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婚

  周围的喧闹声让子玥不禁皱起了眉头,全身酸痛,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感觉到一股股的凉气不断侵入身体。缓缓睁开眼睛,惊骇地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大街上,身上则再度披上那刺眼的嫁衣,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四周的人不断用打量的眼光看着自己,带着好奇,带着鄙视。“你说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家怎么会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你看她脖子的那些红痕,嘴巴也是红肿的。”“这女孩长的真丑,你看她脸上那红色胎记,真是骇人。”围观的人你一句我一句,不断地讨论着,每一句话语都宛如一把把锋利的刺刀,狠狠地把子玥心脏凌迟,“究竟发生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子玥突然发疯似的推开人群,冲去屋檐底下的墙角,全身蜷缩起来,把头深深埋进腿里,身体因极力隐忍而不断颤抖,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你竟如此的讨厌我,玩弄了就马上丢弃,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欢喜你,很喜欢。”泪水再也忍不住,不断从眼角滑落。

蔚蓝天空中,白色飞鸢不断在空中盘旋。看着那蜷缩在角落颤抖的女子,也不禁为她心痛。数百年后,飞鸢每次回忆起今天的点滴,都后悔莫及,差一点就变成烤鸟被啃了。

一队侍卫从屋里冲出,“大胆刁民,今日乃吾国公主和贵国王爷大婚,居然敢在公主的驿馆门前喧哗。”为首的侍卫大声叱喝,把围观的人群驱赶,来到子玥面前,一手拽起她的胳膊,朝大街甩去。

“住手。”一身白衣的易逸然飘然落下,伸手扶住子玥,脱下手中外袍,披在子玥身上。“公主,您受惊了。”恭敬地一躬身,抱着子玥转身进入驿馆,留下一群一脸惊愕的侍卫和群众。

“公主,您终于回来了,急死绿儿了。您怎么变成这样?身上都是瘀痕。”绿儿一脸担忧的问道,轻轻地为子玥擦去身上的泥土。

看到平安无事的绿儿,子玥终于放下心头大石,硬生生地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脸上苍白的连血管都隐约看见,双眼通红,握住绿儿的双手微微颤抖。

“公主,您回来的真及时,今日您就要与轩王爷大婚,要快点才行,别误了吉时”说罢,马上替子玥梳妆起来。

粉黛描过眼眉,胭脂印上红唇,厚重的凤冠再次压在头顶,精美的凤凰金步摇在发髻上摇曳生姿。

看着铜镜中的自已,空洞的眼神,仿佛就是一个精美的木偶娃娃,没有任何生气。大婚么?既然身心已失,嫁与谁又有何干。嘴角轻轻动了动,却怎么也笑不出来,眼泪反而不断在眼眶中打滚。那嫣红的嫁衣,仿佛一遍遍的提醒昨夜发生的点点滴滴。昨夜失身,今晨大婚,何其讽刺。

“公主,迎亲的花轿已经到了。”易逸然的声音由门外传来,打断一切哀愁。

绿儿看着子玥难受,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听到声音,马上回过神来,搀扶着子玥,缓缓朝门外走去。

花轿缓缓行走在皇城大街上,百姓们都出来围观,一片欢腾。坐在花轿里的子玥紧握双手,完全不觉指甲已经深深刺入手掌,染得红手绢上红斑点点。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当子玥回过神来,已经坐在喜房内。伸手扯下头上的红巾,看着被装扮的温馨华丽的喜房,到处都挂着红色的丝绸和金色双喜,桌案上一对龙凤红烛,无一不提醒着,已经成婚的事实。

伸手拿起床边一张绣着鸳鸯的白方巾,挽起手袖,那洁白无瑕的手腕,也深刻地提醒着子玥昨晚的疯狂,忽然仰天狂笑,笑吾痴,笑吾傻,居然对个认识才几日的人倾心,奉献出自己的一切,犹如飞蛾赴火,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双瞳紧闭长长的睫毛宛如受伤的翅膀,却再也飞翔不起来。当心痛到麻木的时候,连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在这封建的朝代,未婚就失去守宫砂,对夫家是极其的侮辱,何况是皇家。想着,子玥心中一凉,未来的日子何其漫长,又该如何度过。

大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