应该感到奇怪,但是又不应该奇怪。让你更加奇怪的也许是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去过你家很多次了。可是你只知道一次。”她不屑道。

“许多次了,你去干嘛?”

“我去干嘛,说了你可能不信,我只是为了满足我的精神上的满足感。你还记得我刚才给你念的你写的诗吗?

寻芳

我踏着月色而来,

携两手玫瑰的花香,

让歌声振动飞翔的翅膀,

轻轻推开你多情的窗,

让那最美丽,迷人的梦

栖落在你温暖的心房,

聆听幸福在欢乐地歌唱!”

她又动情地把那首短诗念了一遍。

“那又怎样?”我还是不太明白。

“怎么样?我喜欢。我喜欢诗中的那种幸福的感觉。每每想到,我都羡慕的要死。”她解释道。

我还是不太明白。

“我喜欢你的小诗,我去你家也是去寻找我所需要的幸福食粮的。董事长是我爸爸,这不假。但是这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他一直忙于自己的工作,忙于应酬,无暇顾及家务,更不用说我了。他对我的关爱太少了。而我的母亲又去世的早。于是在家里,我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一个被别人遗忘的角落。我什么都不缺,却又仿佛缺少很多东西。我读到你的诗的时候,我还在上学。在那个充满着寂寞和被人遗忘感觉的家里,我很羡慕你所描述的幸福和快乐的感觉。当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我也无数次幻想有人会“踏着月色而来”,会“携两手玫瑰的花香”,会“推开窗”,会让我“聆听到幸福而欢乐的歌唱”。后来,我就发现自己生活在你对幸福的美好的遐想里而不能自拔,我很渴望你对于生活中幸福的传道,那就仿佛是我的精神鸦片。”

“你一定收集和背诵了我的很多小诗吧!”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自作聪明道。

“是的,我一直都在吸食你的精神鸦片,而且学会了努力去获取。我经常到你家里去,就是去寻找我所需要的精神鸦片的。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不是小偷,古人尚说:“窃书不为偷也,”更何况我只是去寻找一点你的文字遗迹。”她仿佛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若有所悟似的说道。

“我很羡慕你所描写的幸福,因为我的生活中缺少那东西。我也很崇拜你。所以那天傍晚我们不期而遇之后,我就轻易地把自己交给了你。我以前时常在想:如果你没有妻子,我能做你的妻子,那该多好啊。那天被你发现,一方面,我也确实不想让我的爸爸知道我私自跑到别人家里去了,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我吸食你的精神鸦片太多了。我放弃了对自己某些潜在意识的抵抗,于是就跟你上了床。可是,事后,我更怕了。我怕我爸爸会知道。”

“你不让我找警察,还威胁我,就为这个?”我问道。

“是的,我爸爸是董事长,我不能被别人当做小偷,更不能和一个有妻儿老小的男人鬼混。”她放下手中的蜡烛说道。

在那一片欢快地跳动的烛光中,我仿佛从她的脸上感觉到了几分淡淡的忧郁和悲伤。“可是现在你却改变了主意,你要我做你的情人?”

“是的,既然这场游戏已经开始,无论是对是错,是谁的对,又是谁的错,我想把它继续下去,这是我内心深处的真实感觉。我无法拒绝这种感觉,否则我以后会后悔的!”她说道。

“你现在已经为某些事情后悔了。”我说道。我所指的是那天晚上的事情。

“你说的也对,也不对。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没有后悔就行了。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所以我不后悔!”她仿佛在决定着什么似的说道。

“如果我不愿意做你的情人呢?”我说道。

“你会的,因为你现在知道了我的爸爸是谁,而且我相信你肯定对我的爸爸也有所了解,至少应该有所耳闻吧。你会很清楚:如果他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他又会怎么做。”

“你在威胁我吗?”我说道。心里很是不舒服。

“不是,我只是在向你解释事实。”她说道,仿佛颇有些得意。“我的父亲可能不会在乎她的女儿和谁在一起,甚至和谁结婚,但是他会在乎自己的女儿受谁欺负了或者说被谁甩了。”她补充道。

“我欺负你了?我把你甩了?”我不禁喃喃地说道。

“也可以这样理解吧。”她仿佛颇有些得意起来。

“你父亲也有很多女人的,被他甩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所以他可能不在乎我和谁在一起,甚至和谁结婚,但是,甩人和被甩,这完全是两码事!”她不等我说完,就对我说道。她用手拨动了一下蛋糕上的蜡烛的火苗,看着火苗在窜动,又看了一眼我,接着补充道:“你会理解的,就象做情人和被做情人吧,这就是两种感觉,两种境界,我想你现在最能够体会这种感受了。”

我突然语塞,心中的怒火就仿佛那窜动的火苗一样被她扇动起来。我忍不住说道:“你就别胡闹了,我是不会做你的狗屁情人的。”

她忽然笑了。接着说道:“好啊,狗屁情人也好,不是狗屁情人也罢,反正要人来做的。你可以不为以前的事情负责,那都是过去了,但是你必须为你说得话负责,为未来的事负责。生活比诗还浪漫,因为诗是描写生活的,但是生活永远经不起浪漫。”

“你到底想怎样?”我真有些生气了。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事实将会怎样,想想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的家,还有我吧,我们在共同地演着一场戏。”她淡淡地说道。

“干嘛非要我做你的情人啊。”我无奈地说道。

她笑笑说:“因为你运气好,好事都让你撞上了。也因为你喜欢,我现在也喜欢,也愿意!”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了?”我有些木然。

她仿佛更得意了。忽然就摇头晃脑起来,从她那上下扇动的嘴里竟然冒出几句小诗来:“

女人

一抹青纱的裙,

裹得住一段宛若温玉的体温,

却裹不住世俗的灵魂;

一弯滚烫的唇,

讲完了世间所有的真情故事,

却灼伤了爱人的吻。”

当她一本正经地念完后,她又似乎有些动情地对我说道:“我不给你讲什么真情的故事,我只要你做我的情人。”

我的思绪忽然间被一种莫名的东西给冻结了,我瞬间呆滞在哪里,不仅仅是不能说,而且是也不能动。我无法思考,脑海里一片茫然,在可怕的寂静与昏暗的光线中,一种同样可怕的恐惧向我袭来,从我全身上下的毛孔里钻进去,然后,带着凉飕飕的气息向全身上下扩散开来。我看着烛光中她那张朦胧的脸,忽然觉得那么陌生。而这陌生却才是所有恐惧的根源。

“别这样看着我,你知道,就象我知道一样,这是你写的诗,应该是在那天晚上后不久。”她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又接着说:“我喜欢,我是女人,我是一个生活在充满着世俗空气中的女人。我喜欢你这样的人,但是我不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

“你怎么知道这首诗?”我有些愕然,还有几分好奇。

“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很多事情,很久以前都不是偶然了,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也许你早该发病了,只是我没有发作而已。但是,你始终都在以一种方式刺激我发作。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情人。这不是今天说的,而是说了很久了,你没有听到而已。”

“我没有!”我说道。

“你有,你一直都在给我灌输精神鸦片。你不知道,我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我,我跟父亲过,可是父亲总是忙,忙,忙他的事情,忙他的女人们,家里就丢下我一个人,我一个人,一个人在偌大的家里象幽灵一样四处徘徊,有时候,我在墙角看到一只蚂蚁,我都觉得它是那么亲切。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孤寂无趣的世界里,我发现了你。是你的精神鸦片,就是它,它给予了我最初对于幸福的幻想,而你就是这所有幻想的载体!终于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你不仅仅从精神上占有了我,还彻底地从肉体上也占有了我。我忽然就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里丢失了。开始,我也想忘记你,我也想努力地忘记你。可是,那种感觉不是幸福,而是痛苦,彻头彻脑的痛苦。只有去想你,想能够和你在一起,我才会感受到幸福。从那天晚上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挣扎,可是你始终都是我那一点点幸福的象征,除了你,我找不到幸福。”她动情地说着,慢慢地语气变得哽咽起来,人也不再那么盛气凌人了。后来,她干脆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用一双满含着闪亮泪光的眼睛看着我。我忽然就觉得自己萎缩起来,忽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好可怜啊。一时间,我竟再也说不出什么,竟然还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想拥她入怀,想好好地安慰安慰她。

情人的邀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