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全新的开始

  “人间天堂”一个充满了幸福的词汇。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理解幸福的含意呢?人们总是认为在不同人的眼里它就有着不同的定义。然而当我们真的为之奋斗、拼搏、经历了之后才明白,原来幸福真的很简单:幸福就是能切合实际的满足自己精神上的追求和物质上的需要。它和“量词”的大小多少都没有关系,它取决于人们对自身的真正认识和了解,对理想、欲望、及贪念的认识程度。所以人们在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和对社会的认识,也就慢慢的了解了自己认识了自己,从而人们才会觉得幸福原来如此的简单。那么风所谓的“人间的天堂”是不是就已经很简单,很容易实现了呢?

一段感情的结束让风品味了一种结果,另一段感情的萌发又让风重新看到了希望。他觉得自己已经站到了幸福的门口,他已经闻到了幸福的味道。他现在所想要做的就是怎样能更快的靠近它,溶入它。

三天过去了,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选择了去那家“自行车王国”上班。因为她记得那位姓张的主管曾告诉自己,他那里现在还缺少一个部门经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认为云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应该可以胜任。可是就在她刚刚走近那家店的门口时,她却接到了风的电话。

“云,我要去云南找你。我现在已经买好车票了,正在北京的车站等车呢。两天以后你可要去昆明的火车站接我哟。”

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她傻站在那儿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风,你没开玩笑吧?你说你现在在哪儿?你怎么可能会来云南呢?”云疑疑惑惑的问道。

“嘿,我说的是真的。我前天就在单位办好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了,所以今天我就带着单位补发给我的钱,准备去云南找你了。”风说话的语气很轻松,而且还带着一股强烈的欣喜劲儿。

准备,这哪儿还叫准备呀?工作已经办了停薪留职,人也到了北京,就连火车票都买好了。他显然是开始行动了,这还能叫准备吗?说实话,在风上次试探着问云能不能来云南找她的时候,云是有些害怕来着。可是云转念一想,风就像是一盆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他没有过外出的经历也不曾有过远大的理想,那么他自然也就没有敢出来的胆量。所以云真的没有想到风会来云南找自己。此时云的心情,根本就不像风所想的那样,一听到自己来云南找她,她就会一下子特别的高兴特别的感动。现在云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心里装满了害怕和一种不可知的情愫。挂了电话的云没有再走进那家店。她给那位姓张的主管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些事现在还不能给他答复,对此深表歉意。并且说因为他知道那里是急招,所以她愿意放弃能在他那里上班的机会。然后她就马上坐上公交车回到了下关。

云躺在床上,一边狠狠的吸着烟一边仔细的琢磨着。她不相信风在电话里所说的话,风的父母就真的会那么痛快的同意了风来云南找自己吗?他是不是还对自己有所隐瞒呢?可是不管怎样,两天以后风的确会到下观来。那么他来了以后,云该怎么办呢?他到底有没有独立找工作的能力呢?云越想头绪越乱,所性她拿起了电话给英儿打了过去。

两天以后,云站在了昆明火车站的出站口。她隔着检票口,望着从火车站里走出来的人海心里一阵激动。她知道风就夹杂在这股人流当中。她到现在还都无法想像,当自己和风相见的那一刻应该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她站在了一处偏高的地方,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搜索着。突然,她的眼神定住了、惊呆了。她有种想哭的感觉——她看到了风那熟悉的身影。风身上背着一个老式的单肩背包。米白色的夹克衫加上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给风塑造成了一个旧时的老工人模样。他把头抬的很高,连脖子也伸得很长很长。他不停的左顾右盼着,一脸的严肃与迷茫显露出了他内心无限的惶恐;他那种四处寻觅的眼神已经近似于一种渴求。风那细高的个子夹杂在人群之中特别的显眼。云看到了他,可是他依旧没有看到云。

云远远的站在那里,强忍住不停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她多么希望风能马上看到自己,可是喉咙就像突然得了什么疾症一样,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风从检票口刚一出来,马上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云。他黯淡的眼神一下子就放射出了光彩。嘴角上翘,露出了一脸的喜悦与兴奋。

他快步的走到了云的面前,死死的抓住了云的手。“云,你是不是都等了我好长时间了?”

云能感觉得到,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来握自己的手。虽然有些疼,可是她知道这种疼是代表着风对自己的想念。“没等多长时间,我也是刚到不大一会儿。你在车上吃午饭了吗?”云尽量的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的说。

“吃了,我不饿。你还没有吃,是吗?”

“我早上吃的多,现在也不想吃呢。”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也许是有太多的话,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先说些什么,从哪儿说起。风兴奋的脸庞上,双唇因为紧张和牙齿不停的咬扯而显得格外的红润。

“那我们先去长途汽车站,坐车回下关吧。”

两个人都没有过多的言语表达,就像是一对生活中十分默契的夫妻,转身向着长途汽车站的方向走去,即而溶入到了那茫茫的人海。只是他们的手却一直拉着不曾分开,直到上了回下关的长途汽车,直到回到了下关的宾馆。四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的手一直都是紧紧的拉在一起。

随着房门被轻轻的关上,风也慢慢的放松了许多。他站在那里依旧一句话也不说,痴痴的望着云傻傻的笑着,两只手拉着云的手不停的摆来摆去。

“别摇了,你看我的手。”说着云把两只手伸到了风的眼前,上下一翻。天呀,那只一直被风握着的手,现在已经变的又红又肿了。

“对不起。云,我没想到会把你握成这样。都怪我,都怪我,是我不好,对不起,啊。”风一下子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捧着云的那只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云把手往回一抽,看着风笑了笑说;“好了,我又没有那么娇贵。你快点先去洗个澡吧,然后我好领你出去吃饭。你看天都快黑了,这回我可真饿了。”

风的手贪婪的将云搂在了怀里。“云,一会在洗行不行?我想你了,真的好想你。你先陪我说会儿话,我再洗澡,在出去吃饭好吗?”风那娇柔的语气嫣然就像一个孩子。

云一边从风的怀里挣脱出来一边说:“不行,你闻闻你身上的那股臭汗味儿,都能把人熏倒了。快点,必须先洗澡。”

“我哪有那么臭呀,你就先陪陪我不行吗?”

“不行。快点,听话。”云说着便用两只手推着风的背部,向洗手间里推他。

“好,好,你别推了行不?我这就洗还不行吗?你总得让我把换洗的衣服拿出来吧。”风知道自己是拗不过云了,没办法他只能是服从命令了。他乖乖的拿上了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云把风背包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出来,然后又一件一件的给重新整理了一下,叠好放在床头。望着这个小小的背包,云真的不知道风这个家伙,是怎么就把这么多的衣服还有别的东西给塞进去的。结果所有的衣服都被挤的皱皱巴巴的。至于风其它的东西,云连看也没有去看。云不停的用手抚摸着风的衣服,脑海里一直都不能忘记,风刚刚从火车站里走出来时的样子。那种寻找的眼神,那种期盼的感觉就像一张影碟一样,深深的刻录在云的脑海里。有些时候,一种不经意的眼神、一个无心的动作却往往更能触及人们的灵魂深处。云就是这样,当她在火车站看到风为了能早点看到自己,所流露出的神态时就不停的在问自己: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外边过着东飘西荡的生活,为的是什么?不也是一种寻找吗?寻找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寻找一种适合自己的生活态度。几年下来,艰辛历历在目,可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却从未停止过前进的脚步。风给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十分的幼稚,十分的柔弱不堪一击。可是现在,他居然为了自己不远千里,从河北的石家庄追到了云南的昆明。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情习俗、再加上不同的生活方式,风真的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吗?迈出了这一步后,在退回去那决对不会是原点的,风明白这个道理吗?想到这些,云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更大了,毕竟风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认识了自己。

风洗完澡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云早就穿好大衣在等着他了。可是当云看见风那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时,就又把大衣脱了下来。

云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干毛巾,递到了风的面前:“给,再好好擦擦。要不这样出去,一会儿肯定会感冒。”

风接过毛巾在头上胡乱的抹了几下,把头一歪看着云问:“这回行了吧?”

“行什么行,你看看你脖子那儿,还滴答水呢?都这么大的人了,连擦个头发都不会。再擦擦,快点。”云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板着个脸说。

风看云还是不依不饶的,所性把毛巾往云的面前一递头一低,来了一句:“给,那我擦不好,你给我擦。”

云看着风的这股无赖样,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她往床上一坐翘着二郎腿说:“我给你擦,凭什么?你要是不擦,行,反正你感冒我又不难受。”

“哼,我就知道,你是不会心疼我的。没良心!”风拿着毛巾用力的在脖子那儿抹了抹,撅着嘴用眼睛狠狠的瞪了云一眼。

“嗯?你的眼睛再瞪也没有我的大吧?”云也把眼睛一瞪,嘴巴撅得比他的还要高。

“你又气我?”话音刚落,风就已经把云死死的压到了身底。火热的双唇不由分说的就抵在了云的嘴上。

柔软的床,温暖的怀,这一切让云也一下子变得贪婪了……。一记深深的长吻之后,云轻轻的推开了风。两个人躺在床上,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略微泛红的脸庞,谁也没有说话。风一翻身,再一次轻轻的把云搂在了怀里。他闭上了眼睛,脸上挂满了甜美的笑容,时间也再一次的停止了。他们都在静享着彼此的温暖。

“风,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好吗?”最后又是云先打破了这一刻的恬静。

“好,那我们走吧。你早就饿了,是不是?”风起身为云穿好了大衣,自己也穿戴整齐,又对着镜子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两个人就手拉着手一起离开了房间。

当他们出去的时候天也经有些黑了。一路上,风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夜幕将垂的下关风貌上。他总是不时的转过头去看云的脸,两个人再相视一笑。然后将两只相牵的手悠闲的在空中荡来荡去。是呀,能这样无拘无束毫无顾忌的走在一起,对于两个人来说曾经是多么的困难。特别是云,能真正的突破自己的心理防线去接受一个全新的开始,这不亚于云又一次的跨越了一个真实的自己。即使这种生活有可能就是云曾经日思夜想的,心里一直渴求的。可是当一个人真正的明白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异之后,却还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着心中的美好靠近,那是需要怎样的一种勇气,怎样的一种心态?现实生活中的残酷告诉人们活着的真实;理想中的虚幻支持着人们前进的步伐。有些时候人们真的搞不懂,生活中的真实和真实的存在到底有什么不同?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往往是一种被现实扭曲后的真实;而理想中的现实,又通常因为人们看到了太多现实中的真实,而让人们更加感觉到了它的不真实性。现实与理想的冲突,真实与梦想所带来的矛盾,一切都在时刻的告诉云:原来生活中最需要的是勇气,一种不畏艰险前进的勇气。她拉着风的手,看着风喜笑颜开的脸庞。她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面对的将是一种全新的生活。

第五十六章 全新的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