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们不可能了

  御程关上房门,里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尖叫,让他和外头站了整整一夜的秦朗均为一震。

“她……你都告诉她了?”秦朗上前两步,压住自己想要进去安慰一下那个哭得自己心都碎了的女人的冲动,对御程吼道。

御程默默点了点头,他能不说么?虽然谎言可以让念晴好过许多,但是念晴知道了以后呢?她又会怎样想?

他!“你到底是什么心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念晴?他可曾知道她现在有多脆弱!你竟然将那么残酷的现实就这么告诉她了,你知不知道她会扛不住!”

“她可以撐過去的,四年前可以,現在一樣可以!”御程淡淡说,坐到走廊旁边的椅上。

“念晴……”秦朗握紧拳头,朝冷硬的墙壁就这样一拳打了上去。“为什么……”

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走廊很安静很安静,里头歇斯底里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晰,似乎世上只剩下了这三个人,一个惆怅、一个伤心,还有一个惨烈……

许久许久,久到阳光渐渐淹没在暮色中,里头的声音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符医师提着两个餐盒走过来,放在御程坐着的椅子上,又悄悄离开。

御程抬眼看了看秦朗,秦朗也望了望御程。最后两人眼神交流中决定了秦朗将餐盒拿进去。

房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念晴,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腹部。也不知道是哭累了还是绝望了,她不声不响,就连有人进来了也不知道。

他静静走到了她的床边,打开餐盒。

“御程,我说了,我想自己静一静。”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一眼,自然不知道进来的是“他”。

他没有否认,只是慢慢将菜肴放好,把最底层的老火汤勺出来,试了试温度,递到她的唇边……

她怔了一下,表情僵硬地转过头,原以为是一直守在自己床边的是御程,此时看到的竟是他,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来,无论多难过,都得喝汤吧?”他似乎还是那么阳光,温柔笑着,将汤再一次递到她的唇边。

她愣了一会,伸出手结果汤勺,“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为什么?我是……”孩子的父亲。

“秦朗,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说了我不需要你!”她身体虚弱,说话也气焰不足。

他心猛地一抽。

“我们已经分手快五年了,”她语气极其平静,似乎正在说的内容是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似的。“我承认,那确实是你的孩子。但是我也有责任,你不需要有负罪感,况且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们依然没有关系。”

“念晴……”

“秦朗,我们不可能了。”她淡淡说,“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已经跟你说过的。”

“怎么会,我们之间只是有误会罢了,只要将误会解决……”

“你到底有没听懂人话啊?!就算我没人要了,也不会屈就你。”狠话出自她平淡的语气。“何况你已经有江静柔了。”

“……”秦朗一时无语,念晴说的也没错,他确实在跟静柔在交往……

我们不可能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