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两块钱一串 太贵了 一点儿都不值

  夜总是这样的寂静,静到能让一个人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风已经沉沉的睡着了,而云的大脑却格外的清醒,不是她不想睡,而是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和风之间的感情到底算不算爱?换句话说,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佟风?通过这么多天和佟风的相处,云也很明白,佟风的身上根本没有自己想要的那种,可以让自己随时依靠的结实臂膀。他没有广阔的胸襟,更没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信念。可为什么自己还要这么一时冲动的就接受了他,而且还和他组成了一个“小家”呢?难到仅仅是因为风不远千里,追自己追到云南而感动的吗?人们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是不是就是因为女人的心特别容易被感动,而一感动就淡化了理性了呢?云想这些想到自己头都疼了,可是最终也没有理清自己的感情线。不过在她的心里却很清楚的明白——不管怎样,自己实在是不想看到佟风在自己的面前那么的伤心,那么的难过。如果说自己和佟风之间,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爱的结合,可自己也确实从佟风的感情中得到了一种安慰,看到了一种希望。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结果不也是自己的选择吗?所以云最终得到的一个答案就是:自己应该无怨无悔的、努力的、乐观的,去面对和经营她们之间的这段感情。

睡吧,明天还要出去找工作呢,云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因为云觉得做人不能太贪婪了,现实中的现实,无论是人们把它归咎到命运的安排还是自己的选择,人们都应该勇敢的去乐观面对和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珍惜,只有这样才是对别人和对自己最好的尊重。

今天是正月二十一还没有出了正月。可人们的心情却渐渐的从新年快乐喜悦的气氛当中,变得平和了许多。风却不然,因为他刚来的那几天工作很难找,这着实让风伤心难过了一阵子。可如今他不但在感情上得偿所愿,而且还在这里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好到不得了。也许是因为幸福来的太突然太快了;也许是因为一个人孤独寂寞的时间太长太苦了;所以现在的风多么希望心情就能永远的停留在现在的这一刻。

吃过早饭后,云说要和风一起出去找工作。风却像个小孩子似的央求道:“老婆,我们能不能再休息两天再说?你就让我好好的在家陪陪你行吗?你看咱俩这个年过的,又是眼泪又是分手的。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我们俩就轻轻松松的好好在一起呆两天行吗?等过了这两天之后,我们再一起出去找工作好吗?”

云皱了皱眉头说:“我也想多在家轻松两天,可是过两天工作会更难找的。”

“不会吧,就差两天工作就会难找很多吗?”风心有不甘的说着,一脸很皮的样子。

“怎么不会呀?你想,今天都是大年二十一了,好多准备来城里打工的人早就开始返城了。”云婉转的坚持着。

风有些垂头丧气的感觉,可是嘴里却还是小声的嘀咕着说:“今年正月十五咱俩都忘过了,我就是想和你一起高高兴兴的补个团圆节,这毕竟是咱俩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应该团圆的节呀。”

看着风那可怜的样子,云觉得现在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和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应该再是仅仅代表自己的个人意愿了,因为这还要关乎到风的感受。所以云抿嘴一笑说到:“那好吧,今天咱俩就再放一天假,我们好好在家过个团圆节,不过明天我们一定要出去找工作了,怎么样?”

“老婆你真是太好了,一天也行。我答应你明天就和你一起去找工作,今天我们就在家好好的过个节。”风高兴的都快要跳了起来。他抱住云用力的在云的脸上亲了一口。

“那老公你说吧,你说我们要怎么过这个团圆节呢?”风超乎平常的高兴也让云幸福的笑了起来。

“一会我们去超市吧,去买点新鲜的肉或者是排骨什么的,再给你买点零食。然后等回了家后,我们就香香的吃上一顿,怎么样?”风瞪着那双好像突然有点变大的小眼睛等着云在表态。他说话时的样子,就好想肚子里的馋虫都已经爬到了他的嘴里一样。

云心里也明白,风从第一天来到这里直到现在,俩个人为了省钱一直都是在外边糊弄着吃,还真没有像样的好好吃过一顿饭。而且风又不太习惯这种南方的口味,每次吃饭的时候云都能感觉得出来,其实风吃的一点都不香。所以今天还真的应该好好的给风改善一下伙食。想到这儿云笑眯眯的说:“不错,那然后呢?”

“什么然后?然后你说,你说你还想干什么?”

“我想再去给你买几件衣服。”

风马上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说:“不用,我的这几件衣服不挺好的吗?”

云拉过风的手笑了笑心有余悸的说:“不是说你的衣服不好,可是那样子确实有点老。人靠衣服马靠鞍。你出去找工作,人家对你的第一印象绝对要受你穿着打扮的影响,对吗?再说了,你看你也没带几件衣服,怎么也要够平时换洗的吧?”

风略显难为情的说:“我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这里会是个什么样的天气,所以也没敢多带衣服。原来也想过,来了后要是需要买衣服的话可以随时再买,可没想到我在这里的工作这么难找……而且一花钱的时候你就不让我花,从来到现在一直都是你在花钱。这回咱俩又是租房子又是买东西的,我想你的钱是不是都快花完了?我知道你身上本来也没多少钱,要不今天咱们就花我的吧,行吗?这样我心里也会好过一点。”说着,风的眼圈有些红了。

云用手稍微用力的扭了一下风的鼻子说:“好了,不许你这么没出息,我身上还有一些钱呢。我不是说过吗,先花我的,等我的花完了就用你的。我们之间现在还要分的那么清楚吗?”

“好,那可是你说的,你的花完了就用我的。你也知道,我把那张银行卡放在衣柜里那条白色运动裤的兜里了。等你用的时候你就自己去拿,然后我再把密码告诉你。”

“行,我知道了,等我用的时候再说。咱俩现在还是先上街吧,嗯?”

他们上了街以后先去给风买的衣服。在商场里,云不停的一边打量每件男装,一边不停的回过头来看看风。他时而拿起一件衣服在风的身上比量一下,时而又会站在衣服旁认真的想上一会儿。可最后她却还是摇了摇头,拉着风的手走出了那家商场。一家一家的进去,又一家一家的走了出来。后来当她们走进一家班尼路专卖店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眼前突然一亮。她快速的走到一排衣服前看了看,拿起了一件胸前嵌有两条黑条纹的休闲装递给了风,让他到试衣间里去试一下。

“老婆,这会不会显得有点太年青了?”说着,风穿着那件红色的上衣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不会、不会,你等一下,我再去选条牛仔裤和这件衣服配一下……给,你去试衣间把这条裤子也换上。”说完,云便站在试衣间的门口等着风换好了出来。

“老婆,你看怎么样?我穿上还行吗?颜色是不是有点太艳了?”风出来了,脸上带着一屋淡淡的羞涩,同时也挂满了一种满意的欣喜。

云望着眼前的风,本来就略显稚嫩的脸庞再配上这身活力十足色彩鲜明的衣服,风一下子就从一个怯懦的小老头变成了一个阳光大男孩。云高兴的说:“你本身还是一个不成熟的大孩子呢,哪里会显得颜色艳了?你个子高、肤色又白、给人感觉又很清秀,我觉得这身衣服正配你。”

一听云这么说,风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马上说:“什么清秀,我又不是女人。”

“哎呀,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吗。说你清秀是在夸你,又不是在骂你。好了,你看吧,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就买上它,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就再逛逛。”云笑嘻嘻的赶快为自己打了一个圆场。

风认真的看了一眼试衣镜里的自己,笑着说:“只要你看着好就行,你要是觉得好咱们就买上这套吧。”

“别,老公。给你买衣服主要还得看你喜不喜欢,你要是不喜欢的话,那穿在身上也会觉得不舒服的。你说吧,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再试试别的。”云认真的说。

“说实话,我也真的挺喜欢的,那就买上这套吧。”

后来云又为风买了几件衣服,每一件都是云亲手为风挑选的。当她们买完衣服的时候都是中午了。没想到逛街买衣服也是一件很累人的活,两个人买完衣服累的谁都不想再回去做饭了。所以两个人临时决定,在街上随便的吃上一口再回家送衣服。然后再去超市买菜,等晚上再回家好好的做上一顿好吃的。

时间真的是很奇妙,每当人们看着日初盼日落的时候,就会觉得时间过的很慢;可当人们回过头来想想前几天刚刚发生过的事儿,你就又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五天过去了,云已经在一家化妆品的下属公司上班了。这家公司要求新人要有三个月的试用期,在这三个月之内,新人们每天都要和促销队做促销。如果能顺利的通过每个月的考核,三个月后就能被正试的录用。录用后如果做的好,每个月的业绩也都很高的话,还能有机会升职做中层管理。就这样,云每天都在促销队里跟着她们一起搞一些促销活动。而风呢,他每天都会在家给云做好午饭,只要云一下班回到家就能看到风那温柔的脸庞,体会到他那无微不至的关心。其于的时间,云让他出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在云的眼里,风就是一个还不太成熟没有长大的孩子。他有美好的愿望和理想,却没有为之拼搏奋斗的勇气和能力。他要想能有一个独当一面的气魄,就必须锻炼他自己能有承担一切成功失败的胸怀。而且云还总觉得,在风的身上缺少那种对社会和自身的真正了解。可一个人要想真正的认识社会、认识自己,只能靠自己。别人所能给予的也只能是理解、支持、和鼓励。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云下班回到家后就像以往一样和风打着招呼:“老公,我回来了。”

“嗯,老婆,我今天还没有做饭呢,也不知道做点什么好。我们一起去趟菜市场吧,看看你想吃什么我们就买点什么。”风从里屋迎了出来。

“行。不过说好了,今天出去我要吃两串烤鸡珍。”

一听说云要吃烤鸡珍,风马上瞟了一眼云说:“没问题,不过说好了就吃两串。其实不是我舍不得钱让你吃,只是它真的是又不卫生又容易致癌,真的,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说完他拉着云从屋里走了出来并锁上了门。

云趁他锁门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瞪了一眼他,心想:什么不卫生容易致癌就是给自己小气找理由。上次他陪自己吃的时候就小声的在自己的耳边嘟囔了一句:“两块钱一串,太贵了,一点都不值。”

唉,没办法,谁让两个人收入的太少了呢。

第六十一章 两块钱一串 太贵了 一点儿都不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